“有水平的诗”

诗集《新性灵主义诗选》

在《新性灵主义诗选》诗集里,我读到了这么一段话:“张小平(柔剑)和薛武(灵剑)都重视佛道修行和思辨,诗歌中内敛和平和,一扫诗界的浮躁和戾气……而张小平的诗含蓄隽永,《我不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等谁》‘我有几行薄薄的心经,空寂的文字/越过门前的台阶 /晶莹剔透的雪花’,意象生动,平缓的句式与浪漫情怀融合,诗意盎然。”

是的,读张小平的诗与其他人的诗很明显不一样,她的诗有唐诗宋词的味道,有诗经楚词的神韵。用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有水平的诗”。因为我与她曾有一回“同桌”,一起吃过饭,所以读她的诗,倍有好感。她是一名大学教授,笔名柔剑,真的能从她的诗里读出一种温柔与剑客同舟共济的意境来。

诗集《子非花:柔剑的诗》

《子非花:柔剑的诗》,是张小平著的一本诗集,看到这个诗集的名字,你是否会想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我不说这句话,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吧。那么,子非花呢?

《子非花》是诗集里的一首诗:“想你的时候/就写一首诗/她就在那棵你楼下的树里/站得亭亭玉立/我踮起脚尖/闻一闻叶的味道/花儿/迟迟不来/叶子,常青四季”,爱诗的人也是爱花的,但现实却有些残酷,有情人不是可以朝夕相守,那么“闻一闻叶的味道”也好,相守就是等待,就是面对,就是认识这个客观存在的世界,即使花儿迟迟不来,但并不影响叶子的四季常青。

读这一首诗,现在可以回答“子非花”这个问题了,应该就是“你不是花,怎么知花的快乐呢”,这首诗如果当作一首爱情诗也是可以的,“花儿迟迟不来”,表现了一个人等待恋人急切又无奈的心情。如果在我年青的时候读到这一首诗,我就会送给她,告诉她“我踮起脚尖”,一直在等待你的出现。

《菩萨无相》这一首诗最能体现诗人柔剑的“重视佛道修行和思辨”,此诗曰:“柔美的月光,盛开的花朵/再美的春光,都不及一句亲娘/卢舍那大佛/明明就是娘的模样/菩萨无相/隔着千山万水/娘,就是那洛阳牡丹的芬芳”。佛说,相无本相,只为菩提。柔剑是深悟佛道了,所以才有如此感人一叹“卢舍那大佛,明明就是娘的模样”。全诗没有一个说孝敬母亲,但是最后一句“娘,就是那洛阳牡丹的芬芳”,直抵我们的心灵,牡丹总有凋谢时,当娘老了的时候,你是否还记得她年轻的模样?

写到这里,我看到了诗集《子非花》的后记,柔剑说:身为女性,在这混沌而又苍茫的人世,哪一次的跋涉不需要勇气?哪一次的向前迈上一步不需要十二分的努力?从此岸到彼岸,渡人必先渡己。这也是为何我要将诗集和诗集上卷命名为《子非花》的另一重含义所指……

而我只以为“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如此这般呢?可见,我的理解能力还是不够的,同时又可见柔剑的诗真正可称得上“有水平的诗”。

我有幸,拥有两本诗集《新性灵主义诗选》《子非花:柔剑的诗》的作者签名本。

张小平老师签名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