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会撕逼的姑娘才是好姑娘。

上天教我们做个好人,但却无暇告诉我们,如何去防范坏人。

朋友W和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刚烧好热水,还没来得及问她:你是喝咖啡还是喝茶?


W是我为数不多的女性闺密之一,之所以用了“为数不多”这四个字,因为好闺密难寻,这或许是每个姑娘都会遇到的人生课题。

在这世界变得愈发奇怪的时代,今天还和你情投意合两肋插刀的好闺密,或许都不用等到明天,今晚就能把你的好男友拥入怀中。

而你,可能还会在今晚分别和两个人发着晚安微信表情,却不知两人的手机早已冷冷地将你屏蔽。

当然,今天W找我,并非是想和我讨论怎么防火防盗防闺密来的。毕竟,她还是一只单身狗。

单身狗的日常,大部分都是工作。

图片来自插画师@Rosa

“如果我告诉你,我在离开心仪的老东家以后,匆匆入职了我不知道是否心仪的新单位,然后又匆匆的离职了这家新单位。”W顿了顿,指了指我手边的香草拿铁星巴克咖啡粉,继续说:“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病啊?”

我将咖啡粉撕开,倒进装满沸水的杯子里,搅拌后递给W。“嗯,乍一听你确实挺能折腾的。”

W接过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由焦虑皱紧的眉宇渐渐放下,变成了一个向下的弧线,看起来更加低落。“其实我真的,很想好好工作。”

“谁不想呢?”

“新单位的老板是个还算年轻的单身女人,她对每一个人都很好,甚至为了工作需要还会单独请员工吃饭,比如我。刚进单位不久就被‘吃饭’了好几次,顶受了好几次同事们的奇异眼光。”

“那不是挺好的吗?说明老板很器重你哟!”我笑着对W说。

“呵,器重个屁。”W猛地喝了一口咖啡,一脸嫌弃的放下杯子,声音或是出于咖啡的润色而上升了几度,继续说道:

“我们部门就是一边缘部门。其实是边缘部门也没关系,但是你刚去公司,就得熬夜一星期提交5个修改案,每次的修改都是基于上一次她的意见,结果通通被驳回你怎么想?你穿着得体,她视而不见还一直嘲笑你;你辛苦加班,她置若罔闻还吐槽你不够努力;你少说两句话要被说性格有问题,多说两句话又成了随意顶撞领导;碰到这些问题你怎么想?

“我觉得你不用太在意这些细节,想清目标就去做,退一万步说至少还有绩效和工资,对你是真心的。”我一边说着,一边丢了好几颗糖块进去,搅拌了一会儿才猛地发现我加错了人,明明是自己想加糖来着。

正想打断W,不料W吐槽的更加厉害了。

“我们哪有什么KPI,都是忽悠我们进来好好工作的噱头罢了。我离开的时候,老板跟我说我一分钱都拿不到。我工作了那么多天拿不到工资也无所谓了,但那些头脑风暴的知识成果被践踏和鄙视,这让我感到很生气。”

“那就去要回你的劳动所得,这本身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大不了咱告她去。”我试图安慰W道。

“告?真可笑,你知道她怎么说吗?她说你即便是挺过了试用期我们也是要开除你的,你那点工资我劝你还是别要了,说出去丢人,别人都会觉得你这人特计较。何况我们这公司背靠那么大一个集团,真不怕你告,你有本事去告我们就是咯?反正我们根本无所谓。”

图片来自插画师@Rosa

我目瞪口呆。

W继续说:“她不断的道德绑架我,试图告诉我拿回劳动所得对我百害而无一利。她甚至不敢保证我日后的职场生涯,会不会落下话柄;甚至还变相辱骂我是loser。讲真,之前她说我化妆不好像艺伎、努力学习没追求、不思进取不努力等等我都忍了,但是我按程序问了问钱的事儿,她就蹬鼻子上脸着急来骂我,我就真的不能忍了。”

“那你反击呀!明明是正确的事儿被她掰成错事儿,明明在理的道理被她弄得无理,这是她这个职场老油条在欺负你这个职场新人呢。

“可是我当时真的被绕进去了,我真的很担心她去外面污蔑我。后来家里人听说了这件事,被气的给她打了一个婉转的电话质疑她,她才稍微收了收话语,最后决定按程序来做事儿。”

W一口喝完了咖啡,顿了顿,小声补充了一句说:“而且,她还把这所有的错,推到了另一个同事身上,并且把她开除了。”

我看着W失落又无助的样子,心里难过又生气。

难过,是我太能理解W这样一个职场小白会遭遇的一切不公、挫折和困境;生气,是我看着我最好的朋友W被一个蛮横无理,道德绑架的职场骗子给忽悠了不说,还遭到了人身攻击。

可是我除了安慰和帮她理清思绪以外,却无力替她上阵,爱莫能助。


后来,W和我说,公司违法拖欠的工资已经受理补回,但公司里那个依然貌合神离的单身女BOSS,在签订最终手续时,虽然工资做出让步,言语上依然没有放过W。

单身女人不断地打压着W的无知、W父母的无理(事实上,W的父母非常礼貌)以及W这种行为会酿成的惨痛后果,让W拭目以待。

W冷漠地签完协议,礼貌但也冷静地对着那女人再次声明了道理,然后离开,留下她办公室的门因推动,还在不停的摇摆。

好一个满口的仁义道德,肚子里全是男盗女娼的货色。”W的另一个朋友听闻此事,如此评价道。

是的,上天教我们做个好人,但别忘了,他也会忙到无法顾及去惩罚每一个坏人。你不能指望老天爷帮你去惩罚坏人,所谓的“恶人自有天收”,恐怕只有时间会帮你记住。

反而我们自己该做的,应该是丰满羽翼,成为那个不会被欺负的自己,或者可以独立惩罚坏人的自己;而不是那个遇见问题就躲,等着老天来帮我们的自己。

这世界上,毕竟没人会像父母一般去爱你,那些上来就对你比父母还好的陌生人,背后可能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当你不再能被他们利用的时候,你就会被抛弃。而这个时候,你更应该要勇敢的回击。

好姑娘们的好,太容易被人利用了。她们是不说脏话的乖乖女,是被突然表白会脸红的小女孩,是无条件信任他人的倾听者,是不去主动伤害每一个人的好人。

图片来自插画师@Rosa

于是,有些道貌岸然的人就会利用这样的【好】,去抨击、诬蔑、践踏她们的内心。

因为知道她们这么【好】的人,根本不懂得如何反击,所以朝她们发泄完毕后还能自鸣得意的,看着她们蹲在墙角默默哭泣。

可是姑娘们,你妈妈生你来这世上,并不是为了教你如何哭泣。

我们依然有理由相信这世界,但也请在受到不公对待和辱骂时,用自信的语气、沉着的神情有力的回击:让那些恶心人的人也尝到加倍的恶心,让他们知道,好姑娘也会撕逼。而且,撕起来都要比他们优雅一百倍呢。


W在办完手续回家后,睡了一大觉。醒来后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睡了一觉起来,感觉好多了,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那就好。”我笑着回应道。

“哦,对了。”她突然收回放在挂断按钮上的拇指,接着说道:

“你们家的香草拿铁怎么那么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