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活着的时候

有多害怕被俯视

有多害怕被嘲笑

有多害怕被拒绝

有多害怕大义枷锁

行走间

有多少冷漠杀死人

又或者

人与人

有多少种态度

让人生不如死

没人想杀人

只是无意流出了被压抑

有人想杀人

是证明了什么被压抑

我想统统都躲避

到埋的最深的地底

痛快呼吸


可还是想不明白活着的意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