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城故事(一)|夜路赶集

【本系列故事根据作者小时候的所见多闻改编】

凌晨4点,夏天的暑气还没有消散,隐约还能听见几许蛙叫。

李三抹黑起床,借着手电筒束光下楼,老旧的木梯发出吱嘎的哀鸣,在这夜晚中格外刺耳。

坐在灶台前的矮凳上,拿出一根火柴熟练地在盒子左边一划,微黄的光瞬间燃起的,印在李三那张微黑充满褶皱的脸上。

李三是李家第三子,年少时,这个贫穷的山村婚姻大事还靠熟人介绍,李三挑三拣四没想到就此被落下,打了一辈子光棍,如今40多岁,仍是一人生活,无儿无女。

看着院子里的同辈们个个儿孙满堂,甚至在临近的镇上或县城买房,一户户搬走,李三还是二十年如一日地靠卖菜生活,积攒自己的养老钱。

快速地吃了昨晚的剩菜填饱了肚子,李三挑起客厅的两担子菜准备赶往镇上。院子里仅剩的几户人家还在沉睡,即使要赶集也不用像他这么早起。

长期劳作和用肩过度,李三的背已经微驼,却能让上面的扁担更稳当,左手用三根指头抓着前面的绳子,大拇指和食指扣着手电筒照着夜路,右手向后伸抓住后面的绳子保持平衡,一步步向漆黑的前方走去。

每逢日期尾数是3、6、9,就是这个镇子的赶集日,买货卖货的人家都会赶往镇上。而镇上最热闹的地方,就是城北菜市场,每逢赶集日熙熙攘攘,人头攒动。

菜市场左边的铺子一般是杀猪匠的地盘,每天挂着新鲜的猪肉在上面出售,而右边则更多是菜米油盐等小铺子。中间是一个笔直的通道,往前50米的正中间却又分出来一块地方,上方挡雨,柱子下是两排半人高的石阶,每隔十米左右就是一个小出口,而这上面通常会铺上布或者塑料,用于摆放衣裤、袜子内衣内裤等。

而从菜市场的门口到前50米的地方,就是自由卖菜者的地盘,无需押金,席地而坐,先到先得,占据一个好位子,菜一般出手比较快,也就能够满足而归,这也是李三早起的原因。

手电筒微弱的光只能照亮眼前2-3米的距离,这里的村民也不会愿意掏更多钱去买一个更好的照明设备,以前节能灯出来前,有外出打工的男人买了白炽灯回来,也是新鲜了一会就换回了灯泡,以节省电费。

沿着家旁边的羊肠小道上去,就是比较宽敞的大路,虽没有水泥铺平,对于一个走惯村路的人来说,已经是平坦大道了。

在夜色还不错的凌晨,月光足够照亮脚下的路,路边的田地,以及那些埋着死人的坟包,一座座,忽远忽近,杂乱无章地立在地上和丛林边缘。

农村人的思想还停留在叶落归根的年代,讲究入土为安,还要请人看风水,确保祖坟能够荫及子孙后代,所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相近的坟朝向都是一致的,上面还挂着没有完全腐烂的白色坟飘,在风的吹拂下来回晃动,像坟里伸出的爪牙,不甘地在空中挥舞。

饶是李三这种走惯夜路,上了年纪的人,每每路过也会心里打鼓,不敢多看。

夜晚总是这样,太黑暗会让人产生未知的恐惧,光是臆想就能把人逼疯,而看得太清楚,延伸的想象也不会让人好过到哪去,阴气最胜的夜晚,鬼魂潜伏在暗处伺机趁虚而入。

李三举这样一步步来到了深林的面前,除了自己略粗的呼吸声,就是遥远的犬吠,在静谧山间总能传的很远。

穿过这片小深林,就是通往集市的公路,在天微亮的时候,赶集的人群和车辆就会多起来。

李三抬头看了一眼漆黑的深林,埋头走了进去,树叶的遮挡只能斑驳漏下几丝月光,一会儿暗一会儿亮,李三不得不重新打开手电筒。

刚好是转弯时候,手电筒往前一照,李三眼睛倏地睁大,瞳孔猥琐,左手一抖差点拿不住手电筒,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前面,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