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你要一往无前呐!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活就像不知名的故事,它会给你开头,然后再把写故事的笔郑重的交到你手上,让你来决定到底要写什么样的内容。

你的每一个故事都会记在你生命的本子里,或许当你哪一天走累了,突然想靠着树干歇一歇,暖阳拨开葱茏的树荫,林林洒洒的在地面上映着斑驳的光,你手里捧着本子,不由间就随意翻开了一页,回忆着已经过去的某些日子,怕是心头也会爬上少许的留恋和缅怀。

生活总会给我们许多选择,因为故事的类型有很多种,故事的长短也不同。可能在某个瞬间,它就会隐秘的给你一个提示,是否要转换模式。

有人是主动开启这个提示;

而有些人,则是在不经意间,触发了这个提示;

比如我的舍友,雪碧。

他就属于后者。



01      雪碧的“曲线救国”

雪碧坐在二区专门上通修课的大教室里,看着旁边三个空荡荡的座位,心里气不过,掏出手机,打开“男子天团”Q群。

群成员只有四位,就是我们宿舍四个人。

可乐,雪碧,芬达和我。

雪碧【凭什么你们可以在宿舍打游戏,我就要来这里帮你们点名】

等了五分钟,没人搭理。

雪碧【一下子点四个,我还是有压力的】

还是没人回他。

雪碧打开红包,在里面填了个四分的金额,发了出去。

可乐【雪碧你要不要这么抠】

芬达【来,我给你发红包,权当这一分没见过】

我【感谢雪碧】

雪碧【凭啥最后就是我出来上课】

可乐【你都已经坐在教室里了还纠结什么】

我【昨天给你拷贝的电影怎么样】

雪碧【哇,《杀戮都市CG》,真的好看,期待老久了,真不知道你从什么渠道搞来的,尤其那句台词,主角那句“总得有人来做啊”,斗志完全被燃烧起来了好么!!!】

可乐把手机屏幕摆在我的面前,用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调说道:“隔着屏幕我都能想到雪碧那副中二的样子。”

我【总得有人去上课啊,所以你不去谁去】

雪碧【你们套路我】

芬达【电影你看完的,台词也是你说的】

雪碧发来一个流泪的表情。

我【雪碧,上课地点坐标,速度,游戏要开了】

雪碧【左手边倒数第二排,一个人占着四个空位,怎么了,你们要来?】

又是没人搭理。

雪碧也知道不是我们要来,是游戏开了。

“同学,我可以坐里面吗?”

雪碧还在摆弄手机,结束和我们三个的对话,刚刚打开在宿舍预先下载好的赛车游戏,准备大战身手,耳旁突然出来一阵很温柔的声音。

雪碧坐在最外排,瞄了瞄里面还剩下的四个空位,优雅的站了起来,点点头,让女生走了进去。

雪碧趁着女生背转的的时候,赶忙打量了几眼,给了六分的评价,意思就是身材不错,苗条有型。

等女生坐定的的时候,雪碧瞟了一眼,瞬间给出了保底八分的评价,然后再不敢看多一眼,心里却是在庆幸,幸好那三个货没来。

雪碧这个人,好听点的说法是慢热的人,比较接地气儿的说法是闷骚型。

不熟悉他的人认为他是个闷罐子,平常也不怎么去说话,可能是个内向的人,所以也就没有想去结识的想法,倒不如去和那些能玩的起来的人做朋友。

这样的想法不要说我,芬达和可乐刚来到大学,进到宿舍,都觉得雪碧是这样的人,所以进大学的第一天晚上四个人谁也没说话,十点上床,关灯,安安静静的躺着,睡没睡着只有自己知道。

这种情况只维持到第二个晚上,从没安分过的可乐牟足了劲儿,开始说高中怎样怎样,高考怎样怎样,他的城市怎样怎样,然后就像是点燃了炸药桶,一个接一个引爆,也逐渐炸开了雪碧“虚伪”的面貌。

之后大家也不再生疏的叫名字,也都有了自己的外号—

雪碧,可乐,芬达,大白。

雪碧对我们说,他看美女,是抱着一种欣赏的态度。看一眼,赏心悦目,这就行了,没你们那么多的想法,还想动追人家的心思。

所以雪碧的初恋还一直握在自己的手上,没轻易的送出去。

而在我们眼里,雪碧这货,和我们谈论起女生,就仿佛一位修炼有成的老道,看淡尘世,不为红颜而烦扰,但若是女生主动和他说话,他一准儿脸红心跳加速,极为腼腆。

怎么说呢,难怪初恋还在。

“确实漂亮”,这四个字算是雪碧对这女生最后的评价。

等雪碧回过神来,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第六名”,于是又重新开了一把。

通修课的老师是个年过六十的老头儿,是我们学校“闻名”的人物,他能让每届学生都念念不忘,甚至有的学生课程表里有了他的课,通常都会去找学长或是学姐取取经,别的老师不敢说,这个通修课的老师学长学姐们是满满的经验之谈。

能让学长学姐们念念不忘,自然有他的道理。

上课必点名—这是其一。

点名不会抬头—这是其二。

代替点名一次代替三个或三个以上此门课必挂—这是其三。

雪碧掰着指头算了算,还多出一个人,帮谁都得罪一个,干脆都不帮?那敢情好,这下三个人一起出手连理由都不用给自己。

看着讲台上的老师已经在翻点名册,雪碧左顾右盼,这才发现还是有个救星的—旁边的女生。

雪碧做了三次深呼吸,这才偷偷摸摸艰难万分的蹭到旁边的一个座位。

离那个女生还差一个座位!

老子可都是为了你们,雪碧在心里悲壮的呐喊。

这要是换我们三个,早就迫不及待,争先恐后了好么,这也实在是遇上雪碧这个奇葩了。

“可以请你帮个忙嚒?”

“可以的。”女生偏过头,对雪碧展颜一笑。

雪碧顿时僵住了,八分,可能低了吧。

呸,想什么呢。

“那个能请你帮忙代点个名嚒,我们四个人就来我一个,我只能帮两个。”

雪碧说完就后悔了,宿舍一般四个人,这姑娘摆明了一个人来的,那么也就是说她们宿舍也会多出来一个,结果倒好,自己先开口了。

雪碧尴尬的不敢看女生,心里想着,以后看完电影再也不能去学里面的台词了。

“算了,怕是你也要代替三个人吧。”

“没事,我就一个人,我们宿舍是混合寝室,只有两个人有这门课,我还能帮你分担一个。”

雪碧完全沉醉了女生悦耳的嗓音中,连说话的语调都带着那么一丝活泼与灵性,简直就是自己理想中的那种类型啊。

呸,为什么今天总是走思。

雪碧拿出一张纸,唰唰唰写了三个名字。

可乐、芬达和我,三个人的本名。

你看这三个名字哪个你比较喜欢一点,雪碧把选择权让给女生。

就他吧。

居然选中了大白,这小子运气真好。

意料之中的点名在雪碧低沉,清脆,尖利的嗓音变化下也算是平稳的度过,女生也喊了三次“到”。名字雪碧也悄悄的记在了心里。

安雪

尹素恩。

大白。

最后一个雪碧用脚趾头思考也能排除掉。

最后在安雪和尹素恩这两个名字中,雪碧更倾向于前者,因为女生回答的更自然一点。

下课铃响,众人离散。

谢谢你,安雪,雪碧说了一句,算是告别。

没事,你知道我名字?

猜的,雪碧心中一阵得意,看来猜对了。

挺机智的,安雪夸了雪碧一句,婉妍一笑。

雪碧只记得那一天是个明媚的日子,阳光铺在校园小道上,他从中走过,说踩在了草莓奶油蛋糕上,闻到了很甜的味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02      雪碧的作战计划

有句话是什么来着,叫什么物极必反;

还有句话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叫什么乐极生悲;

雪碧回来大肆宣扬他是怎样的帮我们化险为夷,瞒天过海,但是他的话里只有一个意思,他很高兴。

雪碧看我们还在继续着游戏,兴致勃勃的跳回自己的位置,来回搓着手,打开了游戏界面,说,哇,这种感觉,我估计要在游戏里大杀四方了。

我说,哟呵,来吧大神,有妹子夸奖果然是战力加成啊。

谁?雪碧没反应过来。

安雪啊,我女朋友。

安雪?雪碧脑海中回想起那个侧头对他婉妍一笑的女生,之后是万丈惊雷,雪碧握键盘的手抖了一下,彷佛眼神中有团正准备要燃烧的火苗顷刻间就熄灭了。

“槽,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可乐从座位上一拍而起,“玩什么玩,老实交代,居然和我们玩地下恋情!”

芬达也是凑过来,挤眉弄眼,不不不,是贼眉鼠眼。

雪碧有些无神的说了句,怪不得你问我位置,怪不得她直接就替你点名,怪不得我一个人去你也放心....

我举双手投降,好吧,我错了,就想在你们面前装一下,其实是女性朋友。

可乐和芬达兴趣全无。

雪碧的火瞬间燃烧起来了。

她是你朋友?雪碧问我。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完全是一副被打了十顿春药的野猫,还是在春天的季节。

雪碧说,人家帮你点名,不用请人家吃顿嚒。

我们的交情好,用不着。

什么交情。

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六年同班同学。大学还能考到一个城市一个学校。要说我们不是青梅竹马你们信么。

初中、高中还好说,毕竟我家那边学校也不多,数来数去就三所,要说真正的交情,我和安雪其实在高中才算开始的,那个时候才相互发现,诶?居然又是一个班,于是刚进高中,全班都没熟悉的情况下,我们一男一女“打的火热”。

有时候你不能不相信命运,尤其是它对你照顾有加的时候,你跟应该去好好感谢上苍。

我和安雪大学又“奇遇”了。

雪碧问我,你怎么可能这么善良,没有对她动过心?

我说,你见过兔子吃窝边草嚒?

雪碧说,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嚒?

滚犊子,你一直把我想的这么坏。

其实说没动心也是假的,安雪是那种很文静的女生,自带文艺气质,而且太熟了,他把我当哥哥,那怎么好意思下手。

雪碧鄙视了我一眼,说重点只有最后那一句吧。

我有些提防他,暗自警惕的问,你怎么关注起安雪了?

雪碧顿时缴了械,很是扭捏的坐到床沿上。

我看到这种情况,心里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脱口而出,你不会看上安雪了吧!

我的声音惊到了可乐和芬达,他俩一边一个紧挨着雪碧坐在床上,我搬过来一个椅子,正面面对雪碧。

雪碧点点头,一脸憧憬的看着我,全然不顾可乐和芬达在左右推搡着。

铁树开花。

连雪碧这样的人都动了情。

我也冷静了下来,盯着雪碧的双眼一动不动。

雪碧也毫不畏惧。

过了几秒,我揉揉眼,说,你站起来。

雪碧“腾”的一跃而起,保持军姿立正。

长得说的过去,身高180也可以。

至于雪碧的人品,那是没得说,毕竟在一块儿已经住了一个学期,每天都在眼皮底下活动,处世待人方面雪碧也蛮有经验,生活作风是四个人里最值得夸奖的,最重要的是每天的午饭都是雪碧帮忙捎带的。

感情方面,雪碧也是无一污点,干净的像张白纸。其实我还对可乐芬达两个人说过,要是雪碧谈恋爱,他的初恋亦是一生所爱,雪碧这样的人不会去轻易爱上别人,但是一旦他主动去追别的女孩,那将来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女生甩了他,二是他向女生求婚。

没想到,雪碧这畜生,居然对安雪动了心。

雪碧问我,行么。

我当时没回答。

雪碧有点丧气,但我看的出来他并没放弃,只是说明我大白不看好他,但是他还可以自己去想办法。

得了吧,一只爱情小白,你让他想把法,鬼知道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我只能实话对雪碧说,安雪现在单身,但是追到安雪,很难。

安雪是个很文艺的女生,高三的时候学习气氛紧张急躁,每个人的心里都压了一块山一样,让人喘不过去来,当时能真正走进安雪心里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林默。

林默是学音乐的,天生有着一副好嗓音,拉得一手好提琴。

在最焦躁,最苦闷,最紧张的高三,林默宛如一阵夏日凉爽的风,冬日最暖的咖啡一样,走进了安雪的心,让安雪始终紧绷的神经也稍稍松弛了下来。

那时候,林默在安雪心中的地位一度超过了我。

好景不长,高考完的时候,他们俩分手了。

原因是高中结束,林默回到了更广阔的海洋,他寻找到了更适合他的那朵烈火,而不是安雪这样的,一汪清水。

但是真的就是毕业季,分手季嚒?

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时隔一个月的林默又回来找安雪,我本以为安雪会很高傲的扭头就走,事实并没我预想的那样,安雪反而很开心的搂紧了林默的脖子。

我知道,初恋的安雪彻底沦陷在了林默这座城。

但是林默又一次刷新了我的人生观。

他来找安雪,只是因为他和那朵烈火吵了一架。

这是安雪告诉我的。

那时候她的眼神空了一块,看的叫我心疼。

现在,心疼的人又多了一个,那就是雪碧。

一向待人温谦的他,攥紧了拳头,低沉的说了一句,方便告诉我他地址么。

我很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问,那用成年人的方式谈话么。

雪碧攥紧的拳头变成爪状,按在膝盖上。

这么早就想一怒为红颜了?

没,我只是表明一个态度,以后我不会再让人欺负她。

你特么的雪碧,还没开始恋爱,就有这么高的情商了?要是我是女的,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才能应景啊?雪碧,你特么少恶心我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Q号,微信号你去我手机上找,她的宿舍楼在14栋。任重而道远,雪碧,好自为之。

谢谢了兄弟,我不会让你难做的,已经知道宿舍楼栋就好了。

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难道想夜袭女生宿舍楼?全身一寒。

我告诉你,雪碧,你要有那样做的想法,我现在把你送进警察局,就是手铐子,也得我给你铐上。

哥,我不敢的。

接下来,我终于知道雪碧是什么意思了。

没课的时候,宿舍里再也看不到雪碧的身影了,我们也终于知道雪碧对我们仨有多重要。

芬达:“雪碧,我吃炒饭。”

可乐:“雪碧,一份鱼香肉丝盖浇饭,带杯豆浆。”

我:“雪碧呢?”

知道雪碧的下落,还是从学校贴吧发现的。

最近有个帖子,说女生宿舍楼14栋,下面有个男生一直在守楼,每天都在“蹲点”,连宿舍阿姨都起了防范之心,怀疑是不法分子,直到那名男生出示了学生证,校园卡,身份证,被宿管阿姨拉到教务处做确认,这才撇清该男子是无犯罪身份,但是会不会是心里变态呢?这下连教务处都慌了。最后男生才说,他有个喜欢的女生在这个宿舍楼。

这下误会全解开了。

解开的还有男生的身份,出人意料,又不出所料,是特么的雪碧!

雪碧真是认真起来连宿管阿姨和教务处都怕呀。

我们仨对雪碧大写的佩服。

帖子再次火起来是二十天以后。

男生已经在女生宿舍楼底下等了二十天,硬是没看着哪个女的下来,看这男的也是一表人材,关键是这坚持就很能打动人心。

于是帖子下面大概分为三个阵营。

一是猜测这个女生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男生如此着迷。这个阵营的发展居然还衍生出来学校十大美女排行榜和系花风云榜。

二是就算不喜欢还是干脆了当的拒绝吧。

三就圆满多了,男生也不差,被他心仪的女生要是单身也可以试试嘛。

继续让我震惊的是,安雪居然也来问我。

她这二十天见雪碧也有十三四次了,从刚开始一笑而过,后来到上楼前也会聊上几句。

安雪问雪碧,你真是在等喜欢的人?

雪碧点点头,她很美,是我最理想中的伴侣。

安雪一笑,也没冒昧的去问是谁,就随意聊聊学校的事和我的事。

雪碧说,你上去吧,要不然打回来的饭就凉了。

安雪和我无话不谈,手机里问我,雪碧喜欢谁啊,要是我认识,就转告一下那个女生。

我惊呆了,我,包括可乐,芬达,都以为雪碧是被安雪拒绝了,所以这才契而不舍,只要没课就会去“蹲点”,以此来博得红颜芳心一动。

而我们也不想去揭雪碧伤疤,只要雪碧回到寝室,我们仨就不主动去提安雪怎样怎样。

搞了半天,连红颜都还闷在鼓里。

安雪发了个问号,不会连你也不知道吧。

我把手机摔在床上,这才明白雪碧真是用心良苦,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一鸣惊人!雪碧的情商是天赐的么?可怜我还为他担心,我应该是为安雪担心才对啊。

捡起手机,回了句,你可能认识吧。

雪碧终于出手了,还是在安雪的眼皮子底下。

雪碧把一个空白的大大的信封在众目睽睽之下交给一个女生,凑在女生耳朵旁说了句话,然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

为时二十八天的“蹲点”终于结束。

女生们都放心了。

宿管阿姨放心了。

教务处也放心了。

安雪那天回我,说,雪碧终于出手了,好像是你们班的一个女生。

雪碧早就出手了,只是你不知道。呀嘞,等等,谁?我们班的?

对象搞错了吧。

什么!!!我回给安雪的只有两个字和三个感叹号。

正确的剧情不应该是,你问我怎样回绝雪碧才能让他死心和不伤心。

而就在安雪给我发消息的时候,我们班的女生敲响了安雪的宿舍门,把一个写着“To  安雪”的信封交到了她手上。

安雪看着这封奇怪的信和奇怪的送信人,也是不明所以。安雪终究是拆开了这份信,很认真的从头看到尾,信的结尾是—

我给那个女生的信封里,包着我对你即将掩藏不住的表白,原谅我一直瞒着你,这二十天里,每次你从我身旁走过,我都怕自己会乱了分寸,还好我能控制住,但是就想药吃多了一样,它们都有了抗性,我已经打不败它们了。其实是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输了。我对那个女女生就说了四个字,“帮我个忙”。

安雪看完最后一段,又打开信,从头到尾在心里默读了一遍。然后又把信原封不动的塞回信封,想了想,于是从书包里掏出刚刚从图书馆借回来的岩井俊二的《情书》,夹在了首页。

我在这边等了二十分钟,也苦思冥想了二十分钟,雪碧到底在想什么,怎么在安雪的眼皮子底下把情书给了别的女生了?不会是情商关键时刻秀逗了吧。

还没想通,倒是安雪回了我信息,你是个叛徒。

卧槽,剧情是怎么反转的,这二十分钟里到底发生了啥?我好歹也算是男二号,怎么被剧情套路了?

雪碧一回寝室,满头大汗,像是卸掉千斤重压,瘫在床上,一动不动,好像把这二十多天所有的坚持,所有的情商,所有的压抑,所有的期待,都化为匀称的呼吸,尽可能享受这一刻带来因为不安而带来的轻快。

雪碧不知道后面可能还会有什么更艰苦的奋斗。但是他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

雪碧有了持久作战,不登高地不回头的死志。而安雪则有了林默的消息,他想在见安雪一面。

安雪给我说了,她去见林默一面,这次你别管。

我说,恩。

我给雪碧说了,林默来看安雪了,她让我别管。

雪碧说,恩。


图片发自简书App

03      雪碧,你要一往无前呐

安雪去见林默的那天晚上,雪碧很难得的拉我去喝酒,难得是因为他的酒量不好。

有次是可乐带雪碧和我去酒吧玩,我也是头一次见到完全醉了的雪碧,第二天等雪碧醒了,他给我俩说,昨天干啥啊,咋让我睡那么早。

真醉了。

雪碧说喝醉了真难受,酒真特么不是好东西,我再也不要醉第二次。

我问雪碧,为情所伤?借酒消愁?一醉方休?

雪碧说,不是,看电视,失恋了,表白被拒了,都是跑来买醉。

所以你也跟他们学?看来老天还是很公平的,它交给了雪碧如何去追女孩子,但是没交给他被拒绝了该怎么做。我真是这么想的。

雪碧自顾自的说道,跟他们学个屁,只是应个景而已,表明我现在很伤心。

我心里是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你特么的雪碧,你不应景会智障吗?

咱俩一人一杯啤酒,赶紧吃饭,吃完饭就往回滚,你给安雪打个电话,大半夜的,问问她回来了没?林默要是再伤害她,我绝对不能这样坐视不理。

你自己看看表,大半夜的,现在才七点,天还亮着呢!

月亮都出来了,好么。

滚犊子。

在我们争执的时候,安雪和林默,两人隔着三米的距离,见了双方的最后一面,然后从此天涯是路人。

“嗡~”短信提醒。

要是他还能用另一种方式打动我,我就试试。

短信发件人是安雪。

我直接回了一句,你当这是在打游戏关卡么,解锁一个还能在开一个。

哼。

安雪直截了当,就回了一个字。

喂喂喂,为什么文艺的你突然傲娇起来了。看到傲娇的安雪我心里一百个高兴,她只要走出林默那个混蛋的迷城就好,怎样都好。

我饿了。

我在吃饭,(笑脸)我让雪碧看看。

我直接把手机递给雪碧,端起汤,美美的喝着。

雪碧划着手机屏幕,一条一条逐字的看着,一直翻到最新的那一条。

你个叛徒。

雪碧很小心的回了一句—

我来了。

三个字,仿佛用光了他全身所有的力气。

起身一阵狼烟,等我放下汤碗的时候,已经不见了雪碧。

你大爷的雪碧,不付帐啊。

还有,我的手机!

吼了两句的我,看着雪碧狂奔的身影,也是不禁嘴角上扬,这个春天,是属于雪碧的,他终于是看到了自己的那个隐秘提示,于是毫不犹豫的点击了确定。

我也很庆幸自己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欣赏了这么一出很平凡,很真实,很感动的爱情片。

雪碧也终是迎来了属于他的初恋。

而他的初恋一开始就可能会和大部分的人不一样。

后来的后来,雪碧对我说,他应该感谢的是我们宿舍,最感谢的是我给他拷贝了那部他爱看的电影,最想感谢的人是安雪,她给了他爱情和生活。

我却只想骂他,不为什么。

人生还没结束,生活就没尽头。而在爱情的这条路上—

雪碧,你要一往无前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余小骗阅读 32评论 0 0
  • 在web和移动端开发时,常常会调用服务器端的restful接口进行数据请求,为了调试,一般会先用工具进行测试,通过...
    MacLinuXP阅读 3,491评论 0 0
  • 前阵子电视里在播麦当劳叫餐到桌服务的广告,其中一个情景,孩子不解地扭头对大人说“妈妈,等一下是多少下?” 孩子在问...
    骐澄童行录阅读 140评论 0 1
  • 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者已经工作的两/三年的职场人,大都处于一个忙的状态,每天忙东忙西的,晚上躺在床上却不知道忙了些什么...
    陈效林阅读 5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