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梭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为什么人生不自由?

大家好,这里是小播读书,今天要带大家了解的是,法国著名的文学家、思想家和哲学家:卢梭。

卢梭有一句名言,可能很多人都听过,他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这是卢梭在名著《社会契约论》的开篇第一句话。为什么人生而自由?什么又是我们的枷锁呢?

要了解卢梭的思想,就要了解卢梭所处的时代背景,卢梭出生于1712年,法国大革命前夕,卢梭是18世纪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先驱、也是启蒙运动最具代表性的思想家之一。启蒙运动是发生在欧洲的一场思想解放运动,在欧洲近代三大思想运动之一。在此之前,欧洲经历了文艺复兴运动和宗教改革运动,启蒙运动的一场反教会的思想文化运动,以法国为中心,其核心的思想理念是“理性崇拜”,主张用理性的思想驱散宗教愚昧的黑暗,这次思想运动宣扬是主题是:自由、民主和平等。

而“自由、平等”正是卢梭思想的核心关键词。

首先关于平等,卢梭有一本著作《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其中就详细分析了人类社会不平等是如何而来的。

我们通常认为,人类是越来越文明的,人类的文明程度是越来越高的,当然也是越来越平等的。相反,我们通常会认为,原始社会是充满了血腥和暴力,适者生存、弱肉强食,是及其野蛮和不平等的。而人类社会从游牧民族进入农耕文明、再从农耕文明进入工业文明,人类一步步脱离了自然选择的困境,正一步步从野蛮走向文明,文明意味着平等吗?

正好相反,卢梭认为,在自然状态下的“野蛮人”,他们没有语言、没有阶级、没有欲望,也没有欲望和嫉妒等人性的丑恶,也没有贫富差距和残酷的战争,但在那个时代人类是平等和自由的。正是人类文明的进步,才导致了人类的不平等。

为什么卢梭会有这么反直觉的观点呢?

卢梭认为,人类主要存在两种不平等:

第一种,我们称之为自然的或是生理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是由自然造成的,主要体现在年龄、健康、体力、智力以及天性方面的,有的人年轻,有的人年老,年轻人比年老的人更有力量;有的人天生心理素质好,积极乐观,而有的人天生消极悲观等等,总之,这是人类在自然的或者生理上的不平等,或者说是一种先天的不平等。

第二种,我们称之为伦理的或者说是政治上的不平等,这是一种后天社会环境造成的不平等。比如有的人出生高贵,有的人出生贫贱;有的人出生在富有的家庭,有的人出生在贫穷的家庭。导致了在财富分配、权力上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主要体现在少数人通过损害他人利益而享有的各种特权,例如更加富有、更加尊贵、更加强大,或者甚至让他人臣服等等。

卢梭指出,相较于先天的、生理上的、自然的不平等,这种后天的、社会环境造成的,在伦理上或者精神上的不平等,才是真正的不平等。那这种不平等如如何造成的呢?

人类不平等的发展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私有财产的产生,出现了富人和穷人的不平等。卢梭指出名著原始的自然状态下,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很小,主要来自于生理上的差异。而人类真正不平等的开始,关键在于私有财产的建立。他说:“第一个圈起一块地说‘这是我的’,而周围那些单纯的人居然相信他的话,这个人就是文明社会的创始者。私有财产一旦出现,平等就不见了,森林就变成聪明人的土地,奴役与不幸伴随着农作而产生,富者的霸占、贫者的抢夺以及两者之间毫无限制的激情,压制了自然情感的哭泣以及虚弱的正义之声,然后让人充满了贪婪、野心与罪恶。”

所以,私有财产的产生,产生的贫富差距,和穷人和富人之间的不平等。

第二阶段是通过契约建立权力的机构,确认强者对弱者的统治,产生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之间的不平等。在第一阶段,产生了穷人和富人的不平等,人类财产的不平等。财产的不平等带来了两个结果,第一个打开了人性中的嫉妒、贪婪、欺骗等人性的罪恶一面;第二个是拥有私人财产的这部分人,逐渐成为了统治者,尤其是私有土地出现后,统治者就是地主,其他人都是奴隶。富人为了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与穷人设立了社会契约,通过社会契约建立了权力机构,以进一步保障他们的私人财富不受侵犯。

第三阶段是政府权力的集权和腐化,逐渐演变成为专制独裁统治,集权主义导致了人们变成了奴隶,统治者变成了主人,出现主人和奴隶之间的不平等,这是最大限度的不平等。

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一书中,卢梭向我们展现了自由、平等、和谐美好的原始社会,和一个充满邪恶、罪恶,和不平等的文明社会。

接下来,我们聊聊卢梭的关于“自由”的观点,前面我们说到,卢梭在他的名著《社会契约论》的一开篇就说: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如果说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是阐述了人类不平等产生的来源,而他的《社会契约论》则是阐述了,如何实现社会自由平等的理想。

在卢梭看来,要实现社会的自由和平等,有三条路:一是回到自然状态,二是通过暴力革命废除一切不平等的根源,三是用社会契约来保证社会平等。显然第一条道路是不可行的,人类不可能再回到原始丛林生活;而第二条道路也走不通,因为暴力只能带来更多的暴力;那就只剩下第三条路了,建立一种新的社会契约,契约这个词有点奇怪,其实我也可以理解为社会制度。

那这种新的社会契约是什么呢?卢梭有一句名言说:人民的声音,就是上帝的声音

其实这种新的社会契约就是,试图建立一个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每个人成为国家的主人。卢梭说,透过社会契约,许多人联合成为一个国家,这个时候每一个个人才是主权者,而主权者所制定的法律就是普遍意志的表达。这里说的普遍意志是全体每个人意志的集合,而社会中某些人和部分人的意志。在这种社会中,每个人虽然失去了自然的自由,但是获得了更高级的道德的自由。

在这种社会中,每个人的理智和道德生命才能发展出来,因为这个时候,人才能真正成为自己的主人。就像卢梭说,服从我们命令的自己的时候,才是真正自由的。这种观点也启发了康德的自律伦理学。

其实卢梭的这种有点理想主义的社会契约论,我们想到了我国古代的思想家孟子,在著名的《孟子》一书中,孟子提出了“仁政”治国理念,而“以民为本”是其核心。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正是这种以民为本的治国理念的具体体现。孟子还说“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 意思是说,获得天下是有方法的,获得了百姓的支持,就获得了天下。

这其实和卢梭所说的“人民的声音,就是上帝的声音”是类似的理念。

好了,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小播读书”或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