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羽毛

ID:YwYLe2017


高中毕业我考取了一所不太出名的大学,进那里读书实在是因为我分数不够重点大学,而那个学校又正好有我喜欢的生命科学系。 

学校在城郊的高地上,风景蛮不错的,校舍墙爬满常春藤,房顶上停着几只鸽子,学生宿舍因为修筑年代较久显得有些灰败,但校图书馆却是我进校前一年翻修的,里面书很多,包罗万象,闲暇时我常停驻在里面。 

新生进学对什么都比较好奇,大家都爱到处窜寝室玩。

"千万不要进102室。"才开学时,高一级的学姐来到我们宿舍玩时一脸神秘的说。"为什么呢?"女生都好奇。"学姐说:"因为102闹鬼。在那房间里已经死了二个女生了。第一个前一晚和男友吵架了,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她下铺起来看见她站在窗前脖子歪着像在看什么,可随即发现不对,因为她比往常高了许多,走近一看吓得坐在地上,原来她上吊自杀了。

"那第二个呢?"一个女生饶有兴趣的问。  学姐看了她一眼继续说:"第二个是学校出了名的美才女,可一天晚上从外面回来后,两眼红肿,同学问她什么都不说,总之很反常的样子,因为前几天考试她考砸了,所以大家都以为她是为这事而闹心,也就没注意,但后来上代学课时,她趁老师不注意偷拿了氯化铵也服毒自杀了。一间寝室一年时间死了二个人,而且都是凶死,巧合的是二个女生平时都是那种长相甜美,喜欢穿白裙子的人,前一夜都是从外面回来,神情恍惚,离奇的是她们都说了同一句话。"

"是什么啊?"一个女生搂着手臂问,仿佛很冷的样子。

学姐说:"她们都说的是白羽毛,大家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但都害怕起来,正好这时有人说曾经一个白影子晚上站在床前看她,因为怕叫起来反会害了自己,所以装睡等那人走了才松懈下来,她还说那个人起起路时轻飘飘的现再想起来就像电视上的鬼走路那样。听她这么一说,大家开始传言102闹鬼,宿舍里的女生也不愿意继续住在里面,后来日子久了大家都不去102室,那里成了学校禁区。如果是晚上你们从那里过时,一定要多几个伴,不然小心鬼从里面出来附在你身上。"

学姐说完,大家都听得汗毛耸立,丝丝凉意从脚下窜起,102的传说又成了新生口中的禁忌。 

星期五下午因为老师临时有事,课被取消,我和吴美去图书馆打发时间 。走到门口和一个勿勿走出的人撞上,那人手里拿的书掉在地上,"对不起,"我一边道歉,一边蹲下拾起书,随意的看了一下书名是《麦斯麦传记》,把书还给他时,又看见他的脸,我吓得倒吸一口气,那是一张呈石灰白样的脸,瘦削,眼珠冷冰冰的白多黑少,那人面无表情的把书塞进裤袋里,望我一眼转身离开。被他看一眼像被一条冰冷滑腻的蛇爬过一般浑身不自在。   

"他是谁啊?"我问吴美。   

"学校档案室的,叫李筑军,听说还是个研究生,可这里有问题。"吴美比比自己的脑袋说:"所以才被安排进档案室打杂的。"   

"哦。"转头我看着他的背影,才发现他长得真高,可能有1米90,但太瘦了,走起路来轻飘飘的风一吹就倒。这样的人见过一次后是很难忘掉的。   

没想到很快自己又和他见面了,导师叫我去档案室拿一份资料,李筑军一个人在,说明来意后,他一声不响的打开档案柜让我自己找,这时我看见他的胸口挂着一块坠子,很精致。他见我盯着他的胸口,也诧异的低头看自己,"很漂亮"我指指坠链说,他笑了一下,原本僵硬的脸像被人突然用手打碎一样惨不忍睹。我激灵灵的打个冷颤急忙找出自己要的资料逃似的离开档案室。   

没过几天,宁静的校园又喧闹起来。原因是一个女生丢失了一条裙子,学校已经有很久没有出过事了,所以这件盗窃案马上惊动了校保安部。

吴美拉着我去探听情况,正逢那女生正指手叉腰的控诉:"前天才买的裙子,花了我八百元钱,昨天穿了一下午,今天挂在寝室里去打饭吃,前后不过十多分钟,回来后裙子就不见了。"

我看着那女生,她一付激动的样子,看到这么多人围着看,好像不是为丢失裙子而气愤,而是亢奋又有事件发生了,可以增添点饭后茶余的闲谈。

这时有人在人堆里嘀咕:"又不是只有你丢了裙子。"保安灵敏的捕捉到这话,他道:"还有谁被偷过?"

左边的人群里有一个齐肩发的女孩应道:"前不久我就被偷了一条。"另一个女孩也接口说:"我也丢过。不过。"她话语一转,"后来在图书馆旁的小花坛里找到了,上面弄得脏兮兮的,因为不太值钱,所以我没有报案。"

听了这些话,大家都惊炸起来,学校里出现了盗贼的事像一支强心剂让平淡无聊的大学生充满兴奋。

"可是那人为何只偷白裙子呢?"有人提出了疑问。

"是啊,以前102死的那二个女孩就喜欢穿白裙子。"有人窃窃私语的说,声音不大,但在场的人全听见了。那个正在为自己丢失裙子而激动的向同学描述事情的女生,一下子停住了尖锐的声调,大家面面相觑的看着,气氛一下子变得恐怖、诡异起来。

"什么鬼不鬼的,大约是哪个变态干的吧。"有一个瘦瘦的男生开口打破了空气。

他不说鬼还好,一说鬼,女孩都害怕起来,有几个胆小的拉着同伴勿勿离开。

保安有些生气的喝道:"事情没查清前别乱猜测,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

吴美扯了扯我的衣角低声说:"我们走吧。"我转过头去,她的眼睛因为恐慌睁得大大的,拍拍她的手,我和吴美离开了那里。

此后,关于102的传言越来越凶烈,有人说下晚自习时看见有一个白影子站在102室的窗前,也有人说晚上在树林里看见一个白影子在飞。谣言越传越不像话,最后学校不得不发出通告,如果再有人这样传播谣言就按校规处置。可是,大家虽然不在教室里谈这件事了,但晚上每个宿舍里说得最多的话题还是与102室有关的。

我一直拒绝参与这些议论里,不知为何,每次想到这些事,心里总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说不清,道不明,但总觉里面有一个极大的阴谋。

正好有一天发生的事让我作出了一个决定 。

102室在女生楼的转角处,是一间单独的小房,房间被楼前的树丛遮住 ,平时不注意看,是看不到里面的,因为流言的产生,很多女生都绕开它行走。

有一天下午,我上课时发现忘带一本重要的参考书,趁铃声还没敲响,急急忙忙的赶回寝室去拿,下楼梯时,偶然转头看了一下102室,却看见李筑军正站在窗前向里探望,他看见我,冲我啮牙裂嘴笑笑,顿时让我想起那些捕食的野兽,惊得泛起一身的鸡皮疙瘩,抱紧书大步迈着一溜烟的跑回教室。刚坐下,上课铃声就拉响了,可我那天一直心不在焉的,总在想他去那那里干嘛呢?

第二天没课,我去图书馆借书看,一排排的书架看得我口水直流,漫无目的翻找着可供阅读的书,突然看见那本《麦斯麦传记》,抽出来一看,里面全是用钢笔仔细的画了标记和作了旁批,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复到以前李筑军曾经借过这本书的,一边翻看着书,一边想着心事,突然一个大胆的假想出现在脑中,把书借出来,走出图书馆径直向学校办公室走去。

我一向不相信世上有鬼,而见到李筑军后102一连串的事反让我想到另一种可能,向学校提出申请去102室住时,大家都炸开了,吴美惊慌的问我是不是脑子锈掉了,那里可是鬼室。我笑笑说:"不要紧,我八字大,鬼还要怕我呢。"   

因为学校正需要有人主动去打破102室的传言,所以我的申请很顺利的就通过了。   

搬进102室的消息很快传遍全校,白天大家都跑来我们班是那个女生这样大胆,可到了晚上还是没有人敢进102,我也落得清静好一个人看书。   

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个星期,关于鬼的流言渐渐有人开始怀疑,可第八天,有女生夜晚上厕所看见一个白色的影子站在102门前,她吓得尖叫起来,大家被吵醒跑出来看时却发现白影子又不见了,第二天看见鬼的传闻又闹得沸沸扬扬,吴美叫我搬出来,不然出事了可不好。我笑了笑拒绝了,心里笃定,看来它已经等不及了。   

晚上,早早的熄灯上床,手表显示凌晨三点时,门轻轻的开了,一个白色的影子飘了起来,它站在床前静静的看着我,然后手一扬拿出一件东西,这时灯刷的亮了起来,我猛然坐起来吓得它倒退几步,保安和系主任冲进房里,它下意识的转头一看,大家都啊的叫出口来。原来这个白色的影子正是档案室的李筑军。

李筑军脸色发青,眼神一反往常的冰冷变得惊惶不安,他下意识的转身准备夺门而逃,我大叫抓住他。   

保安最先反应过来,冲上前一把扭住他的手臂,"原来是你。"系主任眼神复杂的看着他说。李筑军这时镇静下来,他装不解的问:"什么意思?"   

我走上前把他刚才掏出来的东西拿在手里说:"杀害那两个女生的就是你吧。"   

李筑军身子颤,他说:"你别乱说话,那两个人都是自杀的,说是我杀的可要有证据。"笑了笑,我拈着手中的物件说:"这就是证据。"

系主任诧异的问:"这能证明什么?"我手中拿的是李筑军平时吊在胸口的坠链,由一块洁白的石头雕成羽毛状。   

润润嗓子我对李筑军说道:"一开始听了那两个女生的死,我就觉得奇怪,因为相同的巧合造成突然自杀,两个女生异常的表现听起来根本不像是什么闹鬼的,反而像一件心理犯罪事件,后来在图书馆我看见你在看麦斯麦的书,麦斯麦是最早提出心理催眠术的学者,那天在档案室我又发现你在研究心理学。白羽毛,高影子,麦斯麦,再加上我调查过你以前是学心理学的,后来犯病就是因为心理研究过度以致走火入魔。把这一连串线索联系起来后,就推断出一个结论,那就是那两个女生不是鬼缠身,而是你把她们作为心理催眠的试验品造成她们精神分离而自杀的。而她们死前说的白羽毛,其实就是你用羽毛坠子给她们催眠时用的道具,对吗?"   

李筑军听我说完,原本高抬着的头无力的垂了下来,冷汗布满他的额头,"你怎么会知道?"他轻声的问道话意里已经承认了我的推断。我笑了笑说:"很简单,因为我也喜欢心理学。"

在保安把李筑军押出去后,系主任好奇的问:"还有一个问题,为何他下手的都是102的人。"   

我欣愉的回答:"因为那两个女生都是那种长相甜美,喜欢穿白裙子的人。我平时看心理方面的书,在精神病中有一种叫偏执症,病人和常人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但在某些事物上他们会强于常人几倍的爱好,有时候甚至为达到目的而不惜犯罪,李筑军就是这种人,他喜欢的是白裙子。"   

系主任恍然大悟,他盯着我的裙子说:"你穿白色就是为了引出他啊。"   

我俏皮一笑说:"是啊,舍不得孩子打不着狼,其实我最讨厌穿白裙子。"   

校园有鬼的流言终于消失了,可是我的心里感概万千,在现实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或多或少的都偏执于某事某物,只是他们没有像李筑军那样利用心理学来达到目的,可事实上因为喜欢而犯罪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呢!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阅读是一种美好的事!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704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084评论 1 28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560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60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86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50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28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56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78评论 1 235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15评论 2 239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57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21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59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32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38评论 0 191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59评论 2 26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12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白羽毛 第一节 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也很高兴可以和我的老朋友在这里喝咖啡叙叙旧,不过一直聊家常实在是太无聊了,你想...
    游济慈阅读 400评论 0 1
  • 如果有人问你,梦想的颜色是什么样的呢?你的回答会是什么?“是彩色的,不是说斑斓的梦想吗”“是褐色的,就像那踩在脚下...
    丫丫随语阅读 373评论 0 2
  • 因为喜欢你 所以一切都可以 今天在平台看到一网友私信 她问我说是不是所有的喜欢都要付出代价 我想了想跟她说:有人喜...
    赫曦丶阅读 281评论 1 2
  • 相信大家都吃过饺子,芹菜叶的饺子没有吃过吧? 昨天我买了几颗芹菜,以前都把叶子扔掉,现在学了营养知识,知道这些维生...
    傲视蝴蝶在家创业阅读 977评论 0 2
  • 周小安不知自己睡了多久,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天空是瓦蓝的,阳光有些刺眼,几只喜鹊慢悠悠的从树顶飞过,落到了洁白的大...
    张三疯漫画阅读 2,162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