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人

不良人是唐代主管侦缉逮捕的差使,其称位为"不良"或"不良人"。

我是搜了百度,才知道的。

“不良人”一词,我是从《长安十二时辰》一书中看到的,没有看书前,我还以为不良人,是指品行不良之人呢,原来,在唐代是一种职位,相当于现在的JC吧。

这真的是人尽其用,以恶制恶。

《长安十二时辰》故事发生在唐天宝三年,元月十四日,长安。

开篇就讲,我大唐用一招反奸计,将计就计,引一支十六人的突厥人先锋部队深入长安城,但其中,只有十五人被歼灭,领头首领曹破延狡猾逃脱,走入人群,如同一粒砂子落入沙漠。

这时候,正值上元节,繁华的长安三天长假,皇帝或许也会与民同乐,但,不知道突厥人来长安的意图,而且匪首相当凶悍、狡猾,并有极强的瞬时应变能力。一个居心叵测的突厥人在上元节前夕闯入长安城,谁也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本来是请君入瓮,反倒成了引狼入室。

作者用细腻的语言,形象地描述的当时的情景,人物,通过极具视觉冲击力和情感渲染力的描写,便引出了本书的主角张小敬。

张小敬是不良人的不良帅,长安之内,缉事捕盗无出其右。也是这么一个人物,他“去年犯了事,如今身在长安县狱中,已是待决之身。”。

负责治安的靖安司主管的叫李泌,他说:“我要的不是圣人,是能人”。真正的不拘一格用人才。也只有这么一个有着神童之称的特别的主管,才会把这个拯救长安的全部希望,压在这个不良人张小敬身上。

当人把张小敬从监.牢调出来后,作者写道:

张小敬旁若无人地走向一口水井,很快打上一桶带着冰碴的井水,高举水桶兜头一激,冰水浇在头上,让他打了个惬意的冷战,一扫地牢里的污秽和萎靡。

张小敬搁下水桶,高高仰起了头,冰水顺着发绺滴下去,隐隐从身上散发出凌厉的气势。此时日头正炽,金黄色的阳光洒下来,照在他的左眼窝里。那里早已没有眼珠,只有一道极深的老旧刀疤,在阳光下分外凶悍。

“朗朗乾坤,别来无恙。”他举起拳头,向天空用力一挥。那一刹那光影摇动,刀砍斧凿般的侧脸有如金刚一般狰狞。张小敬的右眼闪过一丝危险桀骜的光芒。

他这一声,让我心里也热血一喷涌。

又是一位同命运抗争的故事。让我相信,不管未来多么扑朔迷离,他依然可以通过自己的行动,去塑造未来,只有自己,才能塑造自己的未来。

看到这儿,我也是思绪万千。

卑微却不低贱、敢干还要能干。

在他身上,我看到的,是他骨子里的那份傲:出身低微,却不愿奴颜婢膝;他有侠之大义;有自己的谋篇布局、有他自己的一邦出生入死的不良人。他铁骨铮铮,独立果敢,有个性,不怕鸡蛋碰石头;他率真,在所谓的朝庭当局者面前,不卑微,以自己一个独立的人设,平等的姿势,不顾伤体,用魄力和勇气,在外敌强敌面前,敢于拼搏,而他,只是一个不良人,一个失去左眼的不良人,况且,还是一个即将行刑的死.囚。

我阅读有限,与历史、传记有关的,就更少。偏偏还不肯努力专注,又笨又拙,记忆力也不佳,《长安十二时辰》是拍成电视剧的,本书作者马伯庸,应该是一个蛮有名气的畅销书作家。

我读书很随性,《长安十二时辰》,也只读了一个开头,但,我不得不佩服写作者,该是有怎样的日积月累的修炼功夫,又是怎样的对社会、对人生练达的态度,才会写得出如此丰富多彩的人物,精彩粉呈的故事,而且还要对历史、对那个朝代捻熟非凡。

那么,这个不良人张小敬,他那伤残的身躯,会有怎样的智慧,爆发出怎样的冲击力?他又是如何在最短的时辰中,找出那个狡猾的匪首突厥人,出色地完成任务的呢?

《长安十二时辰》,精彩的悬念已经设定,让我一颗揪着的心,久久的不能放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