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伶泪(17)

这么些年了,莲子今天才突然发现,在远离根底的异地他乡,无论事干得有多大,无论你再怎么辉煌夺目,你依然不过是一个呼吸困难的脆弱缺氧的根须,城市从来就没有真正接纳过自己!

即便是现在,这个城市已矗立着自己名下的公司、已享用着自己交纳的税金的现在,她依然只是个过客。

莲子突然是那么急切地想见到妈……  近几年,当她的业务范围扩大,当她开始将生产一线设置在民间的那一刻起,她的订单更多地交于了那个怕敢触及却又永在牵念的地方。

她一次次从来自那方热土的布片中、针缝里寻找着母亲的气息,好像都没有,又好像都是母亲的味道、故土的味道。

轿车飞快地驶往莲子新房的方向,车窗外掠过一对……不,是一个熟悉的身影,莲子从车的后视镜中看到一个伟岸俊朗的中年男子那被拉长了的变形的嘴脸,他正拥着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子,旁若无人地走在大街上,不过,这儿离家、离单位确实都挺远的。

那男子,是李丹的老公郑军社;那女子,李丹没有女儿,她家亲戚莲子都认识,那也不是小姑子之类,……

“小陈,靠边停车。”莲子吩咐道。

“肖总,怎么啦?你想逛商场?……”小陈正问着话,盯向后视镜的眼睛突然就瞪圆了,嘴巴也合不到一块去了。

以肖总与李丹的关系,他一个司机尚且把李丹娘婆两家的亲人的容貌都印在脑海了,何况肖总呢?

车停稳后,莲子下了车,倚着车门与后面走来的人相向而立,盯着这个衣冠楚楚的男子,盯着那只揽着女人腰的手,再盯着另一只拎着大包小包购物袋的手,莲子的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可对方只顾谈笑风生,竟无一丝察觉。

“哥,你搂得这位妹子是谁?”待到了跟前,莲子伸脚一拦,厉声斥问。

郑军社闻声一慌神,手中的袋子散落一地,揽在女人腰间的手也缩了回来。莲子弯腰捡起地上的袋子,全是品牌女装和女人饰品,竟然还有一个袋子装着女人内衣。

莲子拉开后车门,将五、六个购物袋一古脑往车后座一抛,“砰”地关上车门,继续逼视着郑军社。

“你谁呀你?干嘛抢我的新衣服?”年轻女子不干了。

“抢?你的新衣服?我哥掏的腰包?!哈,我今天就抢了,你能怎样?”

“快点走吧!”郑军社催促着女人,眼神里有乞求,有威逼。

“妹妹?这年头,有几个妹妹是真的,你还对别人说过我是你妹妹呢,看来,你外面的妹妹也不只我一个,哼……啊...”女子正喋喋不休,被郑军社一巴掌甩得只剩下了惊呼。

周围的人纷份侧目驻足,女子啐了一口唾沫,狠狠地跺了跺脚,转身而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小陈,掉头,送我回家。”莲子吩咐。 到了楼下,莲子下车便走,小陈在身后问了一句:“肖总,车上这些衣服,……” 莲...
    梦谷阅读 28评论 0 0
  • 医院的电话还是打到了省委大院,莲子在电话里告诉李阿姨,她因发烧被隔离治疗了两周多,现在已排除了SARS病毒,转到普...
    梦谷阅读 37评论 2 0
  • 李丹的婚变,莲子是一无所知的,她不想丹姐伤心,谁料东窗事发,姐与她竟因此决裂了。她只道姐伤心的不仅是老公的背叛,还...
    梦谷阅读 54评论 0 0
  • 有些人,注定只能成为你生命中的过客;有些人,却早已长进了你的骨肉中,融进了你的血液里。莲子和李丹之间的情谊,属于后...
    梦谷阅读 25评论 1 0
  • 大编制音乐听综合素质 第四楽章 Orange E7 - Morrigan Asian Blue~月が泳ぐ海 - S...
    codecodemine阅读 3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