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巴汉子多杰,20年穿行在神秘的无人区无标题文章

字数 3461阅读 64

很久前我就听说过有关康巴祖先的传说,听说采访对象是一位康巴汉子,我故意拒绝了事先撩一眼多杰照片的提议,任凭好奇心在我心中发酵。

康巴藏区,是跨越青海、西藏、川西、云南四省,包含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部分)、木里藏族自治县、西藏的昌都市、云南的迪庆藏族自治州、青海的玉树藏族自治州等地区。一直以来盛传康巴人是历史上东征军雅利安的后裔,因此,他们大多身材魁梧,面庞欧化。我曾利用去拉萨、康定等地旅行的机会,在街头仔细的观察过,确有忽然走过来的一些男人或女人,面貌、身材特征明显与前述吻合。

见到多杰的第一眼,我更愿意相信这些传说是真的。他一点都没有让我失望,这汉子不愧是血统纯正的康巴人——黝黑的皮肤,五官立体,眉粗重,眼睛又亮又友善。与以往描述康巴汉子唯一不同的是,他没有续飘飘的长发,而我,恰恰对任何的原因男人续发都不能接受。

1999年 多杰第一次发现家乡竟然这么美

多杰是玉树的孩子,熟悉这里的山山水水,他自1997年起就经常给来这一地区探险的游客做向导。而1999年陪同中科院刘少创博士做澜沧江源头科考之行却让多杰终生难忘。那是他第一次进入澜沧江源头无人区腹地,他惊诧的发现在自己的家乡还藏着这么瑰丽的山水。也是这一次他们的行程,竟是终结了让世界纠结一个世纪的澜沧江 “无头之水”难题,这让多杰倍感自豪。

说起澜沧江,在中国它的地位虽不及长江、黄河,但是因为其源头支流众多,到底哪个是正源一直无法确定并引起世界的关注。民国初年,甘肃天水人周希武在《玉树调查记》中,虽较为详细地记载了澜沧江的源头及周围水流情况,却无法分辨源头。多年来,美、法、日等国都努力寻找过澜沧江源头,十多次考察都未得出令世界认可的结论。直到1999年,刘少创利用卫星遥感技术甄别与实地勘察结合的办法,最终确定并令国际认可的澜沧江—湄公河发源于中国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的吉富山,海拔5160米,全长4909千米。

我们再把知识面进一步扩展下,还是在多杰的家乡玉树,除了澜沧江,中国的母亲河黄河以及中华民族的图腾长江,都发源于此。伟大的造山运动,耸立起世界屋脊的雄伟骨架,在一个保护区内汇聚了三条世界级江河的源头,这样的地理奇观在全球绝无仅有。打开地图可以发现,长江、黄河、澜沧江如同三条巨大的血管,横亘在中华大地,滋养着中原沃野、江南水乡,三江源冰雪女神滋养了亿万生灵,养育了华夏民族,在我们的血管里流淌着来自高原的冰雪之水。我们可以大胆地设想,如果没有三条大江河的哺育,亚洲文明的格局将会是另外一个面貌。2017年9月,这一地区被正式命名为中国国家公园

多杰的经历 碾压热爆棚的《七十七天》

我看过《七十七天》电影后,最大的感触是,惊叹那一片绝美的山水可能我们终其一生都无缘亲眼得见的地方,也感叹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的渺小。电影里的男主,仅仅是完成了一次穿越而已。而我面前的多杰,他自从第一次与刘少创博士探索澜沧江源头进入无人区之后,他就爱上了那一片山山水水。自1997年至今这20年间,他已经带领32个国家的旅行探险者和科研团队,深入到无人区澜沧江源头58次,长江源头37次,黄河源头18次,可可西里无人区穿越4次,攀登珠峰4次。这汉子就是穿行在无人区的娇子。

我:您这20年在无人区穿行,有没有出现过伤亡事故

多杰:至今还没有过。

多杰回答我的问题时,一如我看见他第一眼时的那样——眼神又亮又友善,我选择相信他。不是都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多杰需要具备怎样的智慧和经验,才能如此的幸运!

我:听说您在当地很出名,【多杰=安全】这么多年您无数次的在无人区陪着客人进出,就没有遇险吗

多杰:这么多年在那个区域穿行,我其实对当地的天气和地形地貌已经非常熟悉了,哪片湿地可以安全通过,夏季牧民在哪里建“夏窝子”,冬天的极寒天气状况需要什么装备才不至于遇险,我基本都心里有数。但是,大自然是变化莫测的,尤其是无人区的荒原,一天内经历四季气温,风雨、冰雹天气,陷车、遇野狼围困是常有的事情。冬季进入时,遇到车滑入大雪覆盖的河床,又或者夏季一夜之间营地被大雪覆盖都不足为奇。有一年冬季,车不慎滑入河床,我为了把客人救出险境,冒着零下20多度的低温在雪里奋战了2个多小时,我的两条裤腿都被冻成了不能弯曲的冰壳。就是那次,我的左脚5个指头差点被截肢。

最让我想起来就后怕的经历是在2005年,我带领澳大利亚、老挝、英国和日本等5名外国的访客驾车穿越可可西里,有一段需要开车涉水过河。通常我们的做法都是“投石问路”,听声音判断河水的深度,那天当我确认后,就开着头车首先过河。谁知当日下午融雪很快,我的车刚走到一半,河水迅速上升并且淹没了我的车顶,由于车窗密封度也不够,河水顺着缝隙冲进了车内,情况危在旦夕。当时,我感觉我们的车还在前行,我告诉司机不要慌,就这样持续了几分钟之后,忽然“咣当”我们的车被河水托举到了河床上的一块大石头上而出水。幸运之神降临在我头上,我们脱险了!那次涉水的整个过程被岸边同行的外国团友拍摄下来,并且发布到了英国探险杂志上。此后的若干年,我遇到好几拨要穿越无人区的客人拿着刊登我们遇险故事的杂志找寻我,请我当向游。

多杰,黝黑的脸庞在午后暖暖的斜阳照射下透着刚毅,诉说他一次次的遇险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那么淡然。

康巴汉子 & 真我之旅 相互选择的理由

多杰这20年在无人区穿行的过程,也是他不断成长的过程。就像他家乡的大山大水,静静的在那里却是慢慢地在变化。从最初只是揣着对家乡的质朴的爱,一次次带领客人在无人区穿行,到进入大学学习汉语言文学和宗教、历史,充实自己的内心升华、自己的眼界。在他看来,访客为什么要千辛万苦探访这里?只有置身于此,你才能明白历史之谜、宗教之谜、文化之迷的背后,耸立着的是一位更伟大的自然之神,那将是一个自然主义者侵润在浩瀚宇宙中所能感受到的天人合一的真正的致美。

一切都似乎并不急于证明什么的样子,他却一点点成为了最好的样子。

我:是不是去无人区的访客都是探险家?

多杰:不,你也可以!(他语气非常的坚定)

周挺:你也可以!

坐在多杰身边的真我之旅CEO周挺先生说,就在刚刚过去的9月,真我之旅经过半年的准备和2次实地勘路后,在多杰先生的协助下,用历时12天的时间,持合法准入手续成为了中国国家公园的第一批访客,以其高安全系数的保障措施和高体验度、高价值服务带领客人安全顺利的完成了澜沧江源头,长江源头和黄河源头的探访

在亲自带团进入的周挺看来,置身于此时,感觉用镜头对准这里的山水都是一种冒犯,只有用心灵去静静的交流才是真正的敬畏。他们穿行在无人区,没有信号,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道路,车轮不能再前行时,换成骑马,连马蹄也要止步时,就只能徒步。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涉水、陷车、风雪、冰雹随时都会遇见。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在神山面前,在天水一色的湖水面前,都微不足道,不足挂齿,这里的美是世界级的,是世界上再不可能有第二个地方可以复制的,是极地中的极致,是遥远之后的遥远

世间万物大都如此,是参差才构成了相融的基础。真我之旅,是一家以全球深度探索旅行机构。他们的国内极地类产品,以挑战三江源、罗布泊、羌塘等无人区探险旅行为主,集深度与探索为一体,尝试用不一样的深度探索体验打造旅行产品。那里风景壮观但险峻,前往此地,如若没有专业的团队提供服务保障,一般人很难前往,更别说在保证性命和品质下感受一场不一样的旅行体验了。在这样的极限条件下,为访客提供专业的服务与安全保障是“真我”的责任和承诺

真我之旅与多杰,都共同关注于极地旅行。真我的极地产品需要多杰这样一位康巴汉子的指点才会更有神气、更接地气,具备更高的精神价值。而多杰也愿意与真我之旅联手去实现他敬畏自然、保护自然,也希望家乡的游牧民生活得越来越好的情怀。

史丹利,在因美国黄石公园而著写的《一种新理念的诞生》对游客发出过邀请:“贪婪的吸吮这儿的气息吧:春天的草坪上弥漫着雨后更清新的野花香……”

“让自己完全迷失在这片荒野中。这时,你很可能就会寻找到另一种珍宝……那就是:你自己!”

是的,人们旅行的终极目的之一,难道不是为了寻找曾经失去或者正在失去的自己吗?

@所有人你也可以!流传了千年的格萨尔诗史里面的神山、圣水在这里等你。

相关阅读推荐:

12天穿越3个无人区,这个探险队都经历了什么?

中国国家公园纪录片全球首度亮相 | 腾讯视频:https://v.qq.com/x/page/l05214bw3lv.html

真我之旅 中国国家公园探险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想提问多杰和我们,关注真我之旅AuthenTour官方微信(ID:Authentour),回复“真真”或者搜索微信(ID:AuthenTour010001)加为好友,并标注“多杰”,以便真真在茫茫人海中发现你

搜索真我之旅AuthenTour官方网站 www.authentour.com , 发现更多有趣的旅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