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活着,再难也要咬牙坚持|《尖沙咀以东》

撑伞的女子

尖沙咀以东,街头是曼妙的风景,但一切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嫁给了香港男人大卫的大陆女人玛格丽特。

我的生命开始于繁华,因家族没落,大学后,我不愿到供销社上班,恰巧香港的姑父来接我,还给我介绍了刚受情伤未愈的大卫,在同住一间有着双人房的单间一晚后,我同意了这个男人的求婚。

在一封告知青梅竹马成语“我结婚了”的信后,我断绝了和家乡其他人的联系,住在深圳的一间公寓里,每个月把大卫给我的钱寄大部分回家供弟妹读书,剩余的时间便是和这栋楼里其他等待落倾香港签证女人一样,每天打麻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五年。

孩子的出生,因为让我发生改变,直至去了香港,而丈夫一家蜗居在一间小房,无法忍受之后,我和他按揭供了一套房。

01

我想故事在这里,才算真正开始了,回环往复的人生会让我们惊叹,但同时也会让我们跟玛格丽特一样,感受到生命的荆棘和旷野,带给我们的伤痛和旷达。

在太宰治的《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有句话说:“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可是啊,人生不正是如此吗?一边辛苦的维持着生活的体面,一边咬着牙暗暗坚持着。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旅人。

02

在来到香港之后,玛格丽特的生活和在深圳等待签证的生活相去甚远。为了偿还房贷,他找了一份工作,是在酒店的客房部打扫卫生。每天脑子里计算着的都是怎么样更快的,减少更多的房间能赚到更多的小费,以期尽早还得上房贷。

也许她也曾有过懊悔,当时在深圳的那五年,每天只知道在麻将桌上拼杀的时光,过于安逸的生活,让她失去了对生活的感知,忘记了自己,也能够自食其力,追逐自己的梦想,通过自己努力,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03

在波澜不惊的岁月中,老实可靠的丈夫出轨,算是石破天惊的头一遭,玛格丽特不得不和前夫前夫的新婚妻子中秋以及自己的儿子住在一起。

玛格丽特没有其他的选择,因为她没有多余的钱,可以支付剩余的房贷,以及租房子的钱。所以她选择只能够是忍受并接受。

当她的儿子和中秋闹得家里鸡犬不宁的时候,她将丈夫当初新婚时送给她的昂贵的戒指送给了中秋,只为了图片刻的安宁。

卑微至此,却无可奈何。

04

经济独立的女性,随时保有说走就走的勇气和信心,因为钱就是她们最坚实的后盾,她们不害怕生活的责难和无常,钱给了她们底气,这是任何的感情都换不来的。

假如玛格丽特有足够多的存款,她大可带着儿子另觅住处,或是回到深圳,努力工作,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最怕的是,面对没钱时候又没有工作的,无能为力。

作为一个女性,真的不要在年轻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时候去谈感情。先谋生,再谋爱,理应成为一句箴言,时时刻刻记在心中。

初出校园时,或许会感觉世界充满了无限的可能,等待着我们去挖掘,但旷日持久的贫穷会告诉你,经济独立是多么的重要。

尖沙咀以东,玛格丽特的故事仍在继续,而我依旧在等着,在90年代的香港,那个叫玛格丽特的女人是如何书写她的一生,使之成为“传奇”的梦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