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爷爷

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写好一篇关于爷爷的回忆,到今天他已经离开十年了。在我十四岁那年,也就是爷爷去世一年后,我写了一篇《落叶归根》,来怀念我们的祖孙情。之后又过了三年,我重写了爷爷的故事变成了《拐杖》。高考那年,爷爷在我的语文作文上又帮了我的忙。

后来我发现,无论我写得多么华丽,用词多么精准,拿捏得多么正好,都不如用真情实感来写这篇回忆录。于是我选择了这个安静的夜晚,来回忆他。

爷爷生活的那个年代,我不得而知,路遥书里描绘的黄土高坡生活,如果也是爷爷生活的真实写照,闭上眼睛,我想我知道了。我不知道,奶奶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儿时没有一点关于她的记忆。后来爷爷指着我说,你奶奶死时,你爸爸比你现在还小,我不难想象,那一年我才九岁。

我是中国最早的留守儿童吗?我不确定,也没查过。不过长大以后我也有能力帮助这些留守儿童时,对号入座,原来自己当年也是,留守儿童,原来我们那时还有一个如此响亮的名字。

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随后出现打工潮。我想爸爸妈妈就是那一批人中的一份子。他们走后,带走了年幼的弟弟,我在那一年迅速的成长,也在渴望着长大。因为和我相依为命的只剩下爷爷。

那时的爷爷留着小胡子,我们一起睡在一间小屋里。小屋不大,仅仅容下一张床和一张小桌子,床离另一堵墙只有不足半米。墙上挂着一盏煤油灯,这是停电的时候,或者他觉得该省省电的时候才点上的。那时候的我还没有自己的第一本童话书,我无法想象别人口中的阿拉丁神灯,更没有想起神灯的这种想象力。

村子西边有一条铁路,我们小跑十分钟就能够到那里去玩,在我们家南边,是养鱼的水塘。爷爷总是担心我在这两个地方出事,那时的他总是告诫我早点回家。不过都说没有父母管的是野孩子,没错,我那时候就是一个不会让人省心的野孩子。妈妈说我从小就说的一嘴好话。他夸我爱说话,见人就喊称呼。我想我那时还不记事。因为现在的我是个害羞的大男孩。

有那么一次,我还是出了事故。我被鱼塘的管事抓住,说我偷他的鱼,其实是隔壁的欢子喊我去那儿玩,鱼塘的管事放走了欢子报信。那个胆小鬼躲进家里就在也没敢出来,害的爷爷四处找我,如果我不说爷爷的腿,谁也无法想象这个老人家的艰辛。几年前的一天,刚下了一场小雨,爷爷着急去接我,在路上滑倒摔伤了左腿。那时候家里穷的叮当响,至于爷爷的腿,在那场雨后,不能再支撑着爷爷把我抱起来。后来他开始练习拐杖,越用越熟练,我才发现,爷爷老了。

他找到我时,我委屈的哭了,他拉起我就走,被鱼塘的管事耍无赖的拦住了。他说偷我们家的鱼,就想这么走了,没门。说完推了爷爷一把,爷爷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村支书路过看到,也没敢做声,毕竟鱼塘这一家欺负村里人也不是第一次。他假装没看见,若无其事的离开了。

我爷爷看到这种情况,大吼一声,我跟你拼了,看我一个老头子换你一条命,值不值。说着拿起拐杖作势要打,那人一看老头子不要命了,飞也似地逃回了家。

爷爷后来没有责备我,他知道我比他心里更难受,作为一个小男子汉,我却没有挺身而出保护他,那时的我,是多么的怯懦。我想起爷爷的那句话,看我老头子换你一条命,值不值?我想我一辈子都不能失去他。

可是后来我还是选择离开了他,说是选择,其实不如说是被强迫。虽然现在的我很理解他们那时的所作所为,不过,这也是我的遗憾,不是吗?

九岁那年,亲姨来看我,她看到我和爷爷生活这么艰苦,哭了出来。

于是我心甘情愿的跟她走了。我有了课外书可以看,也有了伙伴可以玩,甚至还有了自己的第一本字典。这一切都让我欣喜不已。可是我知道,这都不是我想要的。那天我哭着要找爷爷,亲姨说不行,要我在这儿好好上学。

第二次想爷爷,我逃了回去,我只是逃了,却没有回去,我迷路在荒野里,一个人哭的伤心。我突然感觉自己失去了一切,站在荒地里举足无措。

亲姨找到我时,她也哭了,我再一次心甘情愿的跟她回去了。我知道亲姨待我好,虽然她脾气有点凶,说话喜欢用吵人的语气。

又平静的过了几天,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哭着说要回去的时候,亲姨再也哄不住我了。她用尽了她所能想到的一切方法,而我还是坚持回去。无奈她只得搬出外公,还有其他我不认识的亲戚。他们都在劝我,我却一直没听进去,最后哭的没有了眼泪。亲姨拉起我的手,带我去村里四处走走,每一个见到我的人,都亲切的问起,是谁家的孩子,多大了,还递给我梨吃。最终,我还是留了下来。

再长大一些,我已经可以认识回家的路,步行的话,一个半小时就能走回去。我开始在每周回家去看爷爷,而且我还学会了骑自行车,一来一回的时间更短了。我也长成了懂事不再哭鼻子的大孩子。这样一来一回,每周都在进行着,每次我去,爷爷总会准备着一些糖果。临走时,还会塞给我一元钱。我知道爷爷可能是怕我不回来看他,我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是谁。

听到他的噩耗是在我十二岁那年,我正在紧张都准备参加拔尖考试,外公把我叫去,并且请了几天的假。就带着我赶回了家,我看到很多陌生的亲戚,还有村里的长辈,还有爸爸,姑妈把我招呼进里屋,他们禁止让我看爷爷最后一眼,怕给我留下阴影。我不相信这种事真的发生了,爷爷就这么不说一声的走了。我扶着门,眼泪已经开始流了下来,那是我一生哭得最长,眼泪掉的最多的一次。

我说不山来那种感觉,只要心中一泛起以后再也见不到爷爷的念头,心中一酸,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

爷爷出殡那天,当着全村老少的面,我一滴眼泪也没有掉,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看待我,在心中认为我如何不孝,我都没有落一滴泪。因为在爷爷出殡前,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爷爷不是我的亲爷爷。 爷爷是爸爸的叔叔,因为爷爷和奶奶没有得到一儿半女,所以在爸爸几岁的时候爷爷向我的亲爷爷把爸爸...
    双鱼漠漠阅读 4,136评论 0 1
  • 眼泪总是最廉价的东西,换不回你最舍不得的时光。 我的爷爷是一名人民教师,退休前是隔壁镇上小学的校长,退休前的校长爷...
    焦糖咖啡阅读 150评论 0 0
  • 眼泪总是最廉价的东西,换不回你最舍不得的时光。 我的爷爷是一名人民教师,退休前是隔壁镇上小学的校长,退休前的校长爷...
    焦糖咖啡阅读 88评论 0 1
  • 小时候,我特爱吃糖,爱吃到什么程度?吃饭的时候,如遇大米或稀粥,我必加糖;碰到大人不让加时,我便哭着闹着抱着糖罐不...
    雪绝不是雪阅读 76评论 0 2
  • 风雨同舟十一载,转眼万事皆成空。
    一人寸阅读 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