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嘴媳妇           快嘴媳妇爪子脸,薄嘴唇,一看就是天生的能说会道,嘴上功夫了得,能把活人说死了,也能把死人给你说活了。她经常赤脚穿一双男人穿剩下的塑料黑色凉鞋,跳着高跺着脚说话,肥厚的屁股颤抖着配合着伴奏着。丈夫经常骂她,你他妈过日子本事不大,扯闲话,嚼舌头根子的能耐不小,我再听你东家长李家短的瞎播播,把嘴巴子给你整碎了。  挨自己的丈夫收拾还好说,好在有个轻重,要是挨外人收拾那可就吃亏倒楣了,人家可是下死手,哪痛打哪,处处击中要害。  村里有个外号叫赵二驴的人和孙二媳妇不明不白相好多少年了,明里暗里勾勾搭搭的,前几年让对方咽不下这口王八气的家里人捉奸在床,男的被打掉两颗坚硬的门牙,满嘴是血,女的头上的黑发都给拔秃了足有铜钱大一块,那几年阶级斗争形势紧,两人也不好好参加生产队劳动,借这个理由把两人抓起来脖子上挂上破鞋底子游街,这都没管住,几年了旧情依然激情燃烧的岁月,再说,男欢女爱两厢情愿,人家家里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外人还有什么想不通过不去去较真呢,何况,与你又没什么伤害,因此,也就任其丑行放纵自流了。  直到有一天,快嘴媳妇站在村头的林荫下,颤抖着大屁股生动活泼地描述那两个人的鱼水嬉戏,撇情拉怪地,样子仿佛她自己实战演练过似的,她边说边比划,生怕別人听不懂,唉呀,那白花花的大屁股像个大窝瓜上下翻飞,看人家那胸儿,软得像豆腐,挺得像西瓜。说着,两支大手丫子做出波涛汹涌的架势。说完自己先深不见底般尖笑起来,听磕的人,互相交换眼神,装出一副不知可否的傻样,然后,偷偷地低下头心领神会地窃笑,他们嘴上没说,但心里明镜似的,坚信,此事并非空穴来风孑虚乌有,肯定是那双贼眼珠肯定看见不该看的。  像这种事,真要是捕风捉影瞎扯淡的,人们越七嘴八舌争相谈论添油加醋,好让故事要怎么玄就怎么玄要怎么色就怎么色,丁点的想像空间也不想给人留下,要是确有其事,谁也不敢冒昧说教,反而鸦雀无声,只舍得拿出耳朵聚精会师聆听,抠门地不想说出片言只语。  沉默自有沉默的道理,没几天,赵二驴子把快嘴媳妇截堵在只有两人侧身才能同时通过的胡同,生赖快嘴媳妇调戏他,竟厚着脸皮说她掐他的蛋了,孙二媳妇在旁边帮腔作势硬说用头给撞肿了撞紫印了。会说不如会听的,聪明的听众不用说已经听出了个中原由的蹊跷,嘴上什么难听的好听的话都没说,也不用说,心里已有十分的清楚,有脑子的不用费力就能想明白,哦,两人相向而行,怎么用头就撞到男人的蛋了?难道她是倒立着走路不成?还撞肿了撞紫印了?难道她孙二媳妇亲眼所见不成?那她又是怎么隔着裤裆看见的呢?莫不是她自己用脑袋瓜子撞得吧?撞完了肿了紫印了然后赖別人。  毋须多废话,二驴子抓这个错缝把个可怜的快嘴媳妇打个鼻青脸肿嘴斜眼歪口吐鲜血,她脸上还多了两道被抓挠的血印子,据快嘴媳妇回忆,脸上的痕迹就是那个*制造的无耻的业绩,没想到这个女人这般狠毒,以后再快嘴多舌可真的走心长记性了。再犯在人家手里头,说不定比这更狠更残酷,那可真的够她喝一壶的了。  当我听说快嘴媳妇挨打的事后,心中荡起抱不平浪波,凭啥?你是土匪恶霸还是凶恶的小日本鬼子,想打谁找个理由就打,并且一打就头破血出的,没人揭穿你你还想当村霸呀?有我在,谁都别想做白日梦,妈的,真想找个机会教训教训他。母亲是最了解儿子心思的人了,她见我这几天言语激烈,行动有异常,可能怕我做些出格的事,提醒说,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你管人家熟是熟非谁欺负谁呢?母亲要是不说也许我就想想而己,母亲一说反加强我对挨打受气快嘴媳妇的同情和对耍横二驴子的憎恨。愤愤不平地说,我就看不贯欺负人的事。光天化日之下,还没王法?看把能耐的,还王法王法的,我活了快一辈子了,我不知道啥叫王法,我就知道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不惹事就是王法,天底下受欺负的人多了,你都能管吗?你能管过的了吗?  那还用说,当然管不了,我没那么大本事,有那么大本事我就管,不作为不是我的风格。母亲看我雄心壮志的样,乐了,行呀,我儿子要是到了那种程度能干那样的大事,当妈的也挺高兴。  我那时真想教训教训那个仗势欺人的王八蛋。  快嘴媳妇是属耗子的,记吃不记打,那可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不伤疤还没好利索呢,又嘴大舌长地出去播播去了。  快嘴媳妇家是典型的超生游击队,家里五个孩子,三个孩子是超生,没户口没土地,日子过的很贫困,丈夫年年背井离乡在辽宁沈阳打工,春节时才回来一次,丈夫在家时虽然沒能管住她那张满嘴跑火车的破嘴,但也不免有些拘束,张口前免不了想一想,掂量掂量是不是抗得住丈夫那打人不留情面的铁拳,现在倒好了,丈夫常年不在家她是黑瞎子打立正一手遮天,张嘴闭嘴更加没了把门的,再加上寂寞的折磨,随心所欲,逮啥说啥,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快嘴媳妇有一点比较让人佩服的就是不管脸上屁股上受了多么大的委曲,都不直说,反而还编造鬼才相信的原因,猪圈门子撞的。  邻居王二媳妇是个实诚人,平生最看不上撒谎的人,你要是对她撒了谎,她就视你为瞧不起她,小看了她,把她当成智商低下的傻子了。然而,快嘴媳妇有时真就指着撒谎活着。  开始,王二媳妇看见快嘴媳妇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见了她还躲躲闪闪,就好奇地隔着伙墙问那是咋的了?快嘴媳妇昂首挺胸撒起谎来脸都不红一下,坦然地对答,猪圈门子撞的。王二媳妇实在,信以为真,同情地说,唉呀,咋不小心点呢?  真理说三遍都是谎言,时间一长,猪圈门子撞的,猪圈门子撞的,王二媳妇心说,她们家猪圈门子咋这么妖,动不动就猪圈门子撞的,她们家的猪圈门子咋那么斜乎,有功夫我得好好看看。  王二媳妇终于看到她们家刚到快嘴媳妇屁股蛋子高的猪圈门子,我踹,给她气得直接没电了,妈的,撒谎都不带眨巴眼皮的。总算抓住个质问她的机会,唉,你们家猪圈门子成精了,你看现在撞你上面,过几天就撞你下面了。唉,莫不是被人强奸了也赖猪圈门子吧,真有你的!     村东头河边的大柳树下,是女人们休闲的乐园,浓密的树荫,清凉的河水,伴随着水上宛如云朵一样洁白的大鹅悠扬婉转的歌声,从四面八方自觉和不自觉聚在一起,围成一圈,手上都拿点活计像小学生手里拿着的一本书给人造成手不离书,活计不离手的勤劳勇敢的本色样子,三个女人一台戏啊,说着说着就跑题了。撇闲篇的快嘴媳妇就数她与众不同,挺高个子像憋了尿似的在人堆里坐立不安,熟习她习性的王二媳妇低声跟挨着她的一个胖媳妇努努嘴,唉,这家伙又憋不住了,不又看见谁家有新闻了。话音没落,快嘴媳妇从人群里站起来,四周里看了看,这几年的快嘴生涯使她也变聪明了,小心谨慎了,她看看有没有避嫌的。然后,神刀地压低声音说,唉,你们听说没?老谁家那个小谁了吗,(其实说得是我)。说他己经考上了,发扬风格,又让给了別人了,一个小丫头。她把眼睛一翻,说你见了,还是我见了,这事你信吗?  王二媳妇开她的玩笑,咋了?假的?瞎说的?我可没说是瞎说的,你动动你那猪脑子想想呗?王二媳妇抛砖引玉装不懂装想不出来,说吗,到底是咋回事吗?显尿呗!快嘴媳妇立场坚定,哦,自己娶上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解裤上床了,抬头看外面雪地里一个老光棍抱着扫箒疙瘩溜弯想老婆,好,我有风格,一脚板子把娇美的老婆揣出门外,老哥,送给你用吧,到嘴的鸭子吐出来,给別人吃让別人解馋,啊呸,我才不信呢?莫非那不是人?王二媳妇接话说,靠,不是人是啥?快嘴媳妇慢条斯理地说,神仙呗!围观的人盲目地哈哈笑起来。  王二媳妇笑得最欢,像扑愣蛾子,起劲骟动翅膀笑,哈哈,说你自己呢吧!快说说,大哥把你送给谁了,沾点荤星的说话再一次引爆了新一轮哄笑声。  我正好从不远的菜地穿过,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好事坏事同样得到一样的非议,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好坏不分真假不辩的世俗吧?  闲言碎语传到父亲的耳朵里,只能心里默默地替儿子受委曲,不受委曲又能怎么办?和几个不值钱的女人打骂吗?他只能用半宿半夜抽闷咽想方设法让儿子马上去学校复读来消除心中的憋曲,摆脱別人的非议。

                        快嘴媳妇

          快嘴媳妇爪子脸,薄嘴唇,一看就是天生的能说会道,嘴上功夫了得,能把活人说死了,也能把死人给你说活了。她经常赤脚穿一双男人穿剩下的塑料黑色凉鞋,跳着高跺着脚说话,肥厚的屁股颤抖着配合着伴奏着。丈夫经常骂她,你他妈过日子本事不大,扯闲话,嚼舌头根子的能耐不小,我再听你东家长李家短的瞎播播,把嘴巴子给你整碎了。

  挨自己的丈夫收拾还好说,好在有个轻重,要是挨外人收拾那可就吃亏倒楣了,人家可是下死手,哪痛打哪,处处击中要害。

  村里有个外号叫赵二驴的人和孙二媳妇不明不白相好多少年了,明里暗里勾勾搭搭的,前几年让对方咽不下这口王八气的家里人捉奸在床,男的被打掉两颗坚硬的门牙,满嘴是血,女的头上的黑发都给拔秃了足有铜钱大一块,那几年阶级斗争形势紧,两人也不好好参加生产队劳动,借这个理由把两人抓起来脖子上挂上破鞋底子游街,这都没管住,几年了旧情依然激情燃烧的岁月,再说,男欢女爱两厢情愿,人家家里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外人还有什么想不通过不去去较真呢,何况,与你又没什么伤害,因此,也就任其丑行放纵自流了。

  直到有一天,快嘴媳妇站在村头的林荫下,颤抖着大屁股生动活泼地描述那两个人的鱼水嬉戏,撇情拉怪地,样子仿佛她自己实战演练过似的,她边说边比划,生怕別人听不懂,唉呀,那白花花的大屁股像个大窝瓜上下翻飞,看人家那胸儿,软得像豆腐,挺得像西瓜。说着,两支大手丫子做出波涛汹涌的架势。说完自己先深不见底般尖笑起来,听磕的人,互相交换眼神,装出一副不知可否的傻样,然后,偷偷地低下头心领神会地窃笑,他们嘴上没说,但心里明镜似的,坚信,此事并非空穴来风孑虚乌有,肯定是那双贼眼珠肯定看见不该看的。

  像这种事,真要是捕风捉影瞎扯淡的,人们越七嘴八舌争相谈论添油加醋,好让故事要怎么玄就怎么玄要怎么色就怎么色,丁点的想像空间也不想给人留下,要是确有其事,谁也不敢冒昧说教,反而鸦雀无声,只舍得拿出耳朵聚精会师聆听,抠门地不想说出片言只语。

  沉默自有沉默的道理,没几天,赵二驴子把快嘴媳妇截堵在只有两人侧身才能同时通过的胡同,生赖快嘴媳妇调戏他,竟厚着脸皮说她掐他的蛋了,孙二媳妇在旁边帮腔作势硬说用头给撞肿了撞紫印了。会说不如会听的,聪明的听众不用说已经听出了个中原由的蹊跷,嘴上什么难听的好听的话都没说,也不用说,心里已有十分的清楚,有脑子的不用费力就能想明白,哦,两人相向而行,怎么用头就撞到男人的蛋了?难道她是倒立着走路不成?还撞肿了撞紫印了?难道她孙二媳妇亲眼所见不成?那她又是怎么隔着裤裆看见的呢?莫不是她自己用脑袋瓜子撞得吧?撞完了肿了紫印了然后赖別人。

  毋须多废话,二驴子抓这个错缝把个可怜的快嘴媳妇打个鼻青脸肿嘴斜眼歪口吐鲜血,她脸上还多了两道被抓挠的血印子,据快嘴媳妇回忆,脸上的痕迹就是那个*制造的无耻的业绩,没想到这个女人这般狠毒,以后再快嘴多舌可真的走心长记性了。再犯在人家手里头,说不定比这更狠更残酷,那可真的够她喝一壶的了。

  当我听说快嘴媳妇挨打的事后,心中荡起抱不平浪波,凭啥?你是土匪恶霸还是凶恶的小日本鬼子,想打谁找个理由就打,并且一打就头破血出的,没人揭穿你你还想当村霸呀?有我在,谁都别想做白日梦,妈的,真想找个机会教训教训他。母亲是最了解儿子心思的人了,她见我这几天言语激烈,行动有异常,可能怕我做些出格的事,提醒说,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你管人家熟是熟非谁欺负谁呢?母亲要是不说也许我就想想而己,母亲一说反加强我对挨打受气快嘴媳妇的同情和对耍横二驴子的憎恨。愤愤不平地说,我就看不贯欺负人的事。光天化日之下,还没王法?看把能耐的,还王法王法的,我活了快一辈子了,我不知道啥叫王法,我就知道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不惹事就是王法,天底下受欺负的人多了,你都能管吗?你能管过的了吗?

  那还用说,当然管不了,我没那么大本事,有那么大本事我就管,不作为不是我的风格。母亲看我雄心壮志的样,乐了,行呀,我儿子要是到了那种程度能干那样的大事,当妈的也挺高兴。

  我那时真想教训教训那个仗势欺人的王八蛋。

  快嘴媳妇是属耗子的,记吃不记打,那可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不伤疤还没好利索呢,又嘴大舌长地出去播播去了。

  快嘴媳妇家是典型的超生游击队,家里五个孩子,三个孩子是超生,没户口没土地,日子过的很贫困,丈夫年年背井离乡在辽宁沈阳打工,春节时才回来一次,丈夫在家时虽然沒能管住她那张满嘴跑火车的破嘴,但也不免有些拘束,张口前免不了想一想,掂量掂量是不是抗得住丈夫那打人不留情面的铁拳,现在倒好了,丈夫常年不在家她是黑瞎子打立正一手遮天,张嘴闭嘴更加没了把门的,再加上寂寞的折磨,随心所欲,逮啥说啥,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快嘴媳妇有一点比较让人佩服的就是不管脸上屁股上受了多么大的委曲,都不直说,反而还编造鬼才相信的原因,猪圈门子撞的。

  邻居王二媳妇是个实诚人,平生最看不上撒谎的人,你要是对她撒了谎,她就视你为瞧不起她,小看了她,把她当成智商低下的傻子了。然而,快嘴媳妇有时真就指着撒谎活着。

  开始,王二媳妇看见快嘴媳妇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见了她还躲躲闪闪,就好奇地隔着伙墙问那是咋的了?快嘴媳妇昂首挺胸撒起谎来脸都不红一下,坦然地对答,猪圈门子撞的。王二媳妇实在,信以为真,同情地说,唉呀,咋不小心点呢?

  真理说三遍都是谎言,时间一长,猪圈门子撞的,猪圈门子撞的,王二媳妇心说,她们家猪圈门子咋这么妖,动不动就猪圈门子撞的,她们家的猪圈门子咋那么斜乎,有功夫我得好好看看。

  王二媳妇终于看到她们家刚到快嘴媳妇屁股蛋子高的猪圈门子,我踹,给她气得直接没电了,妈的,撒谎都不带眨巴眼皮的。总算抓住个质问她的机会,唉,你们家猪圈门子成精了,你看现在撞你上面,过几天就撞你下面了。唉,莫不是被人强奸了也赖猪圈门子吧,真有你的!

    村东头河边的大柳树下,是女人们休闲的乐园,浓密的树荫,清凉的河水,伴随着水上宛如云朵一样洁白的大鹅悠扬婉转的歌声,从四面八方自觉和不自觉聚在一起,围成一圈,手上都拿点活计像小学生手里拿着的一本书给人造成手不离书,活计不离手的勤劳勇敢的本色样子,三个女人一台戏啊,说着说着就跑题了。撇闲篇的快嘴媳妇就数她与众不同,挺高个子像憋了尿似的在人堆里坐立不安,熟习她习性的王二媳妇低声跟挨着她的一个胖媳妇努努嘴,唉,这家伙又憋不住了,不又看见谁家有新闻了。话音没落,快嘴媳妇从人群里站起来,四周里看了看,这几年的快嘴生涯使她也变聪明了,小心谨慎了,她看看有没有避嫌的。然后,神刀地压低声音说,唉,你们听说没?老谁家那个小谁了吗,(其实说得是我)。说他己经考上了,发扬风格,又让给了別人了,一个小丫头。她把眼睛一翻,说你见了,还是我见了,这事你信吗?

  王二媳妇开她的玩笑,咋了?假的?瞎说的?我可没说是瞎说的,你动动你那猪脑子想想呗?王二媳妇抛砖引玉装不懂装想不出来,说吗,到底是咋回事吗?显尿呗!快嘴媳妇立场坚定,哦,自己娶上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解裤上床了,抬头看外面雪地里一个老光棍抱着扫箒疙瘩溜弯想老婆,好,我有风格,一脚板子把娇美的老婆揣出门外,老哥,送给你用吧,到嘴的鸭子吐出来,给別人吃让別人解馋,啊呸,我才不信呢?莫非那不是人?王二媳妇接话说,靠,不是人是啥?快嘴媳妇慢条斯理地说,神仙呗!围观的人盲目地哈哈笑起来。

  王二媳妇笑得最欢,像扑愣蛾子,起劲骟动翅膀笑,哈哈,说你自己呢吧!快说说,大哥把你送给谁了,沾点荤星的说话再一次引爆了新一轮哄笑声。

  我正好从不远的菜地穿过,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好事坏事同样得到一样的非议,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好坏不分真假不辩的世俗吧?

  闲言碎语传到父亲的耳朵里,只能心里默默地替儿子受委曲,不受委曲又能怎么办?和几个不值钱的女人打骂吗?他只能用半宿半夜抽闷咽想方设法让儿子马上去学校复读来消除心中的憋曲,摆脱別人的非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 快嘴媳妇 快嘴媳妇爪子脸,薄嘴唇,一看就是天生的能说会道,嘴上功夫了得,能...
    商贾云集集阅读 92评论 0 2
  • 秋夜被雨淋了一整夜 空气变得潮湿起来 更是清凉了不少 大概四五点钟,睡的正香 一阵凉风溜进了房里 带有些许湿冷,侵...
    诗和远方何你阅读 24评论 0 0
  • 你什么都可以缺,唯独不能缺心眼。起码的自我保护意识,你该有。 周末看到两条让我很生气的热搜。 第一条是两个姑娘在地...
    爱晚睡阅读 241评论 2 4
  • 母亲把菜园子搬到了阳台上。她把废旧塑料油壶、旧脸盆、洗衣盆利用起来,挖来土、种上苦瓜、辣椒、西红...
    晓扣柴扉阅读 479评论 0 50
  • 今天跟同事闲聊,她谈到女人过了一定年龄应该找个欣赏自己的人作为感情寄托。举例说到了张柏芝做客综艺节目时的几次声...
    李寻眠阅读 186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