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荆棘 Ⅱ』

邱丽斯的尾随,是唐始料未及的。

他抬头看着眼前这位美丽而又陌生的姑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答她的问题。他正欲起身行礼,邱丽斯却大大方方的坐在了他的身边,双脚灵巧的一踢,那双束缚她的小牛皮短靴被挣脱到了一旁。

“您好。”唐将烟和打火石反手藏进了衣袖,因为没有礼帽的原因,他只能点头示意。

邱丽斯扁起裙摆,露出线条好看的小腿,用手轻轻的捶打着:“你好,我是邱丽斯。刚才看你···‘表演’···来着。”邱丽斯不好用格斗一词来形容,这样显得有些鲁莽,想了半天,才想出表演一词,不过一经说出口,她马上感觉似乎又有些不妥,自己抿嘴笑了起来。

唐有些不知所措,脑海里不停的翻越着自己见过人,可以肯定的是眼前这位美丽的姑娘不属于自己来的地方,应该是本地人。看妆容又不像是自己能够搭上话的女仆或者佣人,估计是哪家老爷的千金。想到不是皇都的人,唐稍稍松了口气,毕竟没有了皇都里与自家爵爷有关的人,便没有人会认得他,更没有人会记得他。

他双手一抖,原本藏于袖筒的烟和打火石一出现在自己手中。他低头点燃烟,默默的望向远处。

邱丽斯似乎并未察觉唐的冷淡,被唐棕色的眸子一瞥,反而让她更加充满了兴趣。

“请问,你是东方人吗?”邱丽斯试探的询问着,因为她曾听父亲说过,只有来自东方的神秘术士,眼睛才会在太阳的光照下散发着棕色的光芒。

唐吐出一口青烟,转头看着邱丽斯,用食指拉下眼皮:“你是指我眼睛的颜色吗?”

邱丽斯一脸好奇的点了点头。

“我是贫苦家的孩子,没有什么高贵的血统。我骨子里一半留着葡萄牙的血,一半留着东方的血。”唐不以为然,因为每次他都要向人们解释自己眼睛颜色的问题。

邱丽斯一听到“东方”两个字眼,惊呼了一声,但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她连忙捂着嘴唇道歉道:“对不起,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你的眼睛太特殊了······”

唐微微一笑:“没什么,常有的事,很多第一次见我的人都会对此询问一番。估计是来自大家的好奇心,对东方魔力的好奇心。”

邱丽斯见唐并不介意,胆子也大了起来:“那么东方,真的有魔力吗?”

唐耸了耸肩:“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的父亲是葡萄牙的水手,远航时,停靠在了东方的一个码头,结识了我的母亲,父亲的船队被我现在的爵爷买断,在东方停留了两年。直到爵爷收回了自己的财富后,船队才离开东方。因为爵爷的慷慨和我父亲同行的水手都满载而归,只有我父亲,回葡萄牙时只带了我。我在东方出生,在英国长大。我连我母亲的样子都没有见过,所以对遥远的东方并不了解。”

“那你父亲呢?”

“我父亲死了,在我还没能产生记忆的时候。听老水手们说,我父亲实在返回葡萄牙的途中,为了救爵爷的儿子,自己溺水身亡。就这样我被爵爷带回了英国。”

“哦,真是对不起,我对你英勇的父亲感到敬佩。”邱丽斯并未想到,唐的身世是如此的曲折,他的眼睛承载了这么多的故事。

一根烟抽完,唐起身,整了整裤腿,俯身伸出自己的右手:“亲爱的小姐,我马上就要离开了,有幸我们再见。”

邱丽斯把手搭在唐的掌心里,手掌很大,很粗糙,还沾有淡淡的烟草味。除了自己的父亲和哥哥,这是邱丽斯成年以来第一次与异性牵手,她感觉到唐的手指有力,掌心特别温暖:“很高兴认识你,东方唐。”

唐低头轻轻的吻了一下邱丽斯的手背,转身走向了草场深处。

邱丽斯认为能够认识唐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情。一个具有东方血统的男子,他带着低沉的嗓音,黑色的头发,平缓的语调,淡淡的烟草味道,更重要的是他那双棕色的眼睛,在阳光的照耀下近乎透明的干净,让每个看向他的人都仿佛浸溺在一弯通透的湖泊中。邱丽斯望向唐远去的地方,心情有种说不出的轻松,她感觉到有种东西,有种缠绕了她十八年的东西正在缓慢的蜕茧,呼之欲出。

“邱丽斯!···邱丽斯!···”迪欧用提着长裙在她身后的围栏旁呼喊着她。

邱丽斯回头向表姐挥手示意,自己敏捷的起身,一手拎着短靴,一手提着长裙,朝着表姐小跑而去。

迪欧赶忙迎了上去,看着邱丽斯一脸兴奋的神情,迪欧一边帮她整理风吹乱的头发,一遍笑着问道:“调皮的小姑娘,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

邱丽斯还未从刚才的小跑中缓过气来,她扶着胸口说:“我刚才认识了一个东方的魔术师。”

“魔术师?”迪欧拉着表妹的小手一时间没有听出邱丽斯真正想表达些什么,“管他什么魔术师,快回去吧,大家都在准备晚宴,精彩的是晚宴前的舞会。你还记得刚才的那个哈夫斯吗?听说呀,他虽然打架不在行,可舞跳的棒极了,今晚我一定要和他跳一支,看看他行不行。”

迪欧是个开朗活泼的大姑娘,一般她这个年龄早已经是孩子的母亲。家族里也不停的帮迪欧安排,可迪欧本人却并不放在心上。

“我的心上人,必然会出现。”

这是迪欧笃定的真理。

家族人看她一副宁缺毋滥的神情也统统没了办法,干脆让迪欧自己寻找吧,最起码那是能让她感到幸福的事情。

现在看来,迪欧的心上人已经按照时间的安排,适时的出现了。迪欧挽起妹妹的胳膊:“挺胸,抬头,我们要让那些小伙子们昏头转向!”

看着表姐一脸严肃的表情,邱丽斯忍俊不禁。她现在已经完全不在乎什么舞会,什么晚宴了,她的心思早就乘上了葡萄牙号,冲出大西洋的港口,一路乘风破浪,驶向神秘的东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