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在,家就在!

文/晴儿    图/网络

01

归家!

一个小时不到的车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近。家在那边,父母在等待。道路两旁的树木不停地后退,泥土与池水的气味,清晰可闻,我知道家近了,近了。

母亲的笑容,父亲已累弯的脊背,一切地景象在眼里越来越清晰,我微笑下车,问好。

和母亲不停地说话,家长里短,而父亲在一边严肃且沉默,一如既往,但我知道,他一直在听,听我们说的每一句话。

在家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眨眼间夜幕降临,母亲说,两年来,你在家只过夜过两次,每次都来去匆匆的,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我一直陪笑。

看着母亲一边干活一边数落我的样子,脑海里童年的记忆一下子就复苏了,然后,在心中蔓延开来,满满的一大片。

原来,我还可以是个孩子!


02

不知从什么时候。我记忆中如山一般高大的父母就这样弯了脊背白了头发,渐渐地行走地慢了,渐渐地会这里疼那里痛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过马路父母开始需要我搀扶了,否则我就会看见他们眼中的慌乱,一如儿时没有他们陪伴的我。

不知从什么时候,父母开始渐渐忘了自己曾做过的事说过的话,学习微信用上多时也不过只是简单地学会了语音发送信息,为此还不停地说我说的太快,一如儿时教我读书写字时的他们。

03

曾经我说父母落伍不懂我,曾经我顶撞他们埋怨他们,可如今,我却渐渐开始怀念那些唠叨,怀念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了。

曾经想远远地逃离他们,毕业填志愿时考虑的也都是外地的学校。如今,疲惫难过时最先想到的却是给他们打个电话,哪怕什么都不说,光是电话里他们的声音就足以让我的心一点点暖起来。以前认为的最刺耳也是最想逃离的声音,如今却给我最多的温暖,最多的力量。

曾今我希望,他们能给我买最漂亮的衣服最喜欢的书籍,希望他们可以带我四处旅行,如今,我希望可以给他们我能给的最好的,也想带他们看遍这世间的美丽风景。

我知道很多时候,我努力奋斗,只为可以给的起他们想要的一切。

04

前不久,哥哥和我诉苦说教育孩子太难,一切太不容易,我一直陪笑劝慰。

犹记当初,儿时的哥哥曾被父亲揍得要离家出走,连竹竿也被揍断。今天每每相聚,这成了我们的笑谈,会笑话哥说他把附近的所有中学都念了个遍,可即使这样,初中还没有真正的毕业。

那时我们不会做孩子,那时父母也不会做父母。如今,面对青春期的女儿,哥是说不得打不得,有的只是背后的忧心叹气。如今的哥哥,似乎也就是当年父亲的模样吧,他也曾在背后无数次地为我们担忧难过而不知所措吧。

原来,不知不觉中,我们就变成了当年父母的模样。于是,我们开始懂得,开始理解,开始感恩。

05

在外婆离世的时候,在那段对我来说最灰暗的日子里,我也曾想过,如果某一天,父母永远离开我了,我该怎样办?

然而,根本无法去想象,因为光是想着他们也会离开我的心就痛的不得了。我会变得无法呼吸。我会难过的想逃避。我也真的逃避了,自此后,我从不曾想象此类事情。

去年,舅舅意外离世,我匆忙间赶回去,当看到悲痛欲绝的表哥表姐的时候,当今年的父亲节表哥哽咽地唱着《父亲》的时候,当发现意外和明天真的不知道哪一个先来的时候,我终于明白,很多事情不是逃避就可以不用面对的。有些人,有些事,没办法等到以后。爱就好好爱,多点陪伴,多点倾听,别再等待明天来临再去做了。

06

那年,母亲喝了一口我放在桌子上还剩半瓶却不打算再喝的矿泉水,然后说了一句,这也不甜嘛。那一刻,我的心就那样颤了一下,我一面说,对呀,矿泉水就像家里的井水一样,不甜的,一面心中悲伤蔓延。

原来,我从没有意识到,那年,已经是2000年后了,而我的母亲连矿泉水什么味都不知道,更别提什么饮料了。

后来,我对自己说,这一生都要对母亲好,好好照顾她。可虽然如此,我的婚姻,我的坚决不要孩子,还是让母亲担忧操心了。尽管她从不在我面前提起,但背后一定还是满满的忧心吧。

07

明朝时,不管你做多大的官,一旦父母离世都要立马辞官回家,然后守孝三年,是为“丁忧”。“丁忧”就是要报父母的恩。孩子出生三年内都离不开父母,时时刻刻都需要父母的照料,所以对父母晚年要尽心尽力,父母不在了做子女的也要时时想念他们,至少在坟前守孝三年。

如今,我们不再奉行“父母在不远行”,但,我总觉得,能多陪伴就多陪伴点吧,不能陪伴也多点联系吧。因为,爱,来不及等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