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问题生

      我是一名培训机构的专职老师,从毕业开始就在这个特殊的行业从业,遇到过一批又一批形形色色的学生,他们每个人都来自不同的家庭,拥有不同的性格,而我的每一天都活在与他们的斗智斗勇中,直到刘同学进了我的班后,就让我产生了把他写进我故事里的想法。

      刘同学,第一次知道他,是某一天一个我之前带过的学生找我,她拉着我的手告诉我班里两个小孩因为上课的加星产生争执,导致其中一人直接在课堂中情绪崩溃,而争执之一就是刘同学,情绪崩溃的也是他。

      当时正值下课,我像往常一样走进他所在的班级,喝令他们站起来,另一个学生见状立刻站起身来,缩着脖子,腰杆弯极了,恨不得马上钻进“老鼠洞”里,因为我带过他,他也很怕我,那情形让我至今都难以忘怀,好像在用力的告诉我自己错了,不会再有下次了一样。而位置靠后的刘同学完全不一样,他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对我所说的话毫不理睬,将“无知者无畏”诠释的淋漓尽致!一旁的其他同学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状态,有的甚至说他完蛋了,肯定要被Ella收拾了等等,见他一动不动,也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我走到他身边邀请他到外面给我解释清楚,好在刘同学给了我面子,起身就往外走。

      此刻教室里面一片沸腾,同学们依旧摆出看热闹的姿态,谁也不知教室外面的刘同学已经告诉了我事情的原委,大家眼里有问题的他,爱哭的他,行为失常的他在这一刻让我刮目相看,原来他在课堂上的失控行为,仅仅因为那个同学说话而被老师扣了他们组的一颗星!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委屈,但更多的是集体荣誉感,了解清楚情况后,我肯定了他的想法,也对他在课堂上的行为做了简单的点评,在他的似懂非懂之下我让他进了教室,也和代课老师做了简单的沟通,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交集。

      第二次对他有印象应该也是某一次课间检查他们班的课效,当时是节试卷讲评课,还没到门口就听见他们班沸沸扬扬,打开教室门才发现:刘同学的试卷在地上平躺着,而这次的他和上次完全不一样,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双手规范的放在桌子上,如果不是那份躺在地上的试卷,没有人能看出来他不听话,我依旧和上次一样,喝令他将卷子捡起来,但不同于上次的是,他终究没捡起来卷子,也迎来了代课老师和同学们一致的唉声叹气,为了维护我在同学们眼里的威严,我也没有帮他捡起卷子,最后在自我安慰中借机溜出他们教室。

      后来的后来,他的名字不停的出现在我的耳旁:之前的学生时不时的说刘同学今天上课又哭了;代课老师常常会说刘同学今天又情绪崩溃了;每周只给他上一个小时同步辅导的老师也对他不知所措;就连想要改变他的英语代课老师,也告诉过我她努力了一周,终于忍不住要放弃了……诸如此类的话语像一颗定时炸弹一般,不时在我的脑海徘徊,而同事们也调侃式的告诉我刘同学马上就是我的学生了,伴随着周六班暑假课的结束,周日班的暑假课也如约而至,而我也成为了这个所谓问题生的代课老师。

      第一次和刘同学的爸爸取得联系是在暑假课上课之前,排课老师和我对接这个班里所有学生的情况,当时刘同学报了语文和英语两科,若按照正常的排课,他需要连续两个月都来上课,出于好心我拨通了电话,想着是否可以将孩子两科放在同一天,刚好我在周六早上有个同进度的班,家长同意后,我和英语老师才发现时间会有冲突,无奈之下我又一次拨通了家长的电话,讲了抱歉后,刘同学的爸爸直说没关系,只是跟我讲孩子语文成绩不好,他又在公职单位上班,很难看管他,希望我能够在后期严格要求孩子。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我的脑海中已经无数次浮现出他与我对着干的场景了,就那样我们挂断了电话。

      周日班正式开课的前两天我又联系了家长,并提示了上课需要带的红黑蓝三色笔以及积累本,上课当天,在之前对他的了解上,我小心翼翼的和他相处,生怕一不小心让他在我的课堂上受挫,在提问的每一个问题之后,走下去问他是否能听懂,提示他做笔记,也在讲解完每一道习题后,走下去提示他该写答案了,可即便我如此小心翼翼,也依旧触发了他的无奈开关,在全班都举手示意我题目完全写完了之后,我将PPT进行了翻页,他一气之下,将笔摔了出去,班里的老生似乎对这一举动习以为常,甚至有人小声嘀咕,没事的,他经常这样,习惯了就好。但新生满脸疑惑,因为新生人数远超于老生人数,为了给他一个台阶下,我打趣说到这个白板太不听话了,轻轻一触怎么就跳页了,接下来就毫无悬念了,他不爽的捡起笔继续记笔记。就那样,我提心吊胆的给刘同学上完了第一节暑假课,回到办公室,我忍不住向同事们分享了我的喜悦,因为在我的课堂中,他不但抄写了笔记,还完成了课堂练习,办公室里人云亦云,而我依旧喜悦难掩。就连刘同学的英语代课老师也产生了好奇,决定在第二天来我班上听课。

      第二天,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教室上课,这一节课从刚上课我就采取了新的方式,班里一名同学请假,导致两组人数不平均,为了成功引起刘同学的注意,我特意将他封为“幸运儿”,也就是他每得一分,两组便各加一分,最终他可以和赢得组一起获得奖励,大概第一次被这样,他一开始很有兴趣,直到英语老师进来听课,他都比第一节课要认真许多,而我也依旧和第一节课一样,不停的对他进行特殊照顾,会提醒他该做笔记了,也会提醒他该写题目答案了,甚至会把简单的读题机会让给他,在我的一次次特殊照顾后,他渐入佳境,也让只听了一个课时的英语老师对他刮目相看,甚至打趣说吃刘同学的醋了。但天有不测风云,第二课时的他不知是因为我打扰了他所谓自娱自乐的境界,还是因为其他,竟然在我提示他应该做笔记时,流下了眼泪。无奈于下课时间并没有到,我也无法与他进行沟通,大声呵斥他如果不好好听课可以选择出去,不要影响其他学生听课,但好在他并没有照着我说的做,就那样,我继续小心翼翼的完成那节课,可就在延点课结束的前五分钟,他突然背起书包冲到我的面前说:“老师,现在我可以走了吧?”当时一脸茫然的我顺势接了句:“不好意思,还没下课,你已经错过了我让你走的时间,所以回座位吧。”他似乎听懂了我的话里有话,乖乖的回到了座位上,等到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陆陆续续走出了教室,他却对着我摇手,还不好意思的说了句:“老师,拜拜。”也许是因为他那种特别的方式,也许是因为他与别人的不同寻常,这让我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第三天是作文课,同学们和我不约而同的习惯了让他当“幸运儿”,所以在第一课时我进行作文引导时,刘同学表现还算可以,可第二节课在我计时开始写作文时,他却迟迟下不了笔,一开始我只是单纯的以为他不想写,所以不止一次提醒他时间快到了,但他依然恶狠狠的瞪着我,那眼神让我觉得他好像下一秒就要揍我一顿,可当我在放弃与引导中挣扎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几年前在培训期看的那部电影,虽然时间太久记不清电影名,但里面的那句“没有坏的学生,只有不好的老师”不停的在我耳边回荡,所以我压制住内心的怒火,一句一句给他提醒如何行文,就那样他完成了那篇作文的四分之一。

      临近下课,我给刘同学的爸爸发了微信,约他下课见一面,了解下孩子的情况,好在他爸爸积极配合,也让我能够更多的了解这个不同寻常的孩子,在我们的交谈中,我才得知:刘同学的母亲性格相对强势,在他的整个童年中,父亲因为繁忙的工作,扮演的角色相对较少,所以孩子的性格越来越叛逆,等到父亲发现时,孩子已经上三四年级了,所以在对孩子的整个教育中父亲相对被动,无奈之下才将孩子母亲的工作调动于外地,自己开始隔三差五的带孩子,听到这里我的慈悲心开始作怪,也在庆幸自己没有当场选择放弃对刘同学的管理,甚至也间接的像孩子父亲表示是否应该带孩子去看下心理医生,因为我一直觉得他不笨,只是缺少方法的引导,但刘同学的父亲也向我表示有去看过,但所有的结果都显示正常,他还表示自己甚至要求过儿子一学期交几个朋友,如此简单的想法,也没有成为现实,那一刻,我读出了作为父亲的无奈,所以就提出了自己对孩子后期教育的计划,并恳求家长能与我做好配合,当我带刘同学爸爸去教室接他的时候,看到他爸爸一脸的宠溺,也看到刘同学在爸爸面前的不一样之处,那一刻我明白了父爱的与众不同,因为作文未写完,他爸爸也告诉我孩子不会写,于是我与刘同学约定每天晚上在微信中给我读一篇作文,还好,那晚回去他做到了,我也心存侥幸,以为自己成功了。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接下来的第四次课和第五次课都在我无数次的自我安慰与同学们的习以为常中度过。

        直到第六次课,他开始主动举手,开始在底下小声嘀咕回答我所提问的问题,也会因为我给到的奖励而喜形于色,这都让我对这个充满谜底的问题生产生着好奇,也促进了我对于他的引导,可是好景总是不会太长,第二课时写作文之前,他问我能否拿回去写,我询问他为什么,而他给我的理由是选题较难,我的第一反应是给他重讲一遍,他好像只是单纯的理解为老师不准自己拿回家写,跟我置气,又给了我恶狠狠的眼神,所以无奈之下我又一次给他爸爸发消息:




      其实现在想想,当时自己的处理方式真的太幼稚了,甚至有悖于韩愈先生在《师说》当中所提出的“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但那一刻,一种深深地挫败感与无力感油然而生,甚至想要跟家长提出退费,我想了解我们这行的人都知道,退费意味着什么。从走上培训机构这个行业以来,我就认为教与学是相互配合的过程,如果只靠老师单方面的教,学生一定不会有收获,在冷静了片刻之后,我庆幸刘同学的父亲没有在意给他发的文字版消息,因为孩子无意中暴露了一个拿回家写作文可以让爸爸教他的点,所以我发语音告诉家长要做好引导,要教孩子学会问老师问题,更要教孩子勇于表达自己的观点,就这样艰难的结束了第六次课,后来也用孔圣人的“有教无类”“因材施教”思想提示自己,做一名合格的老师。

        接下来的第七次课中,我更加深刻的感受到了刘同学的进步,课堂上他不止一次的积极回答问题,也不止一次的表达自己的想法,甚至在课间我给他奖励了糖果之后,主动跟我讲希望下次能够给他发不一样颜色的糖果,只因每次都在无意间给了他相同味道的糖果,那一刻,一种莫名的欣慰让我浑身充满了力量,答应他的那一刻,他的脸上洋溢着久违的笑容,也许那就叫做“简单的满足”,当然他也没有在课堂上出现问题。

        今天是给他上的第八次暑假课,课堂上的他全然不同于前几次课,没有摔笔,没有异常行为,更没有掉眼泪,除了按时完成笔记及课后习题外,还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完成了前面几讲内容的改错,所以我们又一次愉快的结束了满满当当的一天,虽然明天又是一堂未知的作文课,但我相信,只要方法引导到位,问题生也不再是问题生!

        最后,分享今天和刘爸爸的沟通,希望在我们的鼎力配合下,刘同学会带给我们不一样的惊喜!



      写篇文章的这个想法产生于第三次课结束后,奈何感冒的加重让我搁置了,在这个不眠的夜晚,写完这些,突然觉得好享受,好久没有这样放松的写过文章了,希望未来这样的时间再多一点,也期待我的问题生刘同学不再是问题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