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与超越

来现在的单位工作一年半,经历了学校举办的两次读书节。

读书节有一个传统的保留节目,语文组全体老师上台进行诗朗诵。这是我的梦魇。

当然不是因为朗诵本身,朗诵这件事,港真,从小到大,我没在怕的。

也肯定不是因为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上台,在众人的目光下讲点什么,港真,从小到大,我也惯了。

我无法习惯的是,我得和其他的老师们,统一着装,然后站在台上。

虽然活到现在我从来都不是个瘦子,但像现在这样真切成为一个胖子,也不过是这三四年的事情。家里还保留着几年前买的一堆S码、M码的衣服,从国外带回国,又从老家带来上海。嘴上说着“断舍离”,心里还是放不下这些没穿过一两次的衣服。更多的,是内心还带着一丝幻想,好像只要这些衣服还在,我就一定还会有重新穿上它们的一天。

尽管年复一年,幻想都还是幻想。

平时靠休闲服运动装麻痹自己,到了要上台朗诵的时候就必须面对真相。我还记得去年彩排,主任要求我们穿连衣裙,而我自从胖了之后,就根本再没有过任何裙子。当时我倍感压力,悄悄跟教研组长说我没有裙子,组长跟主任说了,主任说叫我穿牛仔裤。事实上我连牛仔裤也没有——胖人当然还是穿松紧带的裤子更舒服。虽然领导是好意,但想想却让压力加倍——所有的女老师都穿着连衣裙,我一个胖子,穿着牛仔裤混迹其中。从来没有因为要上台朗诵这么件小事让我如此焦虑不安,甚至悲壮地准备去买一条大码连衣裙,最后组长让我们都穿白上衣黑裙子,我靠着一条阔腿裤混了过去。然而看着旁边女老师们纤细的腰肢,和她们穿相近的衣服,也是我的梦魇。

昨天,这个梦魇又开始了。

我曾认真考虑过去买上一件不休闲的白上衣,一条普通一些的黑裙子,也真的去了家附近的商场去试穿。可是真的,太难看了,实在太难看了。不休闲的白上衣完美地凸显出胖子所有的特质,黑裙子也不能让粗壮的腰显瘦一分一毫。最后,我灰溜溜地逃离了商场,把自己重新裹回了休闲T恤阔腿裤里。

这里和我以前工作的学校不同,对女教师的穿着没有多么细致的要求,我的同事们穿着无袖T恤和短裙站在我身边,她们是那么的漂亮,在我眼里都跟天仙一样。扎着马尾的我在家长的镜头中留下了更为浑圆的脑袋和短短的脖子。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我已经好几年不敢拍照片,也绝不点开别人拍我的照片了。

胖是胖的,可是并没有胖到决不能穿裙子的地步。甚至在那些专卖大码衣服的淘宝店里,我还一直买着最小码或次小码。学校合唱团有一个女孩子,比我带的学生高一个年级,她看起来比我胖很多,可是她一直自在地穿着校服裙子,合唱团的裙子,昨天表演还穿了汉服——虽然和她那些又瘦又美的同学们穿的不一样,可她仍然很自在地穿着,并且一直站在最中间。

说实话,我好羡慕她。比起她,我差得岂是那一点分量?

逛商场那天,去逛了好几家很多年没进过的女装店,看到了很多很多漂亮的衣服。我一边默默地看,一边默默地想,我要再穿上这些漂亮的衣服,哪怕它们贵的离谱。

哪怕这件事,困难得不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