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114—去养老院看父亲


夏雨菲姐弟三人去养老院看父亲。养老院在一个热闹的居民区中,大铁格栅门里有一个上千平米的院子,院中间有棵很大的榕树,树叶茂密,树冠展开来有十来米长,树身被一圈水泥花坛围住,花坛上坐着一些老人,树荫下还有几个坐着轮椅的老人,另外还有一些老人在慢慢的散步。

老人们神情都比较呆滞,看见有人进来,眼睛才有些许活泛,眼神紧紧地盯着夏雨菲姐弟。有个相对年轻一点的老头,脸上堆着笑讨好地问:“你们是来看妈妈还是爸爸?”

夏云雷说:“看我老爸,就是二楼最东头那间住的那个老爷子。”

老头眉毛往上挑了一下:“哦,那个呀,他晚上老是喊,刚开始来的时候喊得可厉害,现在还好一点,唉,遭罪呦——”

他好像又想说什么,一个护工走过来:“王大爷,我带你活动一下去。”

说着搀着他的胳膊走开了。

夏雨菲觉得王大爷好像想对他们说什么,她想等会看完父亲去找找他。

父亲的房间只住了他一个人,他侧躺在床上,半张着嘴,眼睛看向窗户那边。夏雨菲问护工怎么不推父亲出去晒晒太阳,护工是个又矮又胖的中年女人,说话很快,声音尖细,她大声说:“晒了,晒了,刚回来时间不长。”

夏雨琪站在床边喊了一声:“爸,我来看你了。”

父亲眼球转向小女儿,含糊不清地说:“啊,啊,来了啊?”

夏雨菲揭开父亲的被子,父亲腿上穿着一条有好多坨污渍的裤子,她问护工:“这裤子穿了多少天了,怎么这么脏?”

护工脸上挤出笑容,马上说:“这就换。”

她打开衣柜门拿出条裤子很麻利第给父亲换,边忙边说道:“我们一个人要看好几间房的人,有时候都没空吃饭,所以可能衣服脏了有时没有时间换。”

夏云雷大声问父亲:“刚才晒太阳了吗?”

老爷子停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迟钝地说:“没,没有。”

护工赶忙圆场:“推他去了,你们老爷子脑子有点儿糊涂,搞不清楚。”

夏雨菲看出来,她明显在撒谎,但她也不好戳穿她,说:“老年人要多晒太阳,麻烦你尽量多推他出去在外面坐坐,他情绪好了,你也好照顾,对吧?”

“对的,对的,你们放心,我们会尽量照顾好。”

夏雨琪眼圈发红,难过地说:“爸怎么也变成这样子了?去年过年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夏雨菲说:“唉,去年下半年就明显老的很快,脑子越来越糊涂,老年痴呆越来越严重。”

她转过身,低声对小妹说:“送到这里以后变化特别大,来之前还可以走路,话也说的清楚,到这里没多久就变成这样了——”
小妹走到护工身边,对她说:“麻烦你多尽点儿心,把我爸尽量照顾好点儿,要是做的好,我另外给你奖金。”

“哎呀,你看你说的,我们对老人们都很尽心,私下我不敢单独拿家属的奖金,这违反规定,要让院里知道了,我工作可就没了。”

这时从外面传来叮叮当当几声铃响,护工说:“开午饭了,你们先坐会儿,我把那几个老人带到食堂去吃饭,然后回来给阿伯喂饭。”

护工出去了,听着她挨着房间“阿伯”“阿婆”的叫,夏雨菲站在门口看,见她领着五六个老人往走廊那头走去。

夏雨菲跟在他们身后走到一间很大的房间,里面摆了几排不锈钢桌椅,已经有一些老人坐在那里,几个中年男女将装着饭菜的一个不锈钢小盆,和一个装着汤的不锈钢小盆放到老人们面前,老人们拿起盆里的勺子开始吃起来。

一个坐在轮椅里的六十多岁的阿伯,很明显左半身偏瘫,他用右手将自己的左手托起放到桌上,右手拿勺子舀饭。可能桌面和不锈钢饭盆都太滑,他舀一下,饭盆就往桌边滑一点,他就用右手往桌里推一点儿,有一次他用劲太大,饭盆一下子滑出桌边,“当——”掉到地上,在地面转了几圈,盆里的饭撒了一地。

阿伯举着勺子盯着饭盆旋转,脸上竟然还露出笑容。一个中年女人走过去捡起饭盆,口气温和地问:“没吃饱吧?再要多少?”
阿伯“呵呵”笑了一下:“再来多半盆!”

女人重新拿了个饭盆盛好饭菜端过来。

照顾父亲的护工安置好了那几个老人,端了一碗饭,一碗汤回到父亲房间,夏雨菲也跟着回去。

父亲饭量还是不小,好像很饿似的,吃的很快。夏雨琪问护工:“我爸每顿饭都吃这么多吗?”

“有啊,有时候还要多一点呢。”

“那他怎么瘦了这么多呢?”

护工说:“是不是他吸收不好,每天拉好几次,拉得可多了。”

姐弟几人往外走时,夏雨菲注意看来时在院子里见的那个老伯,想和他再聊几句,但一路上没见到,饭堂里也没有。她后悔忘了问那位老伯的姓名,现在也无法去找了。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