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好想丧一下

只丧五分钟

中午下班去常去的快餐店吃饭,点了套餐付了钱发现不对,套餐比平时贵了2块,我不经意的对服务员说道“涨价了?”服务员头也没抬,继续在电脑上为下一个人点餐,顺口说道“这周涨的”,我愣了一下“哦”,然后端着饭去位置上吃。

期间和同事吐槽,什么都涨价就是工资不涨,同事来这边比我待的时间长,淡然的说道:习惯了就好,每年都要涨的,不过以往都是以1块涨,今年涨得多些。我听了这话,面前的快餐变得有些无滋无味,就这样随便吃了两口回公司午休。

午休时却一直在想,物价飞涨以前一直觉得只是时代发展迅速的一个代名词,上学时食堂每学期饭票每学期都涨,在家时妈妈买菜每次抱怨猪肉一天天贵,都觉得似乎没那么夸张。

对,现在我要用夸张这个词语,因为身处其中,开始生活开始计算每个月花费和收入,才开始切身体会生活艰难。

来这个城市短短的两年时间,如今被外在的经济因素制约了多少次,已经不可数,只是可能未曾像电视剧里一样突逢厄运,身无长处没法应对才深感人情冷暖,所以并未觉得生活有多么艰难,可是现在突然回想却发现通货膨胀,自己却不膨胀的经历才像是细刀子割人,等反应过来已经头破血流。

小时候学习的温水煮青蛙寓言,现在发现自己就是那个在锅中扑通的青蛙。

在这里两年,我搬了三次家,加上临时在朋友那住了半个月应该算4次。从市区搬到郊区又从郊区搬到市区,再从市区搬到稍微偏一点的城中村,每一次似乎都是外力因素。因为工资不高,因为房东涨价,因为工作调动。

生活没有让你无奈没有选择,毕竟在哪里都是可以住下去的,只是综合因素考虑下来并不值得。一句不划算,不值得,就被迫颠沛流离,四处寻找。

生活没有让你无可奈何,也没有让你觉得紧张,只是慢慢的你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吃饭、睡觉、旅游、你的兴趣爱好、你的人情长短,都开始屈从一个外力。和朋友聚会吃什么,开始挑选经济实惠的;早睡早起,身体好,不迟到;喜欢听歌、看剧,图书馆看书,这些爱好不花钱;朋友结婚,在上班路途太远了礼到,打个电话祝福一下就好了。你看这就是你的生活。

回想,并没有什么不对,生活就是这样,我挺满意的。可是真的满意么?你的一切都不是主观的选择,做什么、玩什么、吃什么都不是因为纯粹的喜欢,而是因为外力的制约,权衡之下做出的选择。

做自己喜欢的事,爱自己喜欢的人,这些事到现在已经变成了妄想。现在连想都不太会了,喜欢变成了一件奢侈品,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所以只能是多方衡量折中做一份不是很讨厌的工作,跟一个不是很讨厌的人在一起。

这就是生活吗?不,不太想承认,也不太想这样下去,但这一分钟似乎只能这样了,就允许自己丧这一小会,然后醒来继续找寻方向吧!

这一刻,特别想丧一下,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躺.......,不行,不能躺,我在办公司,只能在办公椅上葛优瘫一下,然后下午继续开始工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