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消失第748天

原来,你一直都在

文 / 慕宸海

一觉醒来,我发现女朋友消失了。

我找遍了整个屋子,都没有她的身影。我慌乱起来,打她的手机,关机。给她发微信,微信提示我不是她的好友。

我瘫坐在床边,把头靠在墙上,怔怔地望着她在删除我之前留下的信息: 对不起,我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了,我也坚信,你一定会成功,但我怕我会等不到那个时刻。没有我的日子里,你也要学会坚强。

我抬眼环顾四周,她的东西都已消失不见。我冲出房门,在楼下茫然四顾,却不知该去往何处。

北京这么大,如果一个人要故意躲着你,想要找到她,无异于大海捞针。

也许,她早已受够了这样的苦,我不怪她,她有权力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我一遍遍地安慰着自己,泪水还是止不住从眼眶流了出来。从屋里到楼下,处处都是她的影子,睁眼闭眼都是她。她已不在,但脑海里她的身影,依旧清晰可见。

有时候,我们嘴上说着“只要你幸福就好了”,但心底却希望自己就是对方的幸福。

你总是把心事埋藏在心里,有苦不肯说。我说过要给你幸福,可到如今还是一无所有。我在楼下徘徊着,和她携手走在这里的一幕幕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一一放映。

01

“老师,请问这份资料是要放在这里吗?”

我抬起头,看到一个女孩一脸笑意站在我面前。

“啊,不好意思。”她的脸羞得通红,一手拿着资料,一手不安地搓着衣角。

“祝老师在里面的房里。”我用笔指了指身后。

她点着头,抬眼朝我一笑,向里面的屋子跑去。

我回头望了一眼她的背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笑了起来。她刚才慌乱娇羞的样子,倒是十分可爱。

我正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她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依旧拿着那些东西。

她看到我,低头笑了笑,停下了脚步。

“在学生处值班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当成老师。”我背起书包,和她并肩走在校园里。

“我是不是很傻啊?”她笑着抬头问我。

我一愣,说道:“不会呀,不但不傻,还很……可爱。”

她低下头,脸上掠过一丝绯红。

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是命中注定,几天后,我又见到了她 ,这一次是在夜里的操场上。

我一个人走着,看自己的身影被路灯的光亮拉得老长。

“哎,又遇到你了。”她从身后跑过来,咯咯地笑着,笑容和之前一样明净单纯。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走啊?有什么心事吗?”她停在我身边,问道。

“没有啊,常常一个人在这里走,都成习惯了。”

她点点头,低声说道:“这可真巧。”

那晚的星星特别多,我们围着操场走着,虽是第二次见面,倒像是相识已久的故人一般。

“我记得,小时候常常躺在奶奶怀里数星星,好久都没有看到这么多星星了。”她望着星空,一脸认真地数起来。

我也抬头望向夜幕中嵌着的颗颗星辰,一闪一闪的星星就像她大大的眼睛。

“哎呀,数着数着,都不记得数到多少了。”她摇着头,一脸着急。

我不禁笑出声来,她的单纯可爱,就像那满天星光,照亮了我的世界。

在北京,大多数夜晚是没有星星的,不过没关系,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和仰望满天繁星一样美妙。我们就这样一起走着,一走就走到了毕业。

02

“你明天要带的东西,我都收拾好了,早点休息吧。”我推门进来,她正擦着我的行李箱。

“怎么装了这么多东西,只是出去几天,出趟差,搞得倒像是搬家一样。”我坐在她身旁,握住她的手。

“我刚查过了,青岛这几天天气要转凉了,所以给你多带了几件衣服。”她笑了笑,又擦了起来。

我热了眼眶,抱住她,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从何处说起。

“什么都不用说,我都知道,快去睡吧,明天早上还得赶飞机呢。”她转头吻了我,低头浅笑。

我躺在床上,对着她的背影发呆。她又忙了一阵,才收拾好东西,上床睡觉。

她在一家报社做编辑,我在一家外资企业做职员,在北京这样的城市,我们的工资也仅仅只够维持生计。

由于工作需要,我常常需要陪同领导一起出差,每一次,她都会为我准备好外出所需要的一切,那个城市的天气如何,需要穿什么样的衣服,她都会一一为我写在便签上。

她依旧是那样的美丽善良,却不似从前那般简单稚气,在生活面前,她远比我理性成熟得多。

我忽然记起,上一次出差时的情景。那天我下了飞机,才发现只过了两天,北京已从十月阳春变成了凛冽寒冬,呼啸的北风刮过机场,行人裹着大衣,低头匆匆前行。

领导早已被汽车接走了,我一个人提着包,在风中小跑着,原本不远的地铁站此时竟觉得有千里之遥。

恍惚中,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回过头张望着,才发现气喘吁吁的她从不远处跑过来。

“寒潮突然来袭,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她说着,把拿着的包塞到我手上。

我披上衣服,把她抱在怀里,摸着她冰凉的手,热泪盈眶:“你,你等了多久了?”

“没,没多久。”她笑了笑,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风好大,路边树上的叶子在风中盘旋着,飞来飞去,飘向远方。

那一刻,我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今生,我一定要给她幸福,一定要。

身旁的她已经熟睡了,我轻轻翻身,盯着漆黑的墙壁,久久不能入眠。

即使我努力加班,拼命工作,如今的生活依旧窘迫,我承诺给她的幸福,仍然遥遥无期。

03

我想起了一个朋友,他曾不顾家人的反对去深圳创业,如今他的事业风生水起,或许我也可以像他一样,去做一番自己的事业,也好早日给她一个家。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她的时候,她笑着点头:“你的选择我都会支持,我只是怕你太辛苦。”

我抱着她,亲吻她额头:“我不怕辛苦,我只是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样度过。”

“傻瓜,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我们的心一直都是在一起的。”

那一晚,我们就这样相拥着,很久很久。我知道,多远的距离都阻挡不了我思念你的心,可憾的是,以后不能常常牵着你的手,漫步在楼下的街头。

我信心满满地来到深圳,才发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一切都举步维艰。

那时候每天晚上,我们都会聊天到深夜,她常常给我讲她生活中的趣事,每次听到她的笑声,我都会重新鼓起冲出重重困境的勇气。

那天,看到她拉着大箱子出现在我租住的公寓门口时,我兴奋地扔下手中的文件,紧紧地抱住她,生怕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

“再等等,我就快成功了,到时候就有能力给你幸福了。”我声音颤抖,把头埋在她的肩上。

“我知道,我相信。”她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对着我微笑。

“我怕你在南方生活不习惯,这些都是我从家里带来的。”她把箱子里的东西一件件摆在桌子上,空旷凄清的屋子顿时有了家的感觉。

“这次你来,能多留几天吗?”我拉着她的手,像是一个依恋母亲的孩子。

这个陌生的城市,充满了压抑和冷酷,她的出现,就像漆黑绝望的生活中的一盏明亮的烛火,那光明虽然微弱,但足以驱散黑暗。

“可惜只有两天的假期。”她低下头,叹了口气。

两天,两天。如今,和她在一起的每一秒,都弥足珍贵。我听着她在我胸前轻轻呼吸的声音,渐渐入眠。

我拉着她的手,在车站和她吻别。她的指尖从我的手心滑过,身影在人群中渐渐模糊,我也不知我在那里站了多久,身旁的汽车鸣笛了四五次之后,我才发现,头顶的太阳已经西斜了不少。

我回到空荡荡的屋子,再次面对着一堆堆的数据,心里烦躁又失落。

我忽然发现,桌上水杯的旁边躺着一张银行卡,那是我专门为她办的。我惊愕地拿起卡来,慌乱不堪地给她打了电话。

“那是我故意留下的,我现在又不需要这些,你正在用钱之际,应该让它用在该用的地方。”她在电话里说。

“以你的工资,在北京生活下去该有多紧张。”我不安地说。

“现在先省一省,等你成功了,我们就可以一起过上好的生活了。”听到她的笑声,我泪眼模糊。我放下手机,又一头扎进了无休止的数据和文件之中。

我想要给你稳稳的幸福,我不会再让你受哪怕一点点苦,我在心里对自己说着,那烦人的数据仿佛成了组成她笑声的音符。

那时事业刚刚有点起色,我迫不及待地飞回北京,已记不清上一次见她是在何时。不知怎的,最近我们的通话越来越少,我总觉得,她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心事,可一时又猜不透。

“如果公司度过这次难关,一定会越来越好,如果不出意外,再过两三年,你就辞了工作,我们一起去深圳。如果你适应不了那里的生活,我就回北京来,再考虑把公司也搬过来,到时候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再也不要分开。”我丢下行李箱,激动地抱起她。

“我,我也好期待那一天。”她笑得很勉强。

她也许是太累了,我在心里想着,拉她在沙发上坐下。

“许飞,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也要学会坚强,我知道,你会有成功的那一天,一定会有。”她抬头看了我好几次,才吞吞吐吐地说完。

“怎么会,怎么会不在我身边?”我惊慌地拉起她的手。

“我是说,我是说如果嘛。”她眼神闪烁,我读不懂她的表情。

我痴痴地看着她,觉得这次回来她有些怪异,似乎总在刻意躲着我,可又想不出这其中的原因。

“阿敏,这些天你在家里吃了太多苦,今天想吃什么,我做给你。”说着,我便来到了厨房,发现冰箱里都是我喜欢吃的菜。

“我来吧。”她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你脸色不太好,应该多休息休息。”我扶她出来,她靠在沙发上,笑容苍白。

那一晚的饭菜很简单,她一直在笑,我也在笑,这样子一起吃饭的机会,太难得。

早上一觉醒来,我发现她不见了。身旁的被窝早已冰凉,只有枕头上,还残留着斑斑泪痕。我呼唤她的名字,空荡荡的屋子一片沉寂,只有楼下汽车刺耳的鸣笛偶作回应。

我发疯似地奔下楼,却不知该去往何处。原来,她昨晚不只是随便说说。我坐着地铁在整个城市里漫无目的地奔跑,每遇到曾一起去过的地方,我都要下去看看,可那里,只有我和影子独自徘徊。

没有你,整个世界都是空荡荡的。

是我让她等得太久了,是我迟迟给不了她幸福。我坐在街角的马路上,看街上人来人往。也许离开我,她会更幸福吧。

04

两年了,每次一有时间,我就会回到北京,回到我们曾经租住的小房子里。 愿你一切安好,愿我情深如初。

如今,我的事业蓬勃发展,每天在别人面前强颜欢笑,晚上回到房里,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我知道,内心深处的那个地方是属于你的,任凭什么也填不满。

这个房子虽然已没人住,可每次回来,我还是会打扫它,每一个角落都是满满的回忆。

我打开书桌下的小抽屉,今天的阳光很灿烂,我想让这里的每一张画,每一本书,都能沐浴到阳光。

我将抽屉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倒出来,从一堆画册中掉出来的一张病历单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盯着上面的那个名字,忽然感到一阵眩晕,是她。我对着那一连串的化学名词慌了神,急冲冲地奔向医院,想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什么大病,不过要动个小手术,多休养休养就好了。”听完医生的话,我强忍住喜极而泣的泪水,跑到门口,才想起该问问她如今的状况。

医生说,她已无大碍,只是偶尔还会来医院复查。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泪水一滴滴落下来,打湿了病历单右上角工工整整书写的几个数字:1314。

我怎么这么傻,原来,她从未离开。她是不想让我的发展到关键时刻的事业因为她而受到影响。

你说过,会等到我成功的那一天,到时候我们要一起携手,去我们想去的地方,做我们喜欢的事。如今,我有能力照顾好你了,从此以后,我们不会再分开。

我问到她的地址,一路狂奔回家,今天的晚霞很绚烂,就像你年少时娇羞的脸庞。

她住的地方是个很偏僻的老房子,我按了门铃,忐忑不安地抱着玫瑰站在门外。我想,门打开的那一刻,她定会笑着说:“你来了”。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第31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