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情缘

整天晒,晒自己卖木头,还不时要吆喝两声,我想这个自称卖木头的男人还真的很率真呢!他业务挺忙的,风雨无阻卖木头,无论大太阳还是阴雨的天气,他都奔波于工地、码头、装卸现场、建筑工地,真是让人感叹劳动的艰辛和不易。一个人的成功都不是轻而易举的,都是岁月的历练,都是一个人的坚持、真心付出和努力的回报。不要说世上有那么多不公平,我们只问自己是否真实和躬身劳动了。他今日的恣意和舒适,必有他的汗水和智慧,命运弄人,只弄那些对人生耍心眼的人。

他对木头真的情有独钟,那是他一生的最爱吧!从年轻就开始接触木头,那时的他不知疲倦,到东三省,到俄罗斯砍木头,转运木头,原始大森林,巨大的原木,伐木工人,木头加工......这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和亲切。高高的树木,堆积的木材,散发着树木特有的香味,让他迷醉,满载木头的火车,开往天南海北。

这个卖木头的男人没黑没白地触摸木头,以至于木头成了他一生的事业。他靠木头发了家,他靠木头成全事业,他也因为木头有了情感纠结,异域情缘,意乱情迷,这都是木头带给他的财富。如今知天命的年纪,他还在卖木头,马不停蹄,劳作不止,但他沉淀了,犹如木头的年轮,刻画着岁月的痕迹。他对木头情深,木头待他不薄,人与物也是有情缘的,似乎前生注定。

他不刻意寻求情感,他保留了喝咖啡、吃西餐的习惯,他情感中带着欧式风格,他喜欢卖木头之后去老街兜兜转转,似乎在感受岁月的痕迹和心中的情调。他甚至会写诗了,唯美风格的诗,不掺杂人间烟火,只是两人世界的充分享受,只是感情的生发,让时光漫流,甚至倒流,回到青春年华,回到自己曾经的恋人。阳光照过来了,从老街的那头,耀眼,诗人看不清远处的爱人,却更加执着地向那片光亮走去......

卖木头,喝咖啡,听音乐,弥散着松木的香气,漫步小巷,男人向那一片阳光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