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瞳

二十七年前,第一次戴眼镜,去的就是中山医院中山眼科医院,二十七年后,又因为配镜怎么配都不合适,而要跟青少年一样去散瞳,在暑假期间,眼科医院人满为患,连椅子都找不到一张。散瞳之时会短暂看不清晰东西,背着大包小包的我来来回回走了三层楼,都找不到一张椅子,甚是苦闷。特别是人在看不见的情况下最为脆弱。而且身边没有亲戚朋友,医院又龙蛇混杂,小偷小摸会想办法靠近你。老身一人又看不到又怎么能保护得了自己,找张椅子都没有,这是多么无奈的事情啊。诗内容如下:

散瞳配镜专科去,

天下儿童俱聚集。

医院满员无座椅,

老身一个怎么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晚上进家门时,孩子正坐在茶几前吃面条,还看着电视。妹妹今天也来我们家了,就坐在他旁边。我坐在餐桌前吃着我晚上...
    其实最好的年龄才开始阅读 36评论 0 0
  • 人不应该每天忙忙碌碌 可以忙碌 必须有安静的时候 安静下来 聆听内心的声音 人需要与自己对话 以纠正自己的行为 古...
    平淡且从容阅读 238评论 0 8
  • 没接触花艺之前,自己是那种很爱花的人,几乎是过节或者开心的日子里,也会给自己买束鲜花慰劳一下自己。 只...
    青水素雅阅读 57评论 0 0
  • 天边酝酿着玄色的雨云,仿佛一只飘忽不定的幽灵,林丛里面激扬起了瑟瑟的西风,雨神快要降临了。 她再一次小心翼翼的爬上...
    克东阿本阅读 37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