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船听雨,流光寂寂,谁为一身江南烟雨,覆了天下?

是谁在江南,等一场烟雨,撑一把油纸伞,穿过多情的雨季,走在悠长的青石小巷,伞下是温润多情的时光。

是谁在江南,烟雨旧窗之下,煮一壶清茶,对一帘山水,赏一树梅花,看徘徊的往事,隐于溪山烟水中,小巷人家里。

是谁在江南,和年华正好的人相爱,携手听午后长廊的风,看漫天星子落于彼此眸中,将恍惚的时光寄于山水。

江南,烟雨漂洗的江南,写满诗酒年华的江南,沉淀着风月情愁的江南。宛如一幅云水缥缈的水墨画,那恍如梦境的烟雨小巷,月上眉梢的深深庭院,见证过多少词人墨客的离合悲欢。

江南

两汉:佚名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在明媚的阳光下,江南采莲的女子,着一身红衣,穿行于万顷碧波翠荷之间,人面荷花相映,唱一曲清丽的采莲曲。微风拂过,洒落一池温柔的美丽。

时光流淌千年,月色不知何时转过苍茫的烟水,岁月的风云里已写过沧海桑田。那江南的画卷里,一缕清风、一湖风月,还有那采莲的女子,历经了岁月的漂洗流转,依旧沉淀着翠绿的昨天。

菩萨蛮

唐代:韦庄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春雨里的江南,黛瓦白墙间飘散着淡淡的烟火,一弯苍翠的春水里,流淌着诗意的韵脚,疏淡的杏花雨,温软的杨柳风。

这该是无数人梦里的江南,这该是无数人眷恋的江南,这该是无数人想要寄身的江南。

这里有最美的风景,这里有最婉约的人;这里有最具情意的雨,这里有最闲淡的烟。

只是江南虽好,终非故土。听着帘外的春雨入眠,能否在梦里,回到遥不可及的故园?

忆江南三首

唐代:白居易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江南的春,草木清润洁净,花事烂漫鲜妍;江南的秋,凉风惊醒明月,红叶染透青山;江南的雨,柔情里带着愁怨,惆怅间写满悠远;江南的风,拂过水乡的黛瓦粉墙,亭台水榭,回转于悠悠古韵的长廊。

江南,那片山水的诗意,曾慰藉过多少词人墨客的落魄与惆怅,曾落于多少笔墨丹青,诗文辞章。

江南,那帘烟雨与月色的柔情,曾见证过多少他乡游子的客愁与相思,曾装点过多少人的红尘旧梦。

江南,那深山古寺的悠悠钟声,又曾历经过多少繁华,看过多少离合,曾点缀过多少人无眠的夜。

时光仿佛还停留在昨天,多少故事,恰似流水轻烟,多少明丽深邃的亭台楼阁,隐于烟雨之中,悠悠诉说着繁盛的从前;多少酒旗招摇的村庄,掩映在日月山川里,描绘着谁的诗酒田园。

饮湖上初晴后雨

宋.苏轼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水乡的烟雨,将西湖的碧水温柔地漂洗,烟波浩淼,宛如一幅清新淡雅的水墨画,疏淡墨色里,流淌着迷蒙的悠远。

晴日,湖面的画影清波里,摇曳着闲淡的云、江南繁华的旧梦。潋滟的波光里,倒映着苍翠浩荡的山色。

雨日,烟雨倾泻在低垂的杨柳上,远山迷离,轻烟笼水,微风撩开一湖动人的涟漪。

多少人,愿意泛舟在烟波湖面,看云烟染过青翠的孤山,看朝霞催开苏堤桃花的艳影,听深山古寺的钟声敲响穿越千年时光。就此走失在西湖的光影柔波里,忘却红尘归路。

山园小梅

宋.林逋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寂寞的黄昏,薄冷的梅花,枕着月光的孤独,素蕊轻绽,暗香幽浮。一曲悠远的清笛,拂过醉人的流年,撩开冬夜的静寂,流淌着月色里的闲逸。

一剪寒梅,是遑遑岁月里遗落的繁华,也是淡泊词人苦短人生里的知己。

雪落人间,轻影舞动如絮,穿庭弄枝,冰肌玉骨,点染着诗人灵动的思绪;梅开经年,疏影横斜,暗香幽浮,隔世的梅香熏染过诗人的似水流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