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释怀的遗憾

此刻,躺在驶往上海的列车上,听着火车飞驰的轰隆声,刚刚与女儿微信聊天后的我久久不能平静。

此刻,女儿正独自在上海的酒店里,她看不进书,也睡不着觉,我能想象到她的无助和痛苦。自从女儿军队文职体检反馈出现问题,我也一直沉浸在痛苦和悔恨当中,我恨自己的大意,明知体检为什么不提前给她查查体。我恨自己的盲目轻信,初检知道女儿有点子宫肌瘤,我却打电话给同事,让她咨询她当军官的哥,她哥说没问题,不碍事。以至于错过了微创手术的机会,因为复检还有四天,微创三天就可以了。等到复检前一天得知因为子宫肌瘤不合格时,做什么都已经晚了!同时,我也愤怒为什么军队文职体检标准没有明确写明这一项,只是写了影响功能的良性肿瘤不合格。连妇科专家都认为不到5厘米的子宫肌瘤不建议手术,因为它不影响身体健康,更影响不到功能。女儿体内小小花生米一样大的肌瘤却将女儿拒绝于面试的门外,也太不合理了,这分明有点霸王条款的性质,但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体检不合格就意味着失去了面试的机会。看到女儿接到微信通知时那惊恐无助的眼神。看到女儿扑倒床上大哭的样子,我的心都要碎了。我知道,为了这次文职考试,她付出了很多努力,她从报名到考试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彻夜不眠学习了包罗万象的公共科目,也拿起了从大二就扔下的大学数学。她从小就向往绿色的军营,虽然长得高大却可惜身为女儿身当兵很难,当她看到军队文职面向社会招考的信息时,她高兴的快要跳起来了,她终于可以借助文职来圆她的军人梦了!她根据所学专业报了响应的职位并全力以赴地投入到学习中,终于她在笔试当中考出了好成绩,顺利入了围。接着她又信心百倍去参加了面试培训,买了面试的正装,多次兴冲冲地试穿,多次信心满满地在家里试讲,还早早订上了去上海面试的车票和酒店,一切准备好了,万万没想到,一条体检不合格的消息像晴天霹雳把女儿打懵了,又犹如一盆冰水把女儿所有的希望都扑灭了,她怎能不绝望,怎能不悲伤?

我心疼女儿,但也只能强忍心中的痛苦劝慰这女儿,算了,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考吧,不要难过了。可是女儿收到用人单位发来的消息:体检不合格根据个人申请仍然可以参加面试,只是再优秀也不会被录取,女儿说,妈,我要去上海,我要去参加面试,我说何必呢,人家都有资格面试,你表现再好也无用了。

女儿不说话,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沉默了很久很久,下午,她拉着皮箱从卧室出来,故意轻描淡写地说,妈,我去上海了,我不甘心准备了这么久,连面试的机会也没有。我知道我没有了被录取的资格,我只当是锻炼学习了。看到女儿坚定执着地奔赴上海的决心,我心底又一次涌上来一阵心酸和心疼。

可是我们提前定好的票不是都退了吗?我突然想起来,你怎么去?女儿说,我的票没退,你的退了,我自己去,你不用管我了。看她决绝的样子,我知道再阻拦也没用了,我说,你给我买上明天的票吧,我去找你,我们就当去上海旅游了。女儿说你真的想去吗?我说我们之前不是约好面试完了去迪士尼玩吗?女儿才答应给我订票,其实,在这样酷暑天,我才不想出门,只是我放心不下女儿啊。

我送女儿去了车站,想象到女儿一个人拉着皮箱,孤单地踯躅在上海的街头,徘徊在面试单位门外的情景,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回到家里,给丈夫打通电话,我再次泪流满面,哽咽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机会很多,但这样的机会却不多。女儿喜欢上海,女儿更向往军营。我想,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三天该多好,这样女儿身体存在的小问题就可以解决,她今天就可以坦然地参加复检,再坦然地参加面试,再也不是没有资格被录取的考生了,然而一切都无可挽回,世上也没有如果。

现在,已是午夜,随着列车的咔咔声写下这些文字,我的心情也平静了很多。现在我所能做的,就是来上海好好陪她玩一玩,散散心,让她重振旗鼓,回去后好好迎接下次考试,而我一定不会再麻痹大意,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耽误了女儿的前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