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信

郑重声明:文章系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悬疑惊悚】

1

“浩哲你刚才投的三分球还真不赖,把韦宁他们班打了个措手不及,看他们以后还敢得瑟不。”赖鑫源边喝着手里的脉动边手舞足蹈着。

刚刚的体育课我们1班跟2班的篮球PK,我们3:2赢得了这场篮球比赛。

全班女同学兴高采烈地都对我们班的男生赞不绝口。

我跟赖鑫源走在教学楼的走廊上,不时还有几个迷妹向我们投来崇拜和心动的目光。

我们就像是出了名的风云人物那样,享受高高在上的待遇。

我们满心欢喜地走进高二1班也就是我们班的教室。

刚踏进一步迎面而来的是我们班的班花沈佳怡。

“浩哲!你们刚才的表现太棒了,你知不知道在最后一分钟我都替你们捏了一把汗,幸好浩哲你在关键时刻投了个三分球。”

我看着眼前的沈佳怡不知不觉脸红了起来,因为沈佳怡是我高一以来一直偷偷暗恋的对象。

她人长得清纯甜美,肤若凝脂,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那根根睫毛分明下的一双明眸真是摄人心魄,总之沈佳怡在我心里是完美的,不可代替的存在。

“没有没有,全凭我的运气好。”在她面前我总是显得很谦逊,不敢心高气傲。

因为沈佳怡一直以来都是很优秀的,她的成绩总会排在年级第一的位置。所以这就是一直以来我不敢向她表白的原因。

“佳怡,你怎么那么偏心,也不夸奖夸奖我啊?”一旁的赖鑫源酸溜溜地说。

“好好好!你们都很棒!我呢已经向老师提出了要对全班男生的奖励,我会从班费里挪出一小部分到时候买一些奖品犒赏你们。”

“咦?这主意不错,那我们拭目以待。”赖鑫源俏皮地眨眨眼。

这时,预备铃响起,沈佳怡便回去她的座位,赖鑫源胳膊肘子顶我一下,不怀好意地说:“怎么小子,跟咱们班花近距离交流你还害羞了咧。”

我瞪了他一眼,“滚!”

“哟哟哟!咱浩哥篮球场上那么的威风凛凛,在女生面前这么弱不禁风的,这以后可惨咯!”赖鑫源这么嘲讽着,一个嘿咻!他手中的脉动饮料瓶刚好投进了垃圾桶。

回到了座位,我的座位在第四排的最后一张桌。正如所见的一样,坐在最后一排都是那些成绩不理想的。

五月份的立夏,天气尤其闷热,刚才的剧烈运动已经让我大汗淋漓,虽说刚刚换下了湿溚溚的篮球衣,不一会儿功夫背上又出现一大片汗渍。因为我坐在角落处,连个电风扇都吹不到,偶尔从窗外吹个短暂的自然风,也不免把我热得心浮气躁。

我从书桌里抽出了这节课要上的课本,不料从课本上掉下了什么东西?

轻盈地啪了一声!掉在了地上。

那是......一封信?

幸好周围的人没有发觉,我急忙弯下腰拾了起来,不过这封信看着奇怪,信封是黑色的。

是什么时候有的呢?我记得我这天下来没从谁的手里收过信啊?难道会是告白信?所谓的情书?

为了验证我的猜想,我决定拆开这封信看个究竟,既然这封信来自于我的书桌,那应该是给我的。

我环顾了四周,悄悄又小心谨慎地把里边的信笺掏出来,信笺也是黑色的,一打开上面居然是打印出来的红色字体,工工整整又毫无生气的四个大字……

我喜欢你!

这......

外加一个感叹号!我一番苦笑,到底是情书?还是恶作剧?连个署名都没有?而且又是打印出来的字体,根本分不清是男生还是女生所为。

“起立!”坐在前面第一排的沈佳怡此时喊了一声。

2

当最后一节下课铃声敲响时,老师一说完下课两个字,学生们立马背上书包争先恐后地冲出教室。

而我愣在桌位上呆呆地看着夹在课本里的信,思考着要怎么处理这封来历不明的信。

到底会是谁放的?谁在向我告白呢?

会是班里某个女生吗?

等一下!既然是告白信......那岂不是有人在偷偷喜欢我。

oh my god!

嘻嘻......会是佳怡吗?

一想到这我便眉开眼笑......

然而当我抬起脸,一张脸惊悚地放在我的面前,我被吓得一个激灵。

“我说浩哲,你放学不回去傻盯着课本干嘛呢?”赖鑫源眯成缝的眼睛不怀好意地说。

我立马把课本收回放进书包里背了起来,春风得意地说:“哪有干嘛!走!哥们请吃的去!”

到了小卖部,小卖部人头攒动,我和赖鑫源买了几包辣条走在马路上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马路上车水马龙,我们看着马路对面的红绿灯在上方循序渐进地闪烁。

等到了绿灯,我们才漫不经心地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阵清爽的凉风迎面吹来,伴随着人们络绎不绝的嘈杂脚步声……

“给我小心点!”

一道冰冷的女声划过我的耳畔......

谁?

我停下了脚步,四周环顾,然而只有一片人流摩肩接踵,根本不知道是谁在跟我说话。

“浩哲,你在看什么?”赖鑫源嘴里还咬着根辣条兴味索然地说。

“刚才好像有个女生在跟我说话......”

“啊?说啥了?”赖鑫源咽下辣条,迟疑地说。

“给我小心点......”

“呃......”赖鑫源摆出一副好笑的表情继续说,“你听错了吧。”

我纳闷着,“也许吧。”

“走,快红灯了。”

落日余晖,我随着赖鑫源的目光看向了上方的红灯,天际的云彩与红灯渲染了一片鲜红色,顿时感觉有些耀眼。

夜晚11点钟,月朗星辰,窗外的夜色一片漆黑静谧,做完作业的我从课本抽出了下午那一封告白信,我又掏出来在台灯下仔细端详琢磨,昏黄色的光芒映衬下“我--喜--欢--你!”这四个鲜红的字体显得格外惊心夺目。

我顺着生硬的字体摩挲了一遍,心想这么有创意的告白信还是头一次见。

真的会是沈佳怡给我的吗?但想想这么诡异的告白信,真是太难以启齿了。

汪--汪--汪

此时,夜色的静谧被楼下几声犬吠声给划破,令人心烦意乱。

尤其是在将近午夜里。

我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楼下里一只白色的萨摩耶在黑黢里的巷子里乱吠,不知道在乱吠什么,也许跟它的同类,又或许是人?

而在巷子里的不远处,有条三叉路口,昏黄的路灯下却站着一个人?

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生?她留着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距离太远,我根本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

她耷拉着脑袋,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晚风吹动树枝摇曳的声音,在这么诡异的夜晚里显得凄凉而阴冷。

突然,那个女生抬起头往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我急忙拉上窗帘,不由得打了个冷噤。

是谁啊?三更半夜的站在那里,像个女鬼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此时,犬吠声安静了下来,我偷偷拉开窗帘的一角盱向外面,昏黄的三叉路口,女生消失了踪影,只有路灯下那几只飞蛾在无忧无虑地翩跹起舞。

3

铃--铃--

一道嘈杂的闹音把我从美梦中给惊醒。

我按下闹钟,已经七点了,没想到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我唉声叹气我的美梦还没做够呢。

我下了楼,走进厕所,一边漱口一边想着刚刚做的美梦。梦中的我穿着黑色西装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沈佳怡穿着白色婚纱白皙无瑕,美丽动人,我们聆听神父的宣誓,正准备开始接吻......

我正在犯傻痴笑着,一口白色的唾沫从嘴角流了出来......

“浩哲,你还在厕所磨磨蹭蹭的干嘛!等下上学迟到了。”

老妈的一道晴天霹雳又把我从幻想之中给拉了回来。

我三下五除二地吃掉早餐背上书包跑了出去。

我就这样一路气喘吁吁地跑到学校。幸好我一个健步如飞地飞跃跨进了校门,门卫一个凶狠凌厉的目光使来仿佛告诫我,你再晚一步,你就甭想进来了。

我松了一口气,已经七点三十分了。

校园里一片书声琅琅,伴随着麻雀灵动婉转的啼叫声给整座校园平添了一份生动的色彩。

又是一天既安祥又充满朝气的校园氛围。

早读下课后,赖鑫源一脸坏笑地走了过来,朝我肩上一捏调侃说:“老实交代,昨晚去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了,今天居然迟到。”

我掰开他的手,趴在桌子上,一脸倦怠地说:“好事和坏事都有,你想听哪个?”

“啥啥啥?”赖鑫源听到有故事一个激灵劲地搬过一张空椅子靠了过来。

“那就先说好事吧,我偷偷告诉你......昨天我收到了一封告白信。”我瞟了一眼四周,低声细语。

赖鑫源瞪大了双眼,似乎感觉很意外悄悄地说:“谁的?”

我摇摇头,不紧不慢地说:“我也不知道......但是就只留了一句我喜欢你这句话连个署名啥都没有?未免言简意赅了点。”

赖鑫源一手托着下巴沉思道:“也许这是女孩子们最近一种新型的表白方式,所以才会这么直接了当吧。”赖鑫源给出这样的结论,又嬉皮笑脸道:“嘻嘻!该不会是沈佳怡给你的吧?”

一听到沈佳怡这三个字,我立马涨红了脸,开始语无伦次,“你......你胡说什么呢?佳怡怎么可能......”

“我怎么了?”沈佳怡眨巴着大眼睛,迟疑地问。

一说曹操曹操就到。

“啊?这个......”我到底该怎么解释,难不成当着她的面说,你昨天是不是给我一封信在向我表白了,如果不是,我未免太难看自作多情了点,万一真的是她给的,那我当着别人的面把她说出来,她岂不是尴尬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

“哪有啊,我就说你会买啥奖励给我们呢?呵呵......”我立马嬉皮笑脸道。

沈佳怡看着我俩有些古怪,我们以为她会不信,没想到她居然信了,一脸咋乎,“我勒个去!你们咋知道我现在有东西给你们。”

沈佳怡把手中的东西递到我们面前,那是两个黑色和红色的护腕,她笑容可掬地继续说:“这是我和林夕昨天下午一起去买的喜欢吗?”

话音刚落,赖鑫源一个麻溜地从沈佳怡手里夺过了黑色护腕,套在了手上,嘿嘿地笑说:“谢谢你啊佳怡,很喜欢。”

我白了赖鑫源一眼,又看着沈佳怡手里那个红色的护腕,突然间很是扎眼。

4

“佳怡。”

这时门口响起了一声清亮的男声。我们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是2班的韦宁。

好家伙!他又来找沈佳怡。

韦宁对沈佳怡的态度是所有人众所皆知的,他那么的明目张胆,隔三差五的跑到我们班,谁不知他对我们班的班花有意思,只不过沈佳怡出于对他的礼貌与客气,没有拒绝他是因为他是年级第二的缘故。

不过碍于即将升上高三的高考,听别人说他们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沈佳怡难道真的喜欢他吗?我暗自咬牙。

然而今天的他打扮得格外帅气,抹着一头啫喱发型,天蓝色的校服加上脚下那双白色运动鞋洗得是格外洁净白亮。

看样子今天的他心情不错,走起路来也是容光焕发,春风满面。

昨天赢他这回事,他好像没放在心上。

我很不屑于他,因为他喜欢沈佳怡这件事我早已把他当成我的竞争对手。

“有什么事吗?韦宁。”沈佳怡歪着脑袋迟疑地说。

韦宁趾高气扬地瞥了我们一眼,后用深情款款的口气对着沈佳怡道:“佳怡,就是......周末有空吗?我想约你出来?”

此时五雷轰顶,一道晴天霹雳从我头顶降落,顿时让我四分五裂。

韦宁你这小子!竟敢......

沈佳怡一听韦宁要约她,接着脸上挂上一副牵强的笑容,“韦宁,这个......这个别人会误会的。”

韦宁继续含情脉脉地说:“佳怡,我知道你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就是怕影响到你,也怕老师们对你的苦心造诣,所以那封信我都懂的,你就是不想太过于明显让别人知道你对我的心意。”

我们听得稀里糊涂的,我甚至觉得有些搞笑。

“韦宁,我有点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给你写过信了?”

“女孩子嘛!就是不敢承认。”

韦宁一本正经地说着,把沈佳怡弄得尴尬了。

“我说,韦宁你不要来烦佳怡了,你没看到佳怡现在很苦恼吗!”我鄙视他一眼,傲慢地说。

啪的一声!韦宁重重地拍下我的书桌,把周围的人给吓了一跳。

“你小子,你算哪根葱啊!”韦宁义愤填膺地攫起我的衣领。

顿时,全班同学的目光纷纷投了过来,看样子这里有好戏可看。

“浩哲,别怕他!咱们一起上!”赖鑫源瞪着他没好气地说。

“后面的!你们在发什么疯!”前面的纪律委员林夕一句凶狠地话飙了过来。

顿时,班里鸦雀无声,预备铃也跟着响起,大家自然而然地回归到座位上。

韦宁松开了我,小声轻蔑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佳怡存有坏心思,有我在你这辈子都不可能!”

我睚眦他,太阳穴的青筋突起,嘴里阴狠狠地挤出:“有种单挑啊!”

“好,放学后篮球场你给我等着!”韦宁指着我愤懑地离去。

5

耀眼的阳光透过茂盛的枝叶向窗帘洒下一片零零星星的斑驳光影,老师正在讲台上全神贯注地讲着手中的课本知识,而台下却是专心致志听讲的同学们,除了我之外。

现在的我被窗外的知了声搞得心烦意乱。

放学后就是和韦宁的对决,我到底要不要去赴约,如果没去赴约估计会被他们笑话。我怎么也没料到会因为沈佳怡跟他发生这样的冲突,沈佳怡会不会觉得这样让她很难堪呢。

突然,一块揉得皱巴巴的纸团飞到我面前,我顺着纸团扔过来的方向望去,是坐在门口处的赖鑫源,他正在朝我挤眉弄眼。

我把他纸团铺开来,上面歪七扭八地写着:“哥们,有我罩着,沈佳怡迟早是你的。”

看到他这么为我加油打气我不免一番苦笑,他倒是来了兴头。

“孙浩哲你来回答Cofession Letter是什么意思?”此时讲台上的英语老师凌厉的目光投了过来。

我一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吓得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结巴地回答:“是......是......是......”

我耷拉着头,斜睨着赖鑫源,赖鑫源却在幸灾乐祸,我的眼神像爆发的激光一样很想射死他。

“老师,我知道。”坐在沈佳怡旁边的林夕举了手。

“浩哲,以后上课给我专心点。”英语老师扶了下镜框冰冷地说,让我坐下后,又很亲切地点了林夕。

“Confession Letter它的翻译是告白信。”

现在是放学后的下午5点整,我和赖鑫源正走在学校的林荫大道上。

落日余晖,远处的山峦是一片夕阳红,如同我手中戴着的鲜红护腕,我把它当作我的护身符,而沈佳怡就是我的幸运女神。

“这场比赛我决不能输。”我暗自下定决心。

赖鑫源搂上我的肩齐走着,津津乐道:“昨天给他个下马威还不够,咱们今天来给他个大的!杀他个片甲不留,落花流水。”

“那是当然。”我拍拍胸脯,摆好动作,准备迎接他的挑战。

我知道,如果我赢得这场比赛,说不定能赢得沈佳怡的芳心,还能挫挫韦宁的戾气让他在沈佳怡面前抬不起头,想想别提有多开心。

这时,赖鑫源好像想起了什么,接着问:“今天因为韦宁这事冲昏了头脑,你好像忘了你的坏事还没告诉我呢?”

我停下脚步,这坏事我该怎么说啊?就因为昨天晚上我从窗外撞见红衣鬼了,但我知道那并不是我的幻觉。

从昨天的马路上到自个家,似乎有人在注意着我。

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鑫源,你相信有鬼吗?”我诡异地说着。

“啥玩意?”赖鑫源一脸懵逼。

突然,前方一辆救护车从我们身边快速驶来,卷起了地上一堆残枝败叶,正赶往篮球场的方向去。

那边发生什么了?

我们加紧脚步跑到篮球场,没想到篮球场围得是水泄不通,我们好不容易从人流里挤了进去,才从担架上看到了韦宁,他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的从更衣室抬了出来。

然而,我隐隐约约的注意到韦宁手里死死攥紧的东西--一个黑色的信封袋。

6

“听说是喝了矿泉水才中毒的。”

“矿泉水怎么可能会有毒。”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人为的投毒,也许是他身上有什么病刚好发作才倒下的,总之幸好被人及时发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啊!太可怕了吧。”

我听到前面的人都在议论纷纷,大概了解韦宁也许是被人谋害又或者是身上有病,现在已经被送去医院抢救了。

我和赖鑫源大为震惊,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莫名其妙地倒下了。最离谱的是现场有人居然怀疑是我在投毒,因为有人知道我和韦宁等下要单挑,所以为了取胜做出了丧尽天良的恶毒举动。

我立马拽着赖鑫源二话不说赶紧逃离现场。

夜幕降临时分,小城一片五光十色,车水马龙,我和赖鑫源在网吧里正漫不经心地玩着游戏打发时间。

“现在韦宁这事,大家第一时间会怀疑在我身上,谁叫我偏偏今天跟他发生了过节,唉!”我忧心忡忡地昂头喝了一口可乐。

“听兄弟说,韦宁已经被抢救过来了,现在在医院里静养。”赖鑫源正在跟他的好友聊天通讯了解韦宁的大概情况。

我松了一口气,幸好人没事,不然不知道如何收场。

网吧里人声鼎沸,躁动着我那颗混乱不安的心。

我卸下耳机,背上书包站了起来淡淡地说:“晚了,我先回去,不然老妈子该催了。”

赖鑫源寸目不移地盯着屏幕,甩下一句“回见!”我就自己一个人走出了网吧。

夜晚11点,我不知不觉地拿起那封告白信在台灯下发呆。

这封告白信背后有什么?

我还记得韦宁出事时手里拿着的黑色信封,跟这封信是一样的?他也跟我一样收到了告白信?难道说这封信里边藏着暗杀的玄机?

我晃了晃脑袋,感觉无稽之谈。在电脑里搜寻了一下贴吧看看收到黑色告白信会意味着什么?

然而上边什么也没有,我在继续往下刷突然看到假如你收到一个黑色的信封,你就会收到邪灵的诅咒。

我是看得目瞪口呆,发帖人是一个叫Linna的用户,上边说一旦收到这样的信,七天之内你将会收到恶灵的缠身......

我暗靠了一声,这些都是什么鬼?我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吧主竟会吹水。

这些都是会了唬人赚取流量的把戏罢了。

然而过了不久我收到一条阴森森地回复:不信你就试试。

我回了一条挖鼻孔的表情包并关掉了页面。

汪--汪--汪

这时,楼下传来的几声犬吠声,又打破沉寂的夜,把我吓得一个激灵。

为什么偏偏又是这个时候?

我站了起来,走到窗户旁,我咽了一下唾沫,心想,不可能还会看到昨晚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吧?

于是我悄悄拉开窗帘的一角,向路灯下的三叉路口望去......

阿弥陀佛!

三叉路口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只有路灯下那几只不停盘旋的飞蛾,我这是心理在作祟了。

我松了一口气,又望了回来,那只小型的萨摩耶此时此刻汪汪地几声便蹿进了那条乌漆抹黑的巷子里,然后不知怎么地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痛苦嚎叫。

什么情况?

声音突然戛然而止,寂静的黑夜吹来了一股凉嗖嗖的冷风。

我的心开始莫名紧张起来,巷子里到底发生什么了?

突然,伴随着清冷的月光巷子里幽幽地走出了一个身影,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生耷拉着脑袋出现在我家楼下,陡然她抬起头,被刘海遮住了的眼睛,露出了一抹阴森的微笑......

啊--

我发出了一声尖叫,急忙哆嗦地跳进被窝里,梦!这绝对是梦!

7

第二天清晨,闹钟响起,我迷迷糊糊地醒来,走到厕所对着镜子看,眼睛显而易见地黑了一圈,昨晚看到的究竟是人还是鬼?

难道贴吧所说的都是真的?我收到了邪灵的诅咒?那为什么偏偏是我?

吃完早餐的我把那封告白信塞进书包里把它带去了学校。

我得找下沈佳怡,必须去问她个明白,因为我和韦宁刚开始以为就是她送的,或许能知道点什么吧?

然而刚到了校门口,校门口却停着一辆黑色轿车,一个穿着格子衬衫身高有一米八的青年男人在跟门卫打交道。

门卫一看见我的出现,立马向我招手,嘴里大声喊:“同学!有人找你!”

我有些稀里糊涂,一大早有人找我干嘛?

就这样我被单独请进了校长办公室,也知道了眼前这名男人居然是警察来找我单独问话来了。

“孙同学,你昨天下午放学跟谁在一起呢。”那名警察看着手里的一本黑色小本子旁侧敲击地问。

“从下午上课到放学后我......我一直都是跟赖鑫源在一起的。”第一次被警察问话,这种氛围让我莫名的紧张。

“听你们的同学说,你昨天上午跟韦同学发生了口角,然后约了放学后的篮球场见,你们为什么发生口角?”

“这......这个......他在骚扰我们班的女同学......我有点看不下去.......”我吞吞吐吐地说,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那你知道韦同学是在更衣室中毒的吗?”

“嗯,知道,我到了那里他就被抬上救护车,所以这个单挑就没进行下去了。”

“我们调查发现韦同学喝下的矿泉水含有一种名为氯化钡的毒质,这种毒质会使人恶心呕吐严重点会致人死亡,而这种无色无味的毒质成分通常农药会含有,我们还在矿泉水瓶上发现了小型针孔,可以断定是人为注射,不过现场我们没发现注射器的存在。”警察严肃地说着,把韦宁的遇害结果分析给我听。

我听得是瞠目结舌,如坐针毡。

“警察叔叔,我没有做这种事。”他在怀疑我,我说得很匆忙,现在我的状况是冷汗直流,背脊发凉。

“当然,目前没有证据我们不能认定是你所为,但是你的嫌疑是最大的。”警察语气柔和,可目光确是凌厉的。

这时,岁数已高的校长靠了过来和善地发话了:“你看啊警察同志,孩子还太小本不该承受这些严肃场面的谈话,要不今天暂且先这样,可别耽误了孩子学习好。”

警察听了校长的话觉得言之有理,合上黑色小本子便没在继续下去了。

校长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孙浩哲同学,你先回去,这件事等咱们的警察同志调查清楚再说,你可要好好的学习,将来回报社会懂了吗?”

我小鸡啄米般地点头应道:“是是是,校长我明白了,那我先回去上课去了。”我起了身,双脚还是有些发软麻木的,最后我是怀着无比沉重又复杂的心情走出了校长办公室。

现在的我头脑有些混乱,下毒?注射器?我是最大的嫌疑人?呵呵,怎么那么可笑。

那个凶手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突然一想到韦宁也收到了那封告白信,该不会这些是恶灵的缠身?

8

一到下课所有的同学用很诡异的目光纷纷投了过来,好像都在说:“是你吧,除了你没其他人了。”

韦宁被害这事一下子就在学校传开了,而我理所当然的成了学校风口浪尖的人物。

我有一刻很想逃离这里,但我不能这么做,一旦逃离,说明我不打自招,这件事真的就是我干的了。

赖鑫源匆匆忙忙地走了过来,悄悄地说:“早上,我看到有个男人在校门口找你是谁啊?”

“警察。”我脱口而出。

“什么情况?”赖鑫源张嘴结舌。

“韦宁他......不是生病而是被人下毒了,我莫名其妙成了最大的嫌疑人。”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事可不好办啊。”赖鑫源抿紧下唇,神色黯然。

“不是我干的事,他们总不可能把我捉去入狱吧。”我手里的拳头攥得越紧了。

“那有什么法子可以洗清嫌疑?”赖鑫源追问。

“有件事我一直搞不明白。”

接着,我从书包里掏出了那一个黑色信封,站了起来,走到了沈佳怡面前,其他人看见我都纷纷避开。我不得不感叹,真的是今日不同于昨日,昨日的万人迷摇身一变成了今日的不祥之人。

“佳怡,我们可以出去谈谈吗?”我平静地说。

沈佳怡犹豫了一下,轻声开口:“嗯,那好吧。”

于是,我们两个人上了教学楼的天台。

沈佳怡茫然地注视着我,嘴里一张一翕,“浩哲,你......昨天韦宁他......”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跟这件事真的没有任何关系。”我斩钉截铁。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沈佳怡低声细语地问。

天台上的风有些大,把我们的头发吹得恣意飞扬。

我轻咳几声,摆出一副端正的表情,把手里的黑色信封递给她。

沈佳怡不解地接过去,掏出来一看,忽然有些吃惊,脸涨红一片后很郑重地说:“浩哲,你也明白现在这个阶段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能......”

我立马接过她的话,挥着手牵强地笑说:“不不不!这封告白信不是我的,我就是想问下这封信是你给的吗?昨天韦宁提到的就是这封信。”

沈佳怡听到我的话后,眨巴了一下她那双水灵的大眼睛,又重新端详起这封信,然后摇着头语气正经地说:“浩哲,这封信不是我给你们的,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信,但你们凭什么一致认为是我给你们的呢?上面又没署名,还有你看过韦宁信里边的内容了?”

被沈佳怡的一番提问,我涨红着一张脸,不知如何作答。

沈佳怡说的没错,我还没亲手拆开韦宁的信来证实是同样的信,未免当机立断了点。

“佳怡,你说得没错,我还没有看过韦宁的信......太果断了点,至于我们一致认为是你给的,其实我一直对你......你也对我......”说到后边时,我结巴了起来。

我这样算是间接对她的表白吗?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右脚鞋尖害羞得磕起地面来。

我跟韦宁不同,韦宁对沈佳怡的感情是明里我是暗里,所以,沈佳怡对我有感觉她肯定认为我这是在自作多情。

但是,面前的沈佳怡居然露出一副甜美的笑容,温和地对我说:“等我们高考结束后,我再给你答复好吗?”

铃---

清脆的打铃声响起了整座校园,也响彻在我的心底。

9

第三节是体育课,课间活动时大家都在孤立我没有人约我打篮球,就算我上场,他们也不把球传过来,这是把我当作瘟神一样对待。

我暗靠了一声,呸了一口水在地上,表示对他们的鄙视和不爽。

原来,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陷害别人的卑鄙小人。

对啊,我现在是嫌疑人,一有人离我最近,他们会猜测会不会是我的帮凶。

赖鑫源就是其中一个,不过大家正在归劝他别跟我走得太近。

我听得是怒火中烧,二话不说拽起赖鑫源跑到办公楼的旮旯处。

赖鑫源还没好气地说:“不行了哥们,我尿急等我方便一下再来详谈。”

于是我哭笑不得松开了他,任他跑到厕所里去解决。

我在原地徘徊着,心里想既然那封信不是沈佳怡给的,那还会有谁呢?我会不会像韦宁一样被陷害?难道就跟昨晚贴吧上所说的一样,我会在七天之内遭遇什么不测?一想到这里,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小心!”

赖鑫源突然大叫一声。

我还没反应过来,却被他一个快如闪电的动作扑倒在地。

哐啷一声!只见盆栽在地上裂成了两半,我目瞪口呆,心跳加快。

我的妈!这......有人这是要置我于死地!

“上面有人!”赖鑫源犀利的目光看向楼上。

我开始忐忑不安,急忙站了起来和赖鑫源跑到了办公楼上,然而办公室里的老师全去授课,空荡荡的走廊里却毫无一人。

我和赖鑫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我脑海里刹过那天马路上一个女生对我说了句:给我小心点!还有贴吧上Linna的一句话:不信你就试试。

难道这些都不是巧合?

突然之间我想到了韦宁,他还在医院怕他还会遭遇什么不测,觉得我有必要去医院探望他,跟他了解一下他的情况,还有他到底是怎么收到那封告白信的?

于是下午一放学,通过赖鑫源从2班得来的小道消息确定了韦宁在哪家医院几号房,我就独自一人匆匆忙忙地搭往公交前往这家医院。

我还不忘在路边买了一篮水果,当作是看望病人。

夜幕降临,天际渐渐拉起了暗蓝色的幕布,繁星点缀,迎接夜色的到来。

我走在医院的走廊里,走廊里只有几个零零散散的病人和护士在来回行走。

好不容易找到了302病房,我轻轻地敲了一下房门,然而一开门出现的竟然是纪律委员林夕。我看着她很是意外。

“林夕,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林夕啥时候跟韦宁那么要好了?

“是浩哲啊,我是帮阿姨送韦宁吃的,我家就在韦宁隔壁,阿姨忙着上班抽不了身所以她托我把饭菜送到医院来,她也是怕韦宁吃不惯医院里的饭菜,所以早早就准备好了,你呢,来探望韦宁的吧。”林夕一边解释一边把我请进屋。

走进了里边,刚好瞧见了韦宁正在病床上享用着饭菜。

“韦宁。”我喊了他一声,他一身病号服,病号服把他的身形包裹得很是削瘦。

韦宁抬了我一眼,停下口中咀嚼地动作轻声说:“哦你来啦!”

我可以感觉得到,他眼底里的不屑。

我把水果篮放在桌上,把身上的背包同林夕的背包一起放在了空出来的病床上。

我就这样端端正正地坐在韦宁的旁边,虽说我同他是竟争对手,不过看到他现在这般模样心里还是有些同情,真不知道他在鬼门关走了多久,脸色居然煞白憔悴许多。

“浩哲,你吃了吗?阿姨做了很多菜你要不要一起吃?”林夕边说着边从桌上端来了两杯水,一杯递给了我,一杯递给了韦宁。

“谢谢,我不要紧的等下回去吃。”我客气地一笑。

“那好吧你们先聊,白开水没了我去装些进来。”说着,林夕拿着水壶走了出去。

10

整间病房现在只剩下我和韦宁两个人。

空气似乎凝滞了许久,而我只能听到韦宁的咀嚼声。

“你来这里做什么?”韦宁打破了房间里的寂静,他放下手里的筷子,接着喝了一口水。

我可以感觉得到他的火药味十足。我们显得有些严肃。

“没有做什么,我只是单纯的来探望你,一来我是来告诉你,中毒这件事与我无关,二来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是不是也收到这封信。”我拘谨地说,放下杯子把口袋里的黑色信封掏出来,放在他的面前。

韦宁有些不解,取出来一看,顿时瞠目结舌,“你......你这是哪来的?怎么信里边的内容跟我的一模一样?”

韦宁也焦急地摸过枕头底下的黑色信封给我瞧......

“看样子,我们都收到同一个人的告白信。”我语气沉闷。

韦宁突然感觉一蹶不振,他很失落很无助,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在自作多情。

韦宁接着说:“亏我还以为......是佳怡给我的,那天下午放学,我打完篮球打得很晚回去教室拿东西,正好看见了我的书桌上放着一瓶矿泉水,矿泉水下还压着一个黑色信封,当时教室里没人,我也不知道是谁放的,所以当我看到里边那句我喜欢你时,我是有多开心有多高兴,因为佳怡终于肯接受我了……”

这时,韦宁眼角湿润了,他是真的对沈佳怡一往情深,也对这份遥不可及的爱慕抱有多么大的期盼和忠贞。

看着他落寞的样子,我也不便再多说些什么了,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这封信出自谁手。

“孙浩哲,我有些困了,你先回去吧......”韦宁就这么伤心地说着摇晃着身体倒在了床铺上。

我看着韦宁伤心惊惧地闭上双眼,一动不动地睡下便不再打扰他。

我站起身把告白信重新放回背包里,刚好背起来的一瞬间,拉扯到林夕的背包带,林夕背包里边的东西啪啪地逐一滑落地面。

我急忙蹲下身子正准备捡起她的书本。

林夕突然闪现在我的面前,慌里慌张地说:“我来!你别动!”

我有点懵了,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对不起啊林夕。”我尴尬地说。

“没事!”林夕阴冷地说。

我有点被她吓到。

然而当林夕把书本全部重新装回背包里,在日光灯底下我的余光瞄到了一根泛着银光的针头也跟随着迅速扔了进去。

那是什么?

“林夕,既然韦宁在休息,那我不打扰他了,明天见。”我挥了挥手向林夕告别。

林夕此刻也挥起手露出了甜美的微笑,然而这微笑让人瘆得慌。

“回见!浩哲!”

走在走廊里,进入电梯内,再走出了电梯,我的心总是七上八下,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韦宁在我面前莫名其妙地睡下?

林夕背包里的针头?

忽然脑海里刹过警察叔叔今天对我说过的话--注射器。

我的大脑轰隆一声,难道会是......林夕投的毒?

11

忽然,我立马回过身,惊慌失措地按起电梯,然而电梯却在红灯闪烁缓缓往上升。

这样根本来不及。

我又跑到通道口,一口作气地往上拼命跑,清脆的脚步声响彻整个安全通道。

等我大汗淋漓地跑到韦宁所在的楼层,一路上的护士和病人奇怪的目光投了过来,谁会知道我现在正经历着什么。

终于跑到了韦宁所在的302号房,门没关,我健步如飞地冲了进去,刚好撞见林夕手里正拿着注射器正往韦宁的手臂注入......

啪的一声!我眼疾手快地拍掉她手里的注射器,掉落的注射器不知道滚落何处。

林夕阴下脸,面目狰狞,对我咆哮道:“操!为什么要妨碍我!”

我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很费劲地咽了下唾沫说:“林夕......你为什么要害韦宁!”

林夕怒吼道:“谁叫他从来都没把我放在心上,小的时候我们两个感情很要好,自从沈佳怡的出现,一切都被打乱了,他的心慢慢地不在我这,从此疏离冷落了我,那天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跟他表白,可他呢居然叫我别这样,在学校里和沈佳怡面前也要装作不认识,你说,我不生气!我不恨吗!”

我怔忡地看着林夕,没想到眼前的女生居然承受着这样的痛苦慢慢地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而韦宁呢居然那么的冷漠无情,抛弃他最好的玩伴。

“所以说,那两封告白信是你的阴谋了,为什么你连我也要陷害!我跟你无冤无仇!”我凶狠的目光仇视她。

林夕邪魅地笑了,“浩哲啊,其实我跟佳怡做这么久的同桌,她表面总跟大家说为了学习不谈恋爱,可我总能在私底下常常听到她提起你,你说她对你是不是有意思?”

突然,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林夕阴森地继续说:“所以……我只要毁掉她喜欢的人,她就能尝尝我的痛苦了!哈哈!”

“难不成为了害我这些天你都在跟踪我?那个Linna的用户也是你?”我瞠目结舌。

林夕轻轻地吐出一声:“没错!”

“你真是个疯子!无可救药的神经病!”我咬牙切齿。

“是!我是个疯子!是个神经病!你很庆幸没有喝我下过安眠药的那杯水,不然的话连你也一样......死在我的手底下!”

林夕冲我咆哮一声,弯下腰迅速地捡起滚落在她鞋底下的注射器迎面向我扑了过来。

我们挣扎在冰凉的地面,我用尽全身力气反抗,钳住她压下来的双手,可她被那仇恨灌入的邪恶灵魂,力气突然之间变得格外强大,她涨红着脸青筋暴起,眼球布满了红血丝,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手里那支泛着银光的针头往我面部捅来.......

砰的一声!

门口处一个背包飞快地甩了过来。不偏不倚地砸在林夕的头部,林夕手里的注射器掉落,整个人晕倒在地上。

我呼吸急促,看着眼前的一切终于得救了。赖鑫源和沈佳怡匆匆地跑了进来,沈佳怡连忙扶起了我,可我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只是视线模糊地看着沈佳怡美丽的脸庞,嘴里像是在呼唤我,最后我虚脱地靠在了她的怀里,嘴角轻轻上扬,是多么的温暖。

「完」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