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散记20 || 看望姐夫

2022年6月22日     星期三     晴

我有俩姐夫,这个周六我们去探望的是二姐夫,因为二姐夫前不久血糖值高达二十多,被医生要求住院降血糖,于是活了半辈子的姐夫第一次住进医院。因为疫情期间不方便探望,就等他出院后相约去探望。

姐夫住院一周就出了院,应该是血糖降下来了才允许出院,小妹联系后我们就约在上周六618一起去二姐家探望,本来说下周日才有时间的英子还特意在上周五晚上赶回来,这样每家都有了代表。

周六一早,我和大姐小妹汇合后一起下去,妹夫华仔开车。到的时候,姐姐姐夫都在忙着,姐夫完全暴瘦下来,据说瘦了60多斤,原来烟酒不离手,吃啥不忌口的姐夫戒了烟酒,不再吃口味重的菜,原来大口吃肉的姐夫最近很少吃荤。中午吃饭前,看见姐夫自己打胰岛素,我问一天打几次?回说三次。这咋一开始就打三次?我以为是根据病情慢慢加量的。


我觉得自己对这个病的认识还有些早,多年前,很要好的同事老公就早早得上此病,一开始打一次,后来两次,然后加到三次,每次打的量也增加,那时好多此病还是吃药为主。那时我认识的人有三个得此病,都是偏胖体型的,病后又都瘦了,有的吃药有的打胰岛素,各自根据医嘱和自己选择。

没想到十多年过去,这病越来越普遍,姐夫的姐夫也是糖尿病,打了多年胰岛素,我大姐也是打胰岛素,感觉如今血糖血压引起的疾病太普遍了。是因为以前检查不出来?还是因为如今饮食太好?没有看过此方面的研究,如今中老年人血压血糖不正常的很多。

午饭后不久,我见姐夫拿出测血糖的工具自己监测血糖,应该是出院时添置的全套监测工具,不用别人帮忙,自己在那儿自测。除了坚持打胰岛素,吃东西忌口,戒了烟酒外,其他没啥影响。看着姐夫瘦下去的样子,我们笑这衣服得重新买了,姐夫也笑,之前的肚子瘪下去了,皮带松了一大截。


晚上,姐夫的二姐和姐夫也来吃饭,他有俩姐姐,他是最小的,又是唯一的儿子,他大姐是在家招的婿,三姐弟一直很和睦。原来是他二姐之前来探望过但没吃饭,我们去了后又特意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吃饭的。所以,中午晚上都是一大桌,热闹得很。晚饭后又玩了会儿才离开,临走时姐夫将菜园的各种菜打包了三份,送给我和大姐小妹,我们每次都是连吃带拿的回家。

姐夫住院时,二姐去照顾了两天,后来姐夫让其回家,因为家里也离不开人,姐夫自己能走动照顾自己。我观察,姐夫这次病后,和姐姐之间反而更体贴了,举一个细节,饭后一起玩牌,姐夫看姐姐收拾好了就主动礼让二姐玩。哈哈,要知道以前都是“抢”着上呀,如今懂得心疼老婆了。

也许,人真的活到一定阶段后,才会更能体悟夫妻相伴的情分吧。比如很多孩子,只有等他们自己为人父为人母的阶段后,才会更体谅理解父母一些。而夫妻之间呢,如果到了生病或老了需要互相照顾的时候,才会更见真情吧。也许到老来伴的年纪时,夫妻又会恩爱如初呢。

随拍 // 杜鹃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