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菌子和杨梅

七八月份是家乡的雨季,

虽然雨量不多,

轰隆隆的雷声

也能召唤出各式各样五彩斑斓的野生菌,

那是精灵们避雨的小伞吧~

采蘑菇在我们方言里叫做“找菌子”,

几场大雨过后,人们就开始行动了。

有经验的人往往知道菌子窝在哪里,

每年只要找到同一个地方,

保证满载而归。

而对于我们一家素人,

就真正是在“找”菌子了。

一大早起床,常常感觉把整个山都翻过来,

查看了每一堆枯木松针,

吃完了妈妈烙的饼也找不见他们的影子,

都藏哪去了呢?

而找菌子的乐趣正是找的过程,

即使一朵也没找到,

和爸妈,妹妹,小黑狗一起爬山的时光

也很美好。

傍晚时分,

会有很多凯旋而归的人,

满脸倦容,却也透出自豪,

背着背篓,提着篮子,一路叫卖。

记得一筐青头菌才5块钱!

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现在山上的菌子少了,

上山找菌子的也人少了,

野生菌价格飙升,

已经不能像之前一样随便买来解馋了。

那种把吃不完的菌子切片晒干的场景,

只在回忆里才能出现了。

鲜嫩的青头菌,

洗干净之后,

把“小伞”和伞把儿分开,

小伞翻过来,

用筷子挑点猪油抹在里面,

放点盐,

放在火上烤着,

小伞之前收藏的雨水就慢慢渗出来,

吃的时候先把汤汁喝掉,

再一口消灭,鲜美得很!

松毛菌一般长在松树下,

以落下的松针为滋养,

成群结对地出现,

小小一朵,

却像松树一样挺拔。

还有一种菌子长得和珊瑚一样,

五彩斑斓漂亮极了,

味道却一般。

鸡枞菌之所以得名,

恐怕是因为他像鸡汤一样鲜美吧!

他的一个重要做法,便是炸成鸡枞油!

新鲜的鸡枞菌,手撕成丝,

放在菜籽油里慢慢炸透,

香气四溢,

冷却以后小心装到玻璃瓶里,

金黄透亮,像醇厚的琥珀,

吃面的时候变成难得的浇头。

在物资匮乏的时代,

是难得的美味,

要省着吃的。

比起昂贵的松茸,

我最爱的其实是牛肝菌,

洗好,切片,和青花椒,花椒叶,

辣椒,大蒜小葱一起炒,

再加点“糟辣子”,鲜滑爽脆,下饭利器!

啊!想想就流口水!

每年似乎都听说有人吃了毒菌子中毒。

但还是阻止不了大家对这美味山珍的喜爱。

据说有一个办法可以辨认菌子是否有毒:

和大蒜一起炒,看大蒜是否变色。

找菌子的另一个战利品就是杨梅。

家乡的杨梅

并不像现在超市卖的那么大颗那么甜,

努力长在贫瘠的红土地上,

往往一颗就酸得你皱起整个脸来。

而我们才不管她是否成熟,

看见杨梅树便一拥而上,

采满一筐才罢休,

哈哈,突然觉得有点像强盗呢。

很少一部分蘸着小苏打,

看它冒着泡,

一口一个。

大部分青绿色的杨梅被洗干净,

放在锅里熬煮,

等果肉果核分开,

再继续小火几个小时。

等水分差不多熬干,

就做成了黑油油的杨梅酱。

一瓶可以吃上一年,

拌凉菜,煮鱼的时候放上一点,

画龙点睛,是很正宗爽快的酸味。

剩下的核晒得干干的,

闲下来的时候,

就用小锤子轻轻敲开,

拨出果仁,比松子还香。

只是要掌握好力度,

否则一锤下去,

果仁也碎了混在核里,不能再吃。

小时候常常手持小锤一敲就是一下午,

在地上敲出一个个杨梅核大的小坑来。

敲的时候忍着不吃,

等攒满一把,

塞进嘴巴,

那种等待已久的幸福啊,

记忆犹新~

现在的人们太忙,

已经不愿意花时间上山找菌子,

也没时间慢慢熬杨梅酱了吧。

那一颗颗小小果仁的香甜,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

毕业那年还收到妹妹同学熬的杨梅酱,

吃了好久,真幸福,

多谢了,朱同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很多人在吃完很疗愈的美食后,总会赞叹:”哇!妈妈的味道”。是的,一般家庭里妈妈都是厨神。妈妈做的美食伴着儿时的成长...
    简单就好洋甘菊阅读 105评论 0 6
  • 大家好 ,今天炖了一大锅蔬菜,热乎乎的很诱人。在这里分享给大家,希望你们喜欢哦。 天冷了,做这样一锅炖菜,吃起来很...
    花开在指间阅读 447评论 3 19
  • 12月10日的文质说,回忆了文质老师小时候关于“吃”的事情。 我反复听了两遍,他讲了这三件事让我影响深刻: 一是某...
    欧小丽阅读 132评论 3 5
  • 10月29日,农历九月十三,多云,周四。 来家看冰箱有盒豆腐,再配两个宝宝鸡蛋。蒸出来倒了点橄榄油和蒸鱼豉油,撒上...
    我爱秋秋语阅读 370评论 8 12
  • 今天,决定把两个月前冻在冰箱里的豆角炖一炖。这豆角,是九月份的时候,在老妈家的院子里摘的。每次去,都会给我们摘一堆...
    摇曳de珊瑚阅读 969评论 14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