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完这篇文章,别再说自己是强迫症

96
小忧小铃铛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1.4 2016.05.04 23:43* 字数 6536

已经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没有在人群里找到一个真正能跟我坐下来讨论强迫症的人。或者说没有办法找到一位可以坐下来一起讨论“我的强迫症”的人。为什么至今没有?

强迫症人群发病率为2%,现实可能在2-4%之间,美国的统计更高些。反过来看发病率,意味着,98%的人群一辈子也不会体会到强迫症的痛苦,google可以搜出很多对强迫症的解释,看10篇和看1篇差不多,知乎上也有很多条,读1条和读10条差不多。甚至有人评论说,百度强迫症贴吧的文章才真实的让人知道什么是强迫症。可见,相比抑郁、焦虑、惊恐。强迫症理解起来要难的多。世界卫生组织更是将强迫症列为发达国家10 大杀手之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研究表明:一个患者从开始治疗到结束,平均需要17 年。

曾几何时起,这个社会上开始出现“处女座”和“强迫症”,好像这个标签很有趣一样,真的有趣吗?98%的人无法体会强迫症的痛苦,即便受过训练的心理咨询师也很难体会强迫症的痛苦。

强迫症患者是什么样的?

- 他们幻想普通人从不会幻想的恐怖事情;

- 他们把普通人不会做的事重复100遍,甚至1000遍;

- 在他们的大脑里有个声音,不这么做就会......

- 强迫症患者不要求世界井然有序,他们不是完美主义者;

- 他们洗手不是因为洁癖,只是看上去像洁癖;

- 你不会相信强迫证患者可以把拖鞋摆放30次,因为左右不对称。

- 他们可以不吃,不喝,可以硬生生吞咽下无法吞咽的例如“变质的蔬菜”只要他们想到不能吐出来,他们就能吃进去;

- 如果一个强迫症患者认为自己不能离开椅子,他就可以长在椅子上;

- 上班迟到,扣奖金也要回家一次,检查煤气、水电,不是普通人的一遍两遍三遍,他们可以做十遍;

- 世界上的一切都开始有关联,强迫症状各种迁移,从洗手、对称、反复检查到各种无法想象的事情;

- 他并不强迫他人,而是强迫自己,是自己;强迫他们,整齐,完美的有可能是强迫型人格障碍,别拿强迫型人格障碍来逗强迫症患者;

- 每次强迫行为发生前,他们都纠结,几乎都失败;

- 一个被认为是学习困难的孩子,他可能是强迫症;

- 家里的开关会被反复“开”,“关”,家人问“为什么”,他会说“没什么”瞒混过去;

- 强迫症患者在学习上会逼迫自己把背诵的内容一字不差默写出来,错一个重来一遍;

- 98%的人认为可笑和没有必要,无法想象的多余的事情,在强迫症那里也是“可笑”、“多余”的,但是不能不做,不能;

- 强迫症患者不是用天计算患病时间的,他们用年计算,3年太短,多的长达10年,甚至15年;

- 强迫症发作时,心跳会加快,或者出汗;

- 他们知道没有人会理解;

- 数字和数字排列对强迫证患者有特殊意义;

- 强迫症患者会有焦虑、抑郁、注意障碍的情况多年内反复发生;

- 强迫症患者专注力很弱,初次发作年龄在6-18岁的会造成学习困难,甚至有无法完成学习的情况;

- 他们智商再高也会毁于强迫症;

- 严重强迫症患者无法胜任工作;

- 部分强迫症患者,有自杀、幻想自杀、杀人、伤害等想象,无法克服;

- 强迫症患者的诊断经常在发生几年后;

- 二三线城市经常忽略儿童强迫症患者,认为是多动障碍或者易怒;

- 药物对强迫症有用;

- 停药后强迫症会反复;

- 认知疗法对强迫症有用;

- 认知疗法需要不断接受治疗,容易反复;

- 强迫症会随场景变化,生活方式改变出现暂时或短暂症状消失;

- 生活突发事件,或者人际关系改变会让强迫症复发;

- 生活突发事件或人际关系改变会让强迫症突然消失;

- 当强迫症消失的时候,个人完全想不起来强迫症这件事;

- 存在特殊场景强迫症患者,例如“仅仅在学校里会有强迫症,回家就完全没有”;

- 儿童强迫症患者的痛苦程度甚于成年人;

- 强迫症具有家族遗传性;

- 儿童强迫症的治疗与成年人不同;

- 大部分强迫症患者无法靠自己好起来;

- 最能帮助强迫症患者的是强迫症患者本人;

- 用强迫症来克制强迫症的方法用处有限;

- 有强迫症患者宁可接受脑手术来治疗强迫症;

- 越来越多的研究认为强迫症是大脑引起的;

- 强迫症患者是会自杀的,可能与抑郁有关;

强迫症会把人逼疯,让人绝望,每天做些荒唐的事却无法停下来,唯有睡眠才是宁静,当强迫症最严重的时候,一小时内几次发生几种不同的强迫行为,为什么要这样,不是什么完美主义,不是什么爱清洁整齐的生活习惯,是恐惧!!!

强迫症患者因为恐惧,而不得不采取强迫行为,通过完成这些仪式行为,来缓解恐惧。久而久之,恐惧越来越多,稀奇古怪的强迫行为越来越多,他们背后出汗,神经紧张,不能做,不能不做,做完了稍微好一会,很快又要开始新的重复。大多数人想到“万一(发生不好的事情)…….”时,这个想法往往很快就过去了。但对于患有强迫症的人来说,这种想法会不断放大,成为一种强迫思维,而他们将一直生活在不断的恐惧中,担心糟糕的事情将会发生。

有人说,强迫症摧毁了无数聪明的脑袋,优秀的学生。也有人认为不严重,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事。那是他们不知道如果没有强迫症,他们会更好。何况强迫症的时间以年为单位,有多少3年、5年、10年的人生可以浪费,多年后再看,同龄人早就学业有成,他们还在惦记拖鞋没有摆整齐,口水不敢吞咽,说话前要背乘法口诀。上帝跟强迫症患者开了一个“随时都在死亡恐惧中”的玩笑。这些人似乎承受这个世界花草树木,以及人群的所有恐惧,他们不得不以柔弱的身躯冲锋陷阵,为自己和家人遮挡灾难,他们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以重复为盾,孤独作战。

强迫症的起因是什么?

近年来有研究显示,强迫症与大脑尾核(caudate nucleus)及前额叶基底层(orbital frontal cortex)、基底核(basal ganglia)异常有关。链球菌感染、自身免疫反应,创伤经历等也有关系。在初次发病的强迫症案例中可以发现重大生活改变、或者压力引起的报道。但究竟是什么,对于患病时间长达10年,甚至以上的强迫症患者来说,既可以说重要也可以说不重要。

怎样判断强迫症?

强迫症的英文是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它包括两个主要部分:强迫思维(obsessions)和强迫动作(compulsions)。

强迫思维(obsessions)

强迫思维即一些不想去想但却在脑中不断重复出现的想法、画面、冲动或是疑虑,例如觉得自己被细菌和脏东西污染了,或是突然莫名其妙想去伤害某人。这样的强迫思维往往是很可怕的以致于强迫症患者不敢告诉别人。强迫思维会扰乱其它思维,会使你感到非常焦虑。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于是就有了强迫动作。

强迫动作(compulsions)

强迫动作就是那些你觉得有必要不断重复去实施的行为。可以是重复检查门有没有锁好,或是不断在脑中重复一个短语,这样你就可以控制住不去伤害你爱的人。

强迫动作的目的是为了减轻强迫思维所产生的压力和焦虑。然而,如此重复强迫动作的行为是十分令人痛苦的,即使它帮助你减轻了一些压力,那也只是暂时的。

一张图说明强迫思维和强迫动作的关系。


这是个不断循环,无休无止,没有出口的圈。强迫症患者就在圈里忙来忙去,累死累活,悲哀,焦虑,抑郁,痛苦。或者说强迫症患者本身就是那个圈。

一次,和一个年轻的心理咨询师聊天,突然兴起,聊起强迫症,问对方:“你知道如何最快速判断真强迫症和说自己强迫症的假强迫症吗?”对方想了半天回答不知道。

答案是恐惧,是恐惧!

典型强迫症是出现无意义的重复动作,没道理的检查,怪异的走路和接触方式,反复多次的计数,祷告等,并感到痛苦,焦虑和无法克制!

在这些行为发生之前通常有挥之不去的恐怖念头或担忧,明知没有“意义”却还是要完成的行为由此发生,做完了这些后,强迫症患者的焦虑和痛苦获得减轻,然而不久又会重复,再重复。

这句话是到处可以搜索到的判断强迫症的方法。然而一个真正的强迫症患者会告诉你,不是“无意义的”想象,他们理性上知道“没有意义”但是“恐惧”战胜“理性”———无解!做点什么吧,做点什么,必须要做!

如果有人告诉我“曾经用舌头来把拖鞋摆到完全对称”我一点也不会惊讶。与“恐惧的事情会发生”这种信念相比,拿舌头舔拖鞋这种事有什么不能做的。

接下来看看真实的强迫症患者口述的行为:

-我只能吃全新的装载一次性纸盘上的食物;

- 9个月不能下楼,不是刚洗过的东西就不能碰;

- 总幻想自己从10楼跳下去;

- 中学起,我就认为自己是女同性恋,跟别人说了别人也不当回事,我却为此很痛苦,因为我同时知道我并不是;

- 我一直担心会伤害到孩子,越担心,越会幻想伤害;

- 背书的时候,要求自己一字不差背诵和默写,这占据了我大量时间,以至于我经常担心会再次辍学;

- 看到电视里别人生病,灾难事件,就会担心自己家里人也出一样的事,并开始幻想;

- 所有的东西必须对称,即便我知道那样不是最好的,我也一定要特别移动几毫米,就因为不那样做,客户可能会不付款,但那样并不好,每次拿起笔,我就担心发生这样的事,但都会发生,我无法做一个出色的设计师;

- 我一直在妥协,那个逼我这样做那样做的声音,每次都失败,我甚至想过自杀,如果不是知道家人会伤心,我早就死了;

- 我担心孩子受伤,妈妈迷路,考试失败,被辞退,男友背叛,我觉得所有的坏事都会发生在我身上,如果我不那么做的话,我是说如果我不把乘法口诀背完10遍再吃饭;

- 每个数字都有意义的,1代表孤独,2代表生病,3代表人群,4代表死亡,5代表自己,6代表离开,7意味着不好的事会发生,8但凡有钱准没好事,9会分手,10有人要死了。渐渐的没有一个数字是好的,我要改变不同节奏去数数字才能安心,一天加起来要数几百遍有时候甚至更多;

- 洗澡必须有顺序,换了肥皂我就没法洗澡,一次站在浴室前看着原来舒肤佳的位置变成了力士,我就不能动了,站在门口很久,然后我开始哭,我找不到缓解这个念头的行动,我就站着一动不敢动,后来太痛苦就哭了,妈妈骂我神经病,我才好过些,有时候有人骂你也是种帮助,他们不知道而已,要不然我能站一天也说不定;

-考试的时候,为了不考90分,明知正确的答案一定要改错,因为90多分的数字不吉利,宁可80多分,我已经感觉自己有病了;

- 公司要辞退我,原因是上班一直迟到,我恐怕不能工作了,我一定要把拖鞋摆整齐,出门前一定要洗澡,然后吃完麦片,这些流程一样都不能少,一开始只要提前一小时起床就够完成这些,后来发现要按照流程做的事越来越多,我4点起床,7点出门都来不及,我恐怕是不能在任何地方上班。

每个强迫症患者都有他人觉得可笑甚至完全无法理喻的行为,没有真正得过这个病的人当然是无法理解人类是如何能如此长时间的做那么多“无聊”的事!

现有治疗方法

先说最少使用的方法——手术。美国有使用大脑外科手术治疗强迫症的案例,目前国内例如瑞金医院也有神经调控微创手术治疗强迫症,会有人问,真的有严重到宁可做脑部手术也要治疗的地步吗?真的有,还不少见!由于大脑结构复杂性和现代科学依然对此了解不足,治疗强迫症是否有效,术后复发情况以及不良反应的研究可参考资料不多,本文不做进一步展开。

第二种,药物治疗。强迫症用药选择以「血清素回收抑制剂」(SSRI,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为主。例如:盐酸帕罗西汀。与忧郁症用药类似,但通常会剂量更大。用药疗程需6-12周,而据观察,缓解症状几乎几天就有效果,然而也一样呈现精神类药物的适用性状况,部分患者有效,部分有一定效果,再有部分完全没有效果。SSRI类药物会有不同的副作用反应,例如嗜睡,恶心,以及部分患者声称出现性欲减退。

药物治疗是不错的选择,尤其是症状较严重的阶段,选择药物降低症状发生,调整精神状况到较好的水平,辅助其他例如心理咨询或者行为疗法都是常用的办法。日常工作中最常见的也是害怕药物依赖以及恐惧药物副作用的患者。容易出现无法断药,不知道如何戒断,害怕戒断反应,不知道如何应对反复,到底吃药还是不吃药等问题。

这些问题虽然有普遍性,但依然因人而论。有三种普遍存在的情况:对谈话或者行为疗法没有信心,觉得没有任何用,又不想吃药;第二种,对吃药没有信心,吃了也没效果,或者拒绝吃药的,希望通过心理咨询得到帮助;第三种,可以吃药并且同时希望进行心理辅导的。

需要肯定的是,用药不是坏事或需要绝对否定的选择。能够按照医生的嘱咐合理使用药物,是目前对于强迫症治疗常用并且有效的方法。用药期间,关注自身状况,及时与医生反馈沟通,在戒断和复发的时候如何调整剂量,需要患者本身给医生更多的信息,来更好的让医生帮助到自己。不可私自停药或者随意调整剂量。

药物以外可采用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治疗强迫症。

认知行为疗法是一种谈话疗法,它能帮人学着改变思考和行动的方式。CBT是强迫症及其相关疾病如健康焦虑症、身体畸形恐惧症等等最常用的心理治疗方法,并且也是英国国家健康与临床优化研究所唯一推荐的谈话疗法。以下是认识CBT的三点重要因素:

1. CBT不关注强迫思维和冲动从何而来,因为人人都会这样,CBT关注的是一个人如何去应对这些思维以及放多少精力在上;

2. CBT基于以下观点:一个人思考和行动的方式影响着他对某件事物的感受,而且他可以在特定的情境中学习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和行动;

3. 和任何学习过程一样,CBT需要时间、投入、耐心、动力以及最重要的,练习。

与药物治疗相比,CBT治疗强迫症需要花费患者及咨询师大量时间,当患者接受CBT治疗法时,有一个很重要的元素就是两个疗程之间的家庭作业。不同的案例有不同的重点,有的在于“认知”,有的在于“行为”。更“认知”的方法会把焦点放在个人对强迫思维的附加定义(比如“因为我有关于恋童癖的想法所以说我很有可能真的会成为恋童癖而我会有这样的想法是非常不好的”),于是病人会和咨询师一起,为这些侵扰性的想法寻找不同的定义,以及想出不同的回应这种想法的方式。而更“行为”的治疗方法会强调教育你什么是焦虑,焦虑是如何在你体内运作的,直面恐惧为什么刚开始会出现负面的效果但接下去,当你每次重复你极力避免的事情后,直面恐惧就变得容易得多了。咨询师只能保持导师或老师的身份,只有患者更多地自我练习才能好的越快。当成功完成一个治疗后,很多专家会建议再持续半年到一年的复诊回访。漫长的治疗周期和经济上的支出,虽然CBT疗法完全可以媲美药物的治疗效果,但由于优秀治疗资源的缺乏,以一个案例为例,一次60分钟,每周至少3-5次的治疗频次才能帮助患者实现疗效,这意味着,一个强迫症患者需要找到一位与他相投的咨询师,愿意并且有时间能与他一起完成疗程,都有一定难度。因此当前国外专家依然认为药物治疗似乎是更为经济的治疗方式。

暴露与阻止反应疗法(exposure and response prevention)

ERP是CBT疗法的一部分。它包括不断重复地直面你害怕的,而且一直试图避免的情境(这就是“暴露”的过程)。为了使治疗成功,暴露的时间需要足够长,而且在这段时间里焦虑可以渐趋平息。恐惧需要持续不断,暴露需要被经常重复,这样患者才能对于焦虑和刺激物变得越来越不敏感,越来越适应。暴露的过程中不允许做强迫动作(这就是“阻止反应”的部分),使患者忍受那些不适。如果做了强迫动作,那么暴露的过程就必须重头再来一遍,当患者可以适应,并有能力忍受恐惧时,就能真正摆脱强迫动作了。

在CBT和ERP共同施行时,患者会评估自己的焦虑,创建某种层级制度。也就是说,每个人刚开始时会面临相对容易对付的情境,接着难度渐渐上升,需要应对更恐惧的情境。当面对恐惧变得越来越容易时,焦虑也渐渐平息。短期的副作用表现在焦虑和痛苦,但这些都会慢慢消退,而且长期来说,恐惧最终会被克服。

对于不愿意用药或不想长期用药的强迫症患者,这两种治疗方式都可以练习。另外还有一些方法值得进一步研究:

强迫症是否可以自愈?

目前国内收集到的个案来看的确有不少通过患者自身学习,练习后自愈的。案例有如下特点:周期长(6年以上),长期寻找方法,实践练习来对抗强迫症;有反复发作的情况;存在完全不靠药物恢复的情况。

改变生活环境是否可以帮助强迫症患者?

对于特殊情境下的强迫症可以通过改变环境来改善强迫症,但依然会有反复发作的状况发生。

帮助他人来帮助自己是否有效?

回答是肯定的,强迫症患者通过写作自己的经历分享和体会他人的痛苦,以自己的成功经验帮助他人对改善自身强迫症有积极作用,国外大量的小组治疗也是类似的方式。

终极恐惧的思考是否有意义?

心理学上关于“死亡”的定义与哲学上医学上都各有不同,强迫症患者处在“恐惧中心”恐惧往往与“死亡”有关,不仅仅指身体的死亡,还包括,人际破裂,工作失败,成为一个失败的人,亲密关系的消亡等等。这类巨兽的恐惧让强迫症患者终日不安,对于此类问题的探索恐怕还需要个人本身的阅读和理解来重建更好的认识。

推荐一本书,布鲁斯·海曼(Bruce M.Hyman)的《强迫症:你和你家人需要知道的》。


最后,请记住“学习,练习和你自己”是帮助你走过漫长年岁最好的老师!

提取练习簿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