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只有一种成功,就是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凯文。我的一位忘年交,良师,亦友--Kevin Macpherson。

2万公里的美丽约定

2013年春天,由我发起的第一届 “爱的梯队 支教接力” 公益项目正在西双版纳龙林小学开展,凯文在美国收看CCTV的一档公益访谈节目得知了这个项目,热爱中国文化的他对中国并不陌生,他立马订了机票飞赴云南。于是我在到达龙林小学下车的那一刻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一群赤着脚、撒着欢的孩子簇拥着一个头发花白的外国老头,在一堵破旧不堪的水泥墙前用沾满颜料的的手涂鸦,虽是4月中旬,版纳却已是35度的高温,烈日下,蹭着五彩颜料的小脸上淌着汗,被阳光照耀着闪闪发光,树上的知了和他们的欢笑声成了一曲圆舞曲。

这个已到花甲之家的外国人就是凯文·麦克弗森,他带着颜料,游历了至少35个国家和地区,用色彩描绘这个美妙的世界,并以他的睿智影响了数以千计胸怀抱负的艺术家,他是美国风景写生协会创始人,被公认为是美国最成功的印象派外景画家之一。

由于他为人低调谦和,在我们相识一年之后,我才通过别人慢慢得知原来他是这么有名的一位画家。

好的教育首先是启发学习兴趣

从2013年开始,每年春天,凯文都会自费飞来中国赴我们这个美丽的公益约定——为当地的贫困学校带去美术课程。虽然他的中文并不好,但并不影响他成为孩子们最喜欢的“老可爱”老师。

他的美术课很特别,从来都不是在常规的白纸上作画,有时时在乒乓板上自画像、在石头上画动物、在香蕉上画画……这样的美术课就像在玩游戏,孩子们和这个“老顽童”一起在色彩的世界里尽情地玩耍,这些孩子从来没有上过美术课,但你会惊讶他们可以做出那么多有趣、充满想象的作品。

去年,他带领感古小学全校学生在操场上共同创作40多米的长卷,虽然最后因为学生太多太热情而画面“失控”,但他说:孩子们都很投入、很开心,如果他们因此爱上画画,这比最后画成什么更重要。

因公益结缘,我和凯文成了好朋友。一次我开车送他到新场古镇和画家朋友们写生,他邀请我和他一起画。犹豫再三,我拿起了10多年未碰过的画笔,在路人的指指点点和紧张、不知所措中,我完成了一副并不满意的第一幅写生水粉画,可是凯文却对我的“第一次”赞不绝口,直夸我有天分,还自告奋勇要当我的油画老师。作为一个小时候被枯燥的素描折磨过,在“美术”上备受打击的学生,破天荒得到这样的评价自然是受宠若惊。

也许就是从那以后,我和画画有了新的链接,后面发生了很多故事,再后来就诞生了这个微信号。

生活不止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凯文在成为一名职业画家前,曾经是美国广告业一位享有盛名的插画师和设计师,在金钱和地位都羡煞旁人的时候,他却选择放弃稳定的工作,专心学画。

他背着画板和颜料,和太太走过了世界上很多美丽的地方,在港口、乡野、广场他留下很多印象派画作,一路走、一路画,并以此支持他们的旅费,至今他们已经走过35个国家和地区。想想背着画板和爱人走遍世界,也是件超级浪漫的事。

“艺术在我生活的一切抹上缤纷的色彩,因为艺术,我遇到许多美妙的人和不平凡的机会。”——凯文

他也曾经花了5年时间,在自己家中(位于墨西哥州一座山顶上)透过厨房窗户,用368幅画作记录门前的一片小池塘,每一个季节、每一天、每一次光影的变化,他给一系列取名为“reflections on a pond”reflection即是反射、又是沉思、映像。池塘的反思有一个目标,为了完成每一幅画来呈现生活中的每一天,这计划时刻提醒着他:停下来,看看这光阴流逝着的每一天,不止为了观察眼前的光景,也为了内心的省思。

最有意义的日志是关于生活和艺术的联系。

我经常想,如果30年前凯文继续留在广告业界,也许他现在拥有了更富裕的生活,住着更大更多的房子,甚至拥有几架私人飞机,但那又如何。

那些走过的地方、看过的风景,遇到的可爱的人;那些每一个和自己对话的夜晚,那些创作带给内心的冲突和感动……

我们赤手空拳来到这世界,放开手离开这世界,不就是为找到那片属于自己的海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