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啊,念念不忘你的眼神

你在右侧五排  我在左侧三排

又是一年凌厉的冬季,比起那年的春天,这些凉风又算什么呢?如果能伸开双臂,一半拥抱时至今日的暖阳,一半拥抱被抛在身后八年之久的春意,会不会就能解开我此刻的苦闷?是不是我深爱的少年还在教室的余晖下站着,我是不是,还是可以坐在微风下看他微笑的样子…….

零七年的夏季,只觉着热的通不过来气,但我却从未穿过短裙,还是一如既往的灰色长单裤与带有卡通的T恤衫,瘦小的身材拖着长长的马尾,安静而怯懦的中等生。

今天已经是开学的一周之余,尽管炎热的夏季还没退去,同学们对于自己已是初三生而热情高涨,当然这些热情是全班的窃窃私语,有的讨论十月一放假几天,有的是讨论要去哪里旅游,有的则是无聊的男生们讨论班级里的女生谁最漂亮……

正当同学讨论激烈时,一声:“老鹰来了!”班级瞬间安静,我刚抬眼就看到一个涂抹着红红口红,干练的短发,脚踩细高跟的英语老师走上讲台,目视全班后说:“晚自习调座位,由于刚开学,所以这次调座位就按这次升学班级排名来调,下面上课!”,之后就是那张红色口红在不停的张合….

晚自习前,我安静的收拾着书本,而同桌蕾边收拾着书桌边和对面站着的男生打笑,时不时的看到两人扯扯胳膊,摸摸脸的,动作甚是暧昧。男生一会跑过来一会跑过去的,我甚是心烦,等一切都收拾好就埋头继续看书。

等男生走了,瞬间觉得消停了,同桌蕾突然对我说:“格,你觉得他怎么样?”,我蒙蒙的抬头看蕾,她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我楞了半晌说:“他是谁呀?不就是你男朋友吗?这个你还问我?难道我认识他啊!”。

蕾听我如此说,眼瞪了老大的对我愤愤的说:“刘蒂格!你脑子才有毛病吧,这都开学一周多了,你怎么谁都不关心啊,他是我们班的前五哎,优秀生哎,杨亦哎!”。她又抓了抓我的胳膊说:“真的不知道?…哎”

我笑了笑说:“哦,他啊,怎么不知道,晓得,晓得……”,此时我心里犯嘀咕的想:“好吧,给你个面子,什么亦的,你自个就去美吧,学习好关我什么事,我才不喜欢资优生…”。

以为蕾会就此打住,谁知道像吃豆子一样说个没完,说她和杨亦是初二认识的,玩的很好的朋友,还说他家境不好,但是人长得帅,学习又好,追他的女生很多很多…….

我佯装在听得样子,心里祈祷老鹰赶紧来解救我。不多时老鹰却如实的被我心心念念的召唤来了,至此调换座位、对号入座、整理的自己的书桌入号一件件的满条不紊的进行着。

临近放学,很多人都整理完后离开,我还有一摞书搬到新位置上就可以了,我走到原来的座位整理着,那个男生和蕾在教室的乱跑一气,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正准备抱着一摞书穿梭在课桌间,却不料被身后的一个猛撞,胳膊磕在桌子的棱角上,愤怒的回身大喊:“走路能不能看着点!!!”,抬头看的时候就看到门口一闪的白色背影。

我再扭头把目光投向蕾时,她笑笑说:“放学了,赶紧回家吧,明天见,我们可爱的同桌….”,我看她失落的眼神说:“好….”。

第二天,我早早的去了,临近上课新同桌琳也来了,而蕾则是迟到了半个小时后,样子失落的坐到我的前面,早自习下完课,我拍拍坐在前面的蕾说:“只是当了我的前同桌,怎么就出状况了?”。

她扭过身来,在我桌上扔了一袋脆脆面,啪的一锤下去说:“怎么可能!没什么事了,就是昨天睡得太晚了,起来晚了”,紧接着又是啪的一锤,抬起手对我说:“啧啧~你早餐,吃吧”。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蕾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说:“这应该是我的吧,为什么给她,这么疼爱你的小同桌啊~”,我抬头看到一个瘦高男生伸手把我桌上的脆脆面拿走,面带微笑的低头对我说:“这么高冷,不是因为昨天撞到你了吧?”。

我心一紧的看向他,直视了三秒又低下头,拿起书一摊,做出不理他的样子。此时蕾笑着对他说:“哼,昨天是我惹着您老人家了,抽什么风!不要招惹我同桌,她可是不喜欢和男生说话的,特别是你这种爱捣乱的资优生”。

他眉头一簇,见我低头沉默不语,就推了一下蕾,拿着脆脆面撒腿就跑,而蕾则是追的乐此不疲。等他们追到班门口时,我扭头看向窗户外的他们,欢笑的追逐着,一脸干净的笑容,利落的板寸头,眼镜下一双好看的眼睛,在阳光下更显的清澈与迷人……

我正看的入神时,他猛的被蕾推到窗户上,脸正好对着我的方向,怔的一下他对上了我的眼神,我猛然的扭过头来去看书,心里慌张的看着课本上的字一遍一遍的念….

熟不知,他看到我慌张的模样,抵在窗户上的嘴角慢慢上扬。

之后的日子里,杨亦都会来蕾这里小打小闹一番,我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看书,偶尔的与他的目光对视,也只是随即的移开,装作什么也不关心的样子,可十六岁的我永远也不会明白,我与他仅有的记忆却全在这眼神里了…..

秋季的阳光悄无声息的打在我的课桌上,蕾正和我讨论一道难解的数学题,突然杨亦坐在我的对面,笑着说:“不是有我吗?怎么不问我?不知道我数学很好的!”,蕾突然不屑的说:“好好好!你讲!”。

蕾欠了欠身坐在我的斜对面,而他则是完全坐到我的对面,我抬头看了他,离我很近,顿时觉得脸红,只低头一味的听他讲,不多时我觉得课桌下他的腿碰到了我的腿我心里一惊一惊的,一直不敢抬头看他,由于他的个子高,时不时的会碰到我的腿,整个题讲下来,我呆如木鸡的杵在那,他见我不抬头就低头看我,我更是不知如何是好,他看了脸涨红的我很是得意。

蕾突然啪的一拳打在杨亦的背上说:“我说你讲题的老看刘蒂格干嘛?人家本来就不爱说话,你一个劲的看人家,人家能好好听吗!”,杨亦自觉自己做的不对,也没多说什么就继续在本子上一遍写,一遍讲。我则是心乱如麻,见蕾这样说,我又是疑惑又是欢喜。

讲完后他说:“哦,对了,我明天今天下午要去竞赛,有什么鼓励没?”,他看着低头不言的我,期待着我说点什么,我“恩”了一声,就不在说什么。

蕾听到后,小鸟依人的说:“好好考了,你反正都会考好的。对了,你们下午怎么去?不是你们五个还有我们数学老师吗?”。

杨亦欠身往后面课桌上靠,腿动了一下,我抬头看着他,他笑着说:“骑车去吧,我们都骑了自行车,老师领着我们,一会吃完中午饭就去了”。说毕站起来对我们说:“先走了”。

蕾扭头对要走远的他说:“恩,吃多点啊,比赛要是得奖金了请我们吃饭哦!”,我看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

中午休息时间,我早早的吃过饭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窗外的人来人往,往不远处的芭蕉树旁,看到数学老师领着一行人在说什么,我眼光停在一个瘦高的少年身上,阳光打在他的身影上,温暖而好看,看着他坐在自行车上,单腿支着,侧脸的轮廓在艳阳下更明媚,就在这时少年扭过头来,眼光直盯上我的眼神,我看到杨亦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

我傻傻的看了他好久,直至他骑车的影子在那片阳光下消失…..我恍惚了半天,我觉得我是被他迷住了,心急火燎的觉得不可能,于是看书来解救自己,可满脑子的全是他的笑容,我欲哭无泪…..

从杨亦竞赛回来后,只要他一出现我就会埋头做题,但是不知觉的一抬头就会撞上他的眼神,每每都是慌张的佯作做题,我像是被人知道秘密的小丑,偷偷的躲在自己的角落里自言自语,就算种种的行为告诉了我答案,我还是一味的给自己洗脑,这些都只是假象。

一日蕾跑到我面前说:“最近不知怎的,好多外班的女孩追求杨亦,而且还有一个外班的班花,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好,家境也好,哎~羡慕哦~~~”,蕾托腮看我一语不发的说:“怎么了?又出神了,怪不得杨亦老说你可爱,哎,出神也能出到这种境界….”。

我听到她提到杨亦心里猛的一紧,而后满不在乎的说:“没出神,他说我可爱?呵呵,他见谁都说可爱吧!不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吗!”。

蕾听我这么一说,疑惑的看着我说:“你怎么开始关心别人了,和他玩这么久,没听过他说谁可爱,就是有时候会在我面前说你可爱的想笑,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也没见他对谁上心过,搞不懂哦,可怜我的一真心被狗吃了啊!”。

我听到蕾说的话气的不行说:“好吧,我就是笨的让他想笑,想笑就笑呗,反正与我无关!”,蕾看到我的表情就安慰我说:“别这样了,你怎么听不懂好话呢?哎,不管了,我有一个计划,你要帮我啊!”,还没等我要回复,蕾就信誓旦旦的出去了。

等到晚上快要下晚自习的时候,蕾给我传字条说:“放学不要先走,陪我去操场撞下胆,一定要陪我哦!!!”,我也没问那么多,就答应她了。

晚自习放学,已经是七点四十了,如今正值阳春三月,却也不能多留艳阳一时,夜色下蕾拉着我到了操场的门口,路灯下我看到杨亦的身影,此刻我跟着蕾的身后,心更是砰砰跳的一团糟,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我觉得不会是好事…..

我们走到杨亦的跟前,路灯打出了三个纤长的身影,杨亦看到蕾身后的我有点惊讶,对蕾说:“什么事?怎么还拉上你同桌了?”。

我看着蕾起伏的背影,听到她说:“什么什么事?我不是之前就给你说了吗?那天晚上,为什么一句话不说就走了,我的心意你不是一直就知道的吗?为什么一直不管不问的,就还是和以前一样对我?你不是没有喜欢的人吗?为什么不能喜欢我?…..”,蕾说完一直盯着对面的杨亦。

我听到她说的顿时觉得不知所措,自己现在就是个电灯泡,是走还是不走呢?我纠结的看着杨亦,他也看着我,徘徊了好一会才说:“恩….我以为……怎么今天说这事了…..你知道我对你好是因为我们是朋友,就仅仅的朋友而已,再说…..我也不想伤害你…..”。

我觉得我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就打破这一时的沉默说:“那个…蕾,我先回去吧,这是你们两个的事,你们好好处理下…..”

蕾没有吱声,我就当她答应,转身走向校门口,留下他们在暗黄的灯光下,转身的那一刻我心里的声音说:“就知道是假象…..就知道…..”,三月的微风,把我眼角的泪水吹的格外的凉…..

至于那天晚上他们如何收场的,我无权过问,蕾不说,我也不问,时间就这样偷偷的又溜走了一大半……

临近中招的日子越来越近,我们都收起了所有与学习无关的心思,我和蕾的话也越来越少,关于杨亦,我封锁了所有的悸动,让自己忙起来备战中考,日子就这样单调无味的过着,偶尔与他的擦肩而过,与他的眼神相撞,都是闪闪的一瞬,犹如星星陨落后的光辉,只有一秒的美丽,一秒的记忆。

六月底的夏季也躁动了起来,面对中招考完的洒脱,我没有去联系所有人,一个人静静的坐到窗前看星星,对于当时没有手机,没有qq的我,对过去未尝不是一种决绝。

我以为时间会帮我忘记对过去的所有眷恋,可是我却没能赢过记忆的魔力,让我对十六岁的我们念念不忘,直到三年后我才知道那个阳春三月的答案。

来回已快三个春秋,在高三的下半学期,我遇到了好久未见的蕾,她变化了不少,有点胖了。她见到我说:“你一点没变,还是那样的可爱,可以说是漂亮吧,之前我们班里评的五美就有你,你一向文静,在班里极少说话,只和你玩的好的朋友嬉闹,所以很多关于你的事,你不知道…..”。

我听了她这样说,顿时一头雾水的说:“什么五美?没有听谁说过啊,我是咱班低调的不能再低调的人了,也没有几个人认识我,我能有什么事?”,我看着面前的蕾,觉得心跳要加速了。

蕾看着我笑笑说:“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谁都不关心,包括喜欢你的人”。

我顿时一惊,脸色有点慌张的看着她说:“谁….会喜欢我?我又不是资优生……”。

她看到我的脸色,温柔的说:“格,不可能觉察不到的,当时我就能感觉得到,你为什么看不出来杨亦喜欢你?那天晚上你走后,他就说了喜欢的人是你…..”,我顿时五雷轰顶,笔直的身躯颓了下去,坐在蕾的对面一言不发。

蕾欠身靠近我又说:“我当时没给你说,是因为心里不甘,而杨亦没有给你说,我猜应该是考完试会给你说吧,但是你今天才知道,我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走出教室,看看天空对风说:“我也喜欢你,一直喜欢着你…….”。

六年后,我得知杨亦在外省上大学,而且也交到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只是他已不是我喜欢的少年,微胖的脸庞上再也没有当时好看的棱角,已然不是我喜欢的翩翩君子,而是他人的贴心男友,至此我是阳光前行的女孩,他是云里雾里谁的某某。

也许我不知道的事太多,但能明白当时十六岁的可爱,惊艳到了你就好。

我依然爱你,那个十六岁的翩翩少年……

用了整整八年的时间,我才明白初恋的意义,不是谈情说爱,不是朝朝暮暮,而是一个纯净的心能念念不忘所有关于他的美好,让你一路前行中明白能彼此相爱是多麽的珍贵。

十六岁可爱的我喜欢上你,真好。

二十四岁依然爱你的我,真美。

初恋带来的不仅仅是伤痛与青涩,还有成长…….

�而我的初恋    没有伤痛

只有你的眼神

---------------

“愿爱神丘比特的箭能百发百中,而我是其中之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