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这是一个充满灵力的世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里的人们通过先祖的积累和传承,总结出了诸多修灵之法。

天穹之下,回龙村,张一鸣,修灵一路凯歌,上中和灵院。然灵域中隐藏着一只恶灵,靠吞噬修灵者而不断壮大,灵域危机笼罩。

  一个月了,新书《灵域》的大纲,终于理顺,简介也是在不断的修改中暂且敲定,剩下的就是努力的码字了。

  合上电脑,吐出一口浊气,浑身轻松。

  咯吱一声,我的门被打开了。

  抬头,我看见了景远方。

   “向梦飞,那个王胖子估计也不会来检查了,我们四个一起吃饭去吧。”

   王胖子是我们四个相遇后的第一个默契。

  “好啊。”我报以一笑。

  我对景远方还是非常有好感的,我格外清晰地记得他的梦想:我这一生要走很远的路,看很多的书。

  我感觉得到,他是认真的。看着他散发出自信,阳光的脸庞,我有直觉,他能做到。

  我们出了房间。

  景远方和孙立国都是陕西延安的,说着他们的延安话,说说笑笑,很是熟络。

  我和张君实则是在一边不时的搭搭话,我俩默契的表示听不太懂,陕西话博大精深。

  出了小区门口,过了几条马路,不得不说,成都的餐馆就是比西安有人气。

   我们来到雪月饭馆,找了一个四人桌,点了四个菜,要了两瓶啤酒。

  “向梦飞,你耍女朋友了没有?”孙立国改用了普通话,问我。

  “没有,现已恢复单身。”我顿了一下,回答道。

  那张熟悉生动的面孔,诸多的画面,搭配出了多彩的场景,展现在了我的记忆中。最后一次送别,我看着她渐渐的走远,消失在了我的世界中。

  “得了吧,你不也是单身狗。”景远方永远都是那么的直爽,对孙立国说道。

   “你呢?”我看着景远方。

   “暂时还没有,我会在远方遇见幸福。”景远方富有诗意的回答道。

    “我们中就张君实有女朋友,以后我们三个要相依为命了。”孙立国打趣道。

    “要么有房,要么吃皇粮呀。”张君实给我们说道。

   在中国,在酒桌子上,就是容易现真相,近距离。

  一晚上,我们都在畅谈。

  我们四个人算是互知过去,互谈未来,唯独没有谈工作,不过我们都知道,明天9:30要去公司报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