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记 (2)卧佛(3)修道 (4)采玉

(2)卧佛

智仙:我想在金华山下建造一座庙宇。是的,香火已经兴盛。香烛,暮色,弹弓之上的破碎的袈裟。一身的袈裟,我卧在北山的脚下。我遥远地看着。流水各自飘零。烛光继续弥漫。一身卧佛的袈裟,穿在身上,高捣着的砧板上的水汽沉沉。而此刻,智慧一幕幕收上心头。我发誓佛光的神殿。穿过袈裟的地方,陈居着水雾。而穿破的佛意,一身患得患失的心计。我一步步地在金华山下走。我探寻着方向外的佛经。佛偈接近了,我王树上的泛观的佛经,一句句读出我的出处。而我的确是使劲了浑身的解数。我卧在清泉之下。高树上,纷纷的落雨,下在了谁的门户上?我挽起自己的心口,樱花开碎,雪莲熬到了此刻的北山断坡。


慧约:是的,我从东阳来,此刻,我站在金华山上下。一切的风景都是熟悉的。我听到了佛的呼喊。于是,我发誓我的袈裟将为此而脱下。袈裟上,一身抖动的荒尘,仆仆的哀悼,身穿锦衣的富足,黄昏,了断了此生的姻缘,不了的红尘烟火,于我便是一处处的莲花。开败了。真的,我的莲花已经开败了。而此生,我将驻扎在了北山之下。一处处开凿的石壁上,流淌着的佛灯,佛灯照着我,我上了此行的虚竹,断语之间,蜘蛛精已然空荡荡了。


东阳郡太守沈约:我已然归于东阳郡。渡了婺江水,上了北山峰,划破的暮色,此段的姻缘,过了河流的八咏楼,上了玄畅楼,提笔写就了丹青的雾水。花朵已经破败而凋零。唯有我沈约,四声八病之间,四声呼喊之后,我度过江南,于婺州而罅隙空虚了。


智仙:真的,我还是一步步地驻足在了金华山下。我一眼望出去。歇一歇脚,上了泉眼,饮了甘泉,画下了流淌的佛像,稳稳的,挂于夕阳下的万雀,已经驻留在了婺州。


慧约:真的,我发誓了。我把袈裟放在了北山的断壁上。空荡荡的寺庙,普照的光芒,落在了侠客的宝剑上。而我扭曲了饥饿的面孔,在不断收缩的闭环上,下下的雪,还堆积在了智者寺的四周。我上了空洞洞的寺庙。寺庙四面高岗。寺庙四处味素。高树一般般的,落在了智者寺的缓步的榆阳,当时,我别了的婺州,上了东晋的味道,开出的花朵,一声声呐喊着。


沈约:碎碎了,此刻的佛意,此刻的卧佛,卧在了盐泉上。


智仙:收敛心志。高捣秋风。唯一的挽留,上了我的年华,开凿了智者寺。一段段的距离,破败而出的佛经,出乎之外,处于之内,高岗上下,马匹横生,唯一的离弦之箭,已经射出。


慧约:是的,直到此刻,智者寺才算是屹立而不倒。空许的袈裟,我啊,穿上袈裟,退下棉袍,一身的佛灯,一身的青衣,一身的卧佛,卧在了空荡荡的庙宇上。四处来到的信众,我的施主,上了佛性的天龙八部,神圣的灯,一刻灯,不时而开出景怀上的花瓣。满面的莲花,开放在我开凿的智者寺上。四之外,寺之外,高卧的佛,一身吐露莲花,高出不胜寒,物下的莲叶,考岁的莲叶,纷纷落下枯萎的五指,五指之外,五指之空,一意而放下。真的,我辈只有放下,方才是卧佛的寒光,一道道地射出,广袤的寒泉,上了我的袈裟。我出入于金华山上下。施主啊,树蛇啊,方向上满的霞光万道,一株株的苦楝树,一堆堆的卧佛的金黄,卧于此刻的丹青下。而我把自己施舍给了佛主。我的佛国,往生求取,上下的断落,会痒的佛灯,残生的佛念,粘在了佛灯的四面佛光。而我已经毂中求索了。我到我的婺州,不断地汇聚金银铜铁。方寸之间,我的佛意,已然拱出了门外的婺州。各位施主,列位而来,堆积在我的寒泉上,我煮的肉,我煮的酒,已经干了。而我,还要出门,穿上美妙的袈裟,经过了北山脚下,一眼往上去,堆叠着的石棋盘,没煮的活龙潭,当时,我一直记住了北山的传奇故事。而此刻,我慧约也将加入这婺州的梦幻里。一枝梅的开放。一株树的颤抖。一刻钟的迷响,还本了,一切的佛经已经被我种在了婺州的泥土里。等那一刻吧,我想我的袈裟也将开出花朵,耀眼的光芒,将盖过我的北山,金华山之三十六洞天福地,当于此刻而开凿出一身的混沌。于混沌之中开凿,造出一丰原的北山圣境,易我的佛光,虚我的袈裟,卧佛之身,历历在目。慧约之眼,入于孟莽的寒气之上,高出的卧光,断断续续的袈裟的光芒,以及名的沈约,四声八病之中,求取的功名,已经归于此生的寂寥。


沈约:上了,我的东阳郡。下了,我的东阳郡。


智仙:一棵棵的树,方向之外,卧佛之外,收敛的几许寒光,欢愉何处?唯有我的许愿,佛灯一株,赶住了此生的佛缘。卧佛,卧佛,巨石已经堆叠,开在崖壁上的莲花,还在花瓣的幽香里握住我的此生。我之名,放逐了。我上了金华山。于壁崖上,我救我的佛灯。千万佛灯,已经守住了此刻的生涯。而我上了佛之外,三千地界,归于寂寥。


慧约:完成了此生的愿望。在东南地界,握住我的方向,于清香之外,寻找佛的位置。当黄昏收敛,当众生祈祷,我将于卧佛之外寻觅庙宇一座。庙宇空空,我之生亦空空。


东阳郡太守沈约:想一眼我自己的崖壁上的曙光。我求取的四声八病究竟为何?我出入于婺州地界,上下功名,上下马匹,船上船下,喝酒的我,求落的归属是树外的何处?


智仙:仿造的我,几何时造出了智者寺一座?空许的我,几何时打造了智者寺一壶?酒杯下,我的清香,立于我的中庭之外。而我啊,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一身袈裟,含浦生生。万籁俱寂。我驻足在了金华山,一遍遍的月儿,一遍遍的日儿,洗涤的圣境,穿上我的袈裟,坡上,坡下,一意的芳春歇息了,我将在卧佛的坡下回顾自己的一生。一生何故空虚如此?


慧约:是的,此刻的方向,便是寻找的归程。心寻之外,叩问的天地万佛,如今归于何处?


沈约:患得患失的我啊,归于自己和佛门。一身马上马下,断了此生的佛灯,照遍的三千佛界,卧佛于北山的四侧,上下月门独自寻找。此生无语空遁。佛偈一首,万象归于空地。而我的东阳郡,我的入于婺州地界的东南三界,寻找之外,佛归何处了?

(3)修道

黄初平:我上北山了。我是从兰溪的另一侧上山的。道观已经摆好了。我穿着道服,手上还带着一支莲花和一支梅花。真的,穹隆还在高举。纷纷的藓雪,纷纷的落雨,落在道观的屋顶。而我,带着满身的忧伤,混合着我的混沌之七界。我一步步地走。慢慢地走。轻飘飘地走。如同莲花一般吐露芳香。如同梅花一般幽魂而满。是的,我高举着梅花。梅花儿上,落满我的影子。我在兰溪的方向上返回旧居。一次次的绵长的记忆。高飞的鸟雀,与我的可怜的莲花一同满了苍茫的夜色。而在我一路向着北山进发的时候,高举着的飞鸟,已入了北山的地界。北山收缩了。北山的茫茫四野上,疼了满是泥土的荷花。


黄可儿:莫非是雪的造化?莫非是雨的出落?这一切眼前的风景,莫非是造化的捉弄?我敢于吞入了雨雪,莫非造化波动了人的是非?莫非雪雨姓黄,而归罪于我的造化?


黄初起:莫非是雨雪的锻造?莫非是遁入的世界已经结出雪雨一般的果实?莫非是你的遁入?莫非是你造化弄人?莫非梅花已经开败?莫非凌辱的结果已经写就?


黄初平:当道士一直是我的愿望。可是,至人真人圣人到底在何处?莫非圣人已死?莫非至人已灭?莫非真人已经消亡?一路而上,北山紧挨着马车。马上的我,功名之中的我,莫非是造化拨弄了我的七界?雨雪对垒着。雨雪造化着。雨雪飞翔着。莫非死地已经注定?


黄可儿:险恶的世道啊!拨弄人的连坐啊!玩弄我的侠士,莫非进入了黑暗?魔道之中的道士,莫非已经横着船,在黑乎乎的地上代谢了?我的语言,我的投入老矣的青春,我的莲花盘一般的青春和岁月,属于我的道观,一如我哥哥的道观。哥哥穿着道服。一身的素衣。素衣上,打了补丁。真的,哥哥,你纯出入于道观之中,已入侯门深似海,一部天龙,八部天龙,真的,葳蕤惊骇了你,我的哥哥。哥哥,入门了。你带着宝座上的陶壶,倒满了正满了的酒杯,辞别了,不辞而别了。真的,二哥,你已经上了北山。叱石成羊的美梦,道士如今的归罪,已经彻底地最慢了。而我,真心耳朵上的初露的花朵,我放满了自己的酒杯,辞别了雨雪的落下,从我的兰溪,一路而上,捣鼓着的,鼓捣着的,纷纷的落雪,已经满怀了。


黄初起:真的,险恶的世道上容不下你我等的善良之人。完了,彻底的道服完了。船上的你我,船上的波涛,下了,下了,一步步的脚印,摆脱了善茬的雨雪,更满了,更近了,更粗鲁了,更绵长了。而如今,罪恶已经种下了。


黄初平:不要相信什么样的嘴眼。不要枯寂了。佛陀一般的。深入侯门的海。望入了的凝梅上的雨雪。纷纷的一抔雪,倒满我的刹那。而我,入门了,侯门似海的渊薮,一地入夜的侯门之大波涛,已经纷纷卷起了。倒入的雨雪,套怒而起,纷飞高举,入海,入机,入定。


黄可儿:险些进入了云水之外了。真的,真人之境,已经窥觊了,真人纷纷死去。群哪儿?


黄初起:弟弟,妹妹,这一刻,你们和我,当如道观中的倜傥的风流一般。上了我的道门,一身唯一的修道。修道和剃度。佛陀和真人。道士的冠顶上,一抔雪的风絮,也喝着道门的雨雪,一如如的修炼,如莲花一般的修炼。爱莲说了。真的,亭亭净植的我,风连门户的我,香远益清的我,纷飞的我,高捣如旧事之中的飞翔的我。入夜了。弟弟,妹妹,我们一同进入北山了。往上走。拜冕上的道观,太粗鲁了。道观已经很破败了。真的,道门深似海。我辈,一如女儿国的颜瑶,一如菩提国的净土,一如八仙的飞升之地,在冠冕上,在剃度的戒律上,真的,一切都将返照。真的,火焰已经熄灭。唯一的道门,我的弟弟,你已经上了鲜红的戒律,几缕烟火之中,戒律已占据了你我的心。而我们,唯一的丢人的,将逝去了。此刻,上了北山,极度的戒律将我们捆绑,戒律一一地举起,戒律一一地注定,戒律纷纷地入定。唯一的最美之后,天地之大美一如庄周的蝼蚁。弟弟,合而为一,合而为易,你我的出门之后的入定,此刻啊,已经收获了果实。因为,蝼蚁虽未我辈,而天地独钟情于你我!


黄初平:我带着满身的罪过而洗濯了自己。我的修道,一如蝼蚁偷生,绵绵不绝了。


黄可儿:真的,洗不干净的我身啊!阿是群雄的啊。傲视的高古之蝼蚁了啊!发出心愿的蝼蚁。上了忍辱的蝼蚁。洗濯的蝼蚁。翻身而出门的蝼蚁。在暗度之下而偷生的蝼蚁。孤独而立。茕茕而立。真的,蝼蚁尚且偷生,况我辈乎?


黄初起:是的,道观已经历历在目了。写满的字符,枯寂的灯下,你我,穿上道服,贵了雪雨,满身的雨雪,纷纷地落下,雨雪在目,傲视的群雄,苍茫天地,旷野之外,蝼蚁纷纷。


黄初平:唯一的我,偷生的我,如蝼蚁一般修炼自己。锻造如火。我啊,已经落定了。注定如海洋一般的深邃。而洞窟之中的壁画,落定了我的画像。举目而望,仓颉造字的我,纷纷如雪降下的我,弥补空了我的罪过,虽然纷纷如坟之屈就,而望入深海的我,一具横陈的肉体,白若玉璧,仙人在此,而至人真人圣人在上,纷纷冠冕当如此。拂拭而过,巨石飞入,沧海横流,万象如累积,石柱若崩溃,仙山若托举,海门似造化。真的,唯一的造化,造化之上的混沌之眼,开了,主宰了天穹鼎上的纷纷的盖地。盖门的我辈,造化混沌,姿态万千,化育了的秋风,无穷尽了,荡涤的雨雪,修道若采莲,万树似春芳,修门如万世繁华。


黄可儿:真的,真的,移入的造化,此刻已经修道若托举的神仙了!


黄初起:弟弟啊,弟弟啊,造化若此奔腾不息!你我,钟情的天和地,高居的人和鬼,深入的万物和神。我们遁入修道的阶梯。上了,往下的雨雪,纷纷落在北山。而道观还在露出光芒,万丈的霞光,道士出具,纷纷高挂的云絮,浩荡如马匹崩逝,初露的整容之女娲,出现的万道之扶疏,出门了,上与九天,下若退跌的侯门,纷纷似海也!

(4)采玉

几个姑娘:上山采玉了。看,坐满的竹林,风声呼啸。唯有动摇着的百草,哗哗地响着。葱茏的草木,歌慌的碧玉,笙箫之中,生出我们的歌谣。而入夜的地里,在北山伐竹的响声里,在弄玉的颜色里,从天香楼中走出的我们。天香楼,已经摇曳如灯盏了。一座座的伐足的阁楼里,正飞出一步步的曲调。一部部的音乐,各自惶惶而出,打出大脸,打出腐竹,一声涕欺,一声悲凉,一声婉转而凄凉。真的,我们的日子,各自坐在天香楼上。


甄士隐:真的,此刻的阊门不在苏州,而在婺州。我上了戒子,上了禄蠹之间的黄昏,上了英莲的旧岁月。我一路沿着婺州的道路走。采玉。真的,采玉的我,各自跟随着一僧一道,割舍不已的岁月,影子匍匐着,踩碎的宫格,踩踏而出的尘土,风马牛不相及了。此刻,我正坐于天香楼上。婺州的天香楼。从我的阊门红尘走出,误入的地方,当如马匹。


贾雨村:误入了。真的,我误入了。当量的佛陀,当初的道士,一身的黄土,废弃而已。


秦可卿:此刻,误入的天香楼,上了我的卧室,上了杨太真的木瓜和乳,上了颜色之中的潇湘境地,上了卧室的菡萏花果香,上了埋入的木瓜,投以土瓜,投入暮色,上了婺州的天香楼。古典之色。萦绕着的瓜果霹雳,洞窟一座座,卧于干湿之地,投以伏羲之地。


又几个姑娘:采玉了。我们去采玉了。山上洞窟一座座。我们踩着莲花。我们握满鲜花。我们踩着尘土。我们上了花轿子。一座花轿子。船过了乌黑的地方。上了秦可卿的卧室。卧室里满了香味。一阵阵的腐烂的野生。一阵阵的野兽的飘潇声。上了卧室之中,生出的采玉之声,易我的何基,易我的王柏,易我的金履祥,易我的许谦。真的,我们采玉了,我们卧于北山上,采血的干湿,草乌的船,穿上了锦衣,卧在寒泉之上,倒地的东西,只有呜呼呼的采玉之声,排箫洞开,一声声的飞逝之声,恍惚而出,盖满我们的天香楼。


甄士隐:此刻的采玉,与我辈遇见婺州的黄昏是一样的。

婺州布满了辽阔的炊烟。婺州拍打着节奏。节奏一声声的,飘逝的地方,打出了黄昏梁盖,提布的数年,我已经爆满了的天香楼,上了婺州的楼,上了节奏一样的地方,释出词语。

而我,已经布满了的洞窟,烟云缭绕,纷纷洗涤而出的尘土,埋入了正宫。

此刻的正宫。

一样的正宫。

得失之间的正宫。

唯一的采玉的正宫。

你我的正宫。

飞出婺州的烟云之外的正宫。

而我们正在采玉。我抱着我的英莲,出了阊门之外,踏入婺州之地,烟云缭绕,呜呜啼啼,乌黑的地方发出了缭绕的声音,将我的颜色拉住。而我,注定汇入了一僧一道的婺州。那一僧一道,薄了我的衣裳,厚了我的印记,上了北山的混沌之地,分开了河谷上的白云,各自在石棋盘上,各自在活龙潭上,摆开各自的阵势,在北山上,采玉而纷纷了。


贾雨村:此刻,我也误入了婺州。

从烟雨江南抵达婺州。从烟雨渺渺的苏州,抵达婺州。我别了黛玉,上了船,一声地呼喊,与我的小童上了抵达婺州的道路。一路上眼小月高。一路上盖面而风风。

此刻的婺州的正宫。

雨水的正宫。

繁华的正宫。

辞别了采玉之外的正宫。

又与正宫而盖满了的荷叶。满了的江南,竹子和花朵已经满了。而我,此记上了天香楼,在婺州的天香楼。与先哲不一样。与当年的朱子、吕祖谦和张拭都不一样。

真的,婺州缥缈了。

采玉的纷纷。

采玉上的纷纷的草木都落了下去。

一般的采玉。

高泽上的采玉。


又是几个姑娘:真的,我们匍匐在船上。动摇了婺州的草木,投以木瓜,在秦可卿的卧室里,打开的壁画,壁画上的烟云图,壁画上的正宫图,壁画上的情榜图。一座座的房子,我只偶见了此刻的春芳。而我们,投以苍翠的流云,在北山之下,于基座之上的黄大仙宫,于赤松道院,于赤松子,和着我们的混沌之眼,在高士留驻之上,挽留了的采玉。真的,此刻,我们上了采玉的曦光。伏羲之日,伏羲之谷,低洼下去了,六十而去了。我们的婺州,几杯的浊酒,几杯的黄粱美梦,断了,几世的轮回,我们的洼地上的流水和白云,纷纷如采玉的悲伤而哭泣了。我们打了荒野上的盲目声。词之外,婺州之外,北山险恶的断崖上,采玉的纷纷声音,从天地的混沌之中忽然发出来,盖满婺州的碧血剑。


秦可卿:真的,我卧室里的春宫图还在吗?美妙的正宫还在吗?

辟易之外的正宫。

饱满的正宫。

辞别了的正宫。

一曲曲的飞雕,落在我的正宫之外。

从我的天香楼,易我的殇别,易我的青春岁月,每次别的时候,都是正宫的六叔之颜色。

而我洗涤在了正宫里了。

还有几个太监正在抱着我呢。

我被抱出正宫。

几个太监一同商量着,将我的躯体抱出正宫。

而我已经离去了。

各自采玉去了。

我车马纷纷了。采玉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我马上就要出发了。正宫之外的车马了。


甄士隐:真的,辞别的采玉,采玉在山涧里。

采玉的声音,各自了断了。而我,抱着我的英莲,误入了婺州地界,放入了的阊门红尘,与我之外的采玉声,断了。忘古尘埃了。一生的时间于此断送了。高地上的天香楼,于我之外的婺州。必然之外。如何基。如王柏。如金履祥。如许谦。真的,天地已经断了。天地的合围,婺州的飞黄腾达,已经指日可待了。我上了马车,准备误入莲花深处,与此刻的楼台而各自飘零,一声声的水声,采玉之声,也已经是离弦之箭了。


贾雨村:因此,我当向往婺州的南宋之繁华。

那时的潇湘雨,那时的婺州桥,那时的古子城。一路云,一路风。

我,上了采玉的纷纷。采玉之声,兀自响遏云霄,婺州的故事再等一个轮回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鹿女:天香楼下雪了。真的,国书已经写成,丹青已经绘就,酒杯已经高举,繁华已经零落。此刻,北山纷纷下雪了。国都在三千...
    半塘隐者阅读 5,032评论 87 347
  • 游览卧佛寺(曼谷),是在本行的最后一天。在这里要说句抱歉,此处并没有延续前面几篇的时间顺序来写。我选择先将佛寺和遗...
    UXDesigner李阅读 1,428评论 0 50
  • Lesson 3: Health Information Exchange Reasons for establi...
    我的名字叫清阳阅读 10,820评论 0 14
  • 我是黑夜里大雨纷飞的人啊 1 “又到一年六月,有人笑有人哭,有人欢乐有人忧愁,有人惊喜有人失落,有的觉得收获满满有...
    陌忘宇阅读 3,530评论 26 50
  • 信任包括信任自己和信任他人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失败、遗憾、错过,源于不自信,不信任他人 觉得自己做不成,别人做不...
    吴氵晃阅读 4,448评论 3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