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沉的父母之爱

      病情告急,弹药殆尽,在惶恐之际,只能求助任我任性都能给予我包容的他们。当告知实情,母亲日日问候病情,在我绝望无力回答之时,我拿起了世间最残忍的做法,以所谓愤怒对待母亲的小心翼翼。                                母亲不再日日问候,只有我需要弹药供给之时,传递求助信号之时,母亲才有听我声音之时,也仅仅是通过我的语气感觉我的状态,再稍询问病情,我除了所谓愤怒无他。          弹药供给,父母随时备好,回去带来的除了病情所需的,还有生活所需,空手而去,满载而归。而立之年,交给父母如此答卷,但是他们从不指责,总是有无尽的理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就这样,我们每天开始与星月相约,在蒙蒙亮的时候洗漱,把水任意的泼洒在草坪上;在烈日下训练,任汗水流过眼睛;在夕阳中...
    兔兔啊兔兔吖阅读 89评论 0 1
  • 写给23岁的我,写给这个日子——20151212,没有目的。 我现在是一枚研究僧,一枚计算机研究僧,也就是...
    低调的廷哥阅读 337评论 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