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思陈老

今天得知陈忠实老先生去世,心中悲恸不已,愿陈老走的安详。

最早知道陈忠实先生是在我小时候,当时还在上初中吧,每天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听收音机,每天中午都会播«白鹿原»的评书,虽然是断断续续的在听,但白嘉轩,鹿子霖,黑娃等等这些名字耳濡于心,后来就一直惦记着要找时间拜读拜读。最终在上大学的时候终于找时间完整的读了这本巨制,作为陕西人,能深刻的体会到书中描述的磅礴而又荒凉的白鹿原,细致入微的刻画了每一个人物鲜明的性格。在历史的变迁中,作为黄土地的子孙如何应对这种大历史的变革,如何与封建军阀巧妙周旋而又保存延续白鹿原的根。

作为陕西人,特别喜欢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现的路遥,陈忠实和贾平凹这些陕派作家,他们分别描绘了近现代和当代黄原上老百姓在历史浪潮中所展现的不屈抗争精神。

今天同时看到有观点认为他们作品中女性观的缺陷等问题,实际上迟该观点的读者并没有把作者或文章放在特定历史年代去理解分析,厚厚的黄原,实际上压着厚厚的封建传统思想,历史本来就是这样 ,不能随意去篡改历史和文化,一个时代的特点烙印不能将其视为时代缺陷,我们每个人所处的时代都有其不完善的地方,这种不完善本身就是时代特性,如果用时代缺陷来评价她们的写作,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将每个作家的作品先给他标注一个该书或该作者有时代缺陷。个人认为伟大的作品就是用文学手法记录一个时代的文化,写的东西能触动心灵就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