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猫先生的日常(连载故事)

字数 1759阅读 14026

你的一生过得太慢,以至于很多人没有来得及等你,就自行离去;你的一生也转眼即逝,与很多人痛苦告别,然后烟消云散,然而你有没有试过被一只小动物温柔对待。它在长椅边上等你放学,它为你找来保镖保护你周全,它安静躺在你的脚边,躺在你的怀里,你们初次相遇,你说你好,它斜眼看你好傻逼……

 第一章 会洗澡的流浪猫    
 小学二年级,八岁,我就读于镇上的茨洞小学。

在我看来,我是被关在了一所囚笼般的监狱。
  狱友喜欢抢我的零食,凶恶的牢头每天都要给我布置作业,我个子小,不敢反抗,只能次日一早乖乖递上涂满改正液的作业本。
  牢头是一位上了岁数的男老师,精瘦的黑脸庞上留着两撇小胡须,彰显自己严谨冷酷的派头。
  平日里他不戴老花眼镜,说是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清不楚,看不明白也好。但一到了上课的时候,牢头为了扔粉笔好瞄准学生,就会将老花眼镜架在鼻梁上,就跟在调整准星一样。他是我这辈子见过脾气最差的老师,也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的老师。开学第一天他就跟我们强调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哪里不会打哪里,第二件事是是动次打次,亲身经历过的同学把它翻译出来就是动一次打一次,牢头班主任最常用的武器,是讲台上放着的红蓝黄三种颜色的粉笔。
  我有时候会幻想自己买来一大盒粉笔,与牢头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粉笔大战,那张严厉的黑脸上被我投掷出密密麻麻的粉笔点。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幻想被人戳破的时候,额头一般比较疼。
  “小兔崽子,你又走神,你给我站起来。”牢头的一截红粉笔快准狠的击中我的额头掉在了地上。
  我赶紧起身,不敢用任何身法躲避。心里却觉着委屈,我便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不过是偷偷想想那个场面,又没有真戳你一脸粉笔点。
  
  后来听村里人说,牢头以前当过特种兵,枪法如神,怪不得扔起粉笔来例不虚发,每节粉笔都能准确的弹到同学们的额头上。
  牢头同时也是我的班主任,不喜欢也不愿意跟大家讲道理。他总是中气十足的对大家吼:“在我的班,只有一个规矩,就是你们必须听话。”
  在我看来,牢头是一个很严厉的人,一皱起眉,两条浓眉就跟麻花一样卷在一起。一点不像其他老师那么温柔,他每天早晨六点会拿着圆木棍,一个个敲向学生床边的栏杆,将还在熟睡的大家伙都叫起来跑步,牢头跑在最前面,像极了带队的大雁。我一开始并不喜欢他,一直到体弱多病的身子因为他的强迫锻炼得到改善,我才明白他是为了我们好。
  
  后来由于寄宿的关系,我每个星期五都要在镇上的小车站等车回家。说实话,我不喜欢上学,不喜欢严肃苛刻的老师,不喜欢对我不友好的同学。不过我喜欢等车,因为车站附近有一只黄白相间的猫,我经常和它打招呼说你好。它总是坐在红漆长椅上思考,但有时候还是会眼看我身上白绿色的校服,看我衣袖和裤脚挽起来的傻样会发出像嘲笑的声音;有时候天气冷它就会伏在我的脚边,我抚摸着它柔软的毛发,它会露出很惬意的表情。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在这个车站多待上一会。
我想交它这个朋友。
这一度成为我很长一段时间上学迟到和回家晚的主要原因。
旁边超市的女老板跟我说:“这只猫在车站附近流浪很久了,也没见有人抱走,兴许就是一只野猫。”
  我出于礼貌,不停的点头,却还是弯腰将它抱在怀里。
  我给了它我孩童时代能给予的最大温暖,它的反应是慵懒的眯上眼睛。
  超市女老板讶异的说道:“你这孩子,就这么抱它也不嫌脏。”
  我低下头检查它的毛发,柔顺却干净,身上还带有肥皂香,就好像被谁洗过了一样,难不成还有人给它洗澡。我下意识这样认为,这只花猫身上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而这个疑问一直在我的心头环绕挥之不去,直到一次周末。小孩子面对好奇是很执拗的,所以我将大好假日都花在了跟踪这只花猫身上,我一定要弄明白这只流浪猫有什么样的秘密。它好像和我见过的猫不一样,显得特别聪明有灵性,透澈的眼睛里面泛着智慧。它应该知道我要做什么,可能是逗我玩,它总是在半路上就将我甩掉。
这只贼猫的聪明举动让无疑有些我抓狂。
  直到假日的最后一天,我顺着它走过的路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到小镇的尽头,我都快放弃探究下去的希望。
  这时候,我瞧见它从一条小巷子里出来,它的身后还跟了一位小女孩,与我年纪相仿。
她手里还抓着肥皂和滴水的湿毛巾,不停的朝它挥着小手。

   桥下绿水映着落日的余晖。
   流浪猫慢腾腾的走到了石桥上,中途停了片刻回转柔软身躯与小女孩挥爪告别。
   它是我这辈子见过最通人性的猫。

她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温柔善良的女生。
  从这一日开始,我便结识了一位年纪同我相仿的小女孩,她叫小桢,住在小镇另一头的小巷子里,我很喜欢她。
  也从这一刻开始,我称呼这只会找人洗澡又充满灵气的流浪猫为猫先生,我也很喜欢它。

每个星期五更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