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屉里的秘密

01

“救命啊!”一声尖利的女人哭喊声刺破了八月里正午的骄阳。汹涌而出的热浪,如海啸般淹没了整个世界。空气里涌动着粘稠无比的东西,令人恐惧而窒息。

正在午休的王琳和母亲被这声音从床上一下掀起来。她们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后院。

“这两口子又打架了。”母亲表情严肃的边跑边说。

王琳腿发软,心里面像敲起了架子鼓。震得难受。

她们进院门时,还听到屋里有女人的小声呻吟哭泣。可是瞬间,又听到更加尖利的哭嚎和谩骂。

“闭上你的臭嘴!”她们又听到有男人的狮吼。这声音震碎了天上的云,呼啦一下,热浪无遮挡的倾泻下来,覆盖了之前的那一层。眨眼间,人们变成了海底深处的生灵,在奋力挣扎。

屋里的景象吓坏了王琳。桌子掀翻在地,椅子侧仰着断了一条腿。茶杯,茶壶的碎屑成放射状迸的满地都是。嫂子躺在写字台旁边的地上。她头发散乱,闭着眼睛边哭边骂。

在王琳和母亲进门的一瞬间,嫂子的骂声多了对婆家祖先的问候。还没等王琳母女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见王树红着眼珠子,嘴唇抖动着,从侧仰着的椅子上一跃而过,一巴掌打在了媳妇的脸上。

王琳扑上去,拦住了哥哥继续进行的拳打脚踢。

“你这是干什么?!!疯了呀!”王琳使出了平生最大的力气推搡和吼着哥哥。

“你这个王八蛋,这是要把我气死啊!整天吵架,怎么就不能消停地好好过日子?!”母亲愤怒地过去,抡起右臂,朝着王树的脸上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王琳用臂弯揽着嫂子安慰,见她还是闭着眼睛哭,边哭边说,言语中已经没有了谩骂。她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嘴角边哭的、说的有了白沫。王琳很是心疼和同情这个女人。她怨恨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哥哥。

在嫂子的哭诉中,王琳知道了,原来是嫂子趁哥哥午休时从他那里偷走了写字台上的钥匙。从结婚以来,她就一直很好奇那个上锁的抽屉。但是哥哥不让她过问,说那是属于他自己的东西,更不允许她打开。这样的举动使得嫂子怀疑抽屉里一定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要不然这么神秘干嘛?

但是不巧的是,嫂子刚把钥匙插进抽屉,哥哥就醒了。他一把夺过了钥匙,还用力推了嫂子一把,将嫂子推倒在床边的地上。嫂子当然不让份儿,就骂了哥哥。哥哥天生嘴巴笨,不着急还好,一着急不但讲不出个道道,而且还结巴。他不想嫂子大声喊叫惊动了父母,就让她闭嘴。结果嫂子故意大声哭喊。于是两个人的矛盾迅速升级。当嫂子听到了有援兵到来以后,骂的更厉害了,发疯的哥哥失去理智的把家里摔了个底朝天。结果就是王琳进门时所看到的那一幕。

至于抽屉里的东西,王琳猜想,肯定是跟一个叫芸的女人有关。那是哥哥的初恋,当时他们上中学就谈恋爱,被家人棒打鸳鸯。虽然两人奋力抗争,但是最终还是被分开了。好像后来两个人同一个月先后结了婚。

王琳比哥哥小好几岁,对那段过往只是知道,但是以她当时的年龄是没有资格去和哥哥谈论此事。此刻的王琳已经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也谈起了恋爱。想起这些,她既同情哥哥,又同情嫂子。但是,无论如何,她是不会看着女人在她面前受到家庭暴力的。

于是,她把哥哥单独拉到一边,很严肃的说,她不希望自己的哥哥是这样一个暴徒的样子。男子汉永远不是以打女人而扬名的。哥哥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就离开了。

王琳和母亲帮嫂子洗净颜面,换好衣服,把屋子里的狼藉收拾好就离开了。夫妻之间的事,还是他们自己慢慢解决消化更好。婆婆和小姑子不能过多参与。这是王琳的想法。

02

接下来一年多的光景,王琳再回家,见到哥嫂看起来很和谐就放心了。午饭后,嫂子把王琳拉到一边,说她怀疑哥哥有外遇。理由是哥哥给领导开小车,会常经过他的初恋女友家门口。哥哥经常跑她家跑。这两人之间一定有问题。王琳问嫂子是否有确凿的证据,嫂子说没有。只是凭女人的第六感知道的。

王琳劝嫂子不要轻举妄动。等她有机会好好调查这件事。农村里没有什么秘密。大家仿佛都是透明人。王琳很快得知哥哥的前女友嫁给了哥哥的好哥们儿。但是好哥们儿婚后不久就出去跑业务。所以哥哥真的会去帮助这个前女友。这个结果让王琳觉得为难。哥哥去帮这个忙,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嫂子不愿意哥哥去也理由充分。毕竟都是结了婚的人,男女之间还是得有界限感的。

实情还是得告诉嫂子的。王琳同时也建议嫂子,从长计议,她们一块儿想办法,谁先想好了方案,两个人一致通过再实施。

不久,另一次休假时,嫂子告诉王琳中午有人请客。他们两口子和王琳都被邀请了。王琳感到很奇怪。问是谁,嫂子神秘兮兮的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中午,王琳一行三人去了镇上生意最好的一家饭店。一进包间,王琳见到一男一女两个人已经落座等他们。王树先是一惊,然后有些不高兴,回头问妻子是怎么回事。妻子说,她想找个机会让几个老同学凑一凑。先来的两人也是一脸的迷茫,说还以为是王树要请客呢。看的王琳也是一头雾水。看来,这是是嫂子一手操纵的呀。

嫂子显然对所有人了如指掌,她起了控场的作用。她先是喝了一杯白酒,然后说起了自己早准备好的话。她向王琳介绍男的是贾帅,王树的好哥们儿。女的是吴芸,王树的初恋女友。自己不曾和他们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但是现在自己成了王树的老婆。所以,大家相互认识一下是应该的。这话说出来,被她提到的三个人都有些尴尬。

王琳听到这,被吓了一跳。嫂子这是演的哪一出,说好了要先商量好,再采取什么行动的,她怎么就单枪就上阵了?这让王琳有些不知所措。她没法预知接下来事态如何发展。

     嫂子接着给大家让酒让菜。可是这种开场白和气氛搞得每个人都不那么自在。王琳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哥哥的脸色铁青,勉强挤出来的笑容只是浮现在皮肤的表层。看起来连皮下的肌肉都没有带动起来。另外两口子也只是很客气的说感谢款待之类的话。

     又一杯白酒一饮而尽以后,嫂子情绪有些激动地接着说,在座的四位都是结了婚的人了,旁边请来了小姑子做个个见证人。结了婚大家就要避免一些事情。以免让别人传闲话。无论是自家的男人、女人,还是别人家的男人、女人被外人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嫂子这番言论完全不像她平时的说话风格。王琳猜测,她肯定是得到了什么人的培训。

贾帅接上了话,解释说,他们三个以前在学校都是要好的朋友。虽然自己老婆和王树曾经有过一段感情,但是大家自从结婚时,都已经摒弃了男女关系。现在都是以老同学的关系在走动。

王琳和嫂子都有些意外,没想到不是吴芸,而是贾帅先出面解释的。

嫂子说,男人什么事都可以窝囊,当王八这种事不可以还窝囊。这真是她本色的说话方式。王琳听了,吓坏了。

王树铁青的脸上已经连皮肤表层的笑容也没有了,而是绷的紧紧的,像一张马上就要敲响的战鼓。他嘴唇抖动着,和一贯的,发怒前一刻一样的表情一样。

吴芸站起来,朝着嫂子深深地鞠了一躬。说很抱歉之前因为王树帮自己忙而给嫂子造成的伤害,以后大家会断绝往来。接着她说身体不舒服,然后拎包迅速离开了包间。

贾帅连忙去追妻子。临出门,回头对王树说,好好给嫂子解释一下,不要冲动。又转头对嫂子说,请她不要误会,这不是她所认为的那样。

03

只剩下三个人的包间里,王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个耳光甩在妻子脸上。王琳惊恐的看到,嫂子脸上瞬间显现出了红色的巴掌印儿,血从嫂子的鼻子和嘴角流下来。刚才还得意的嫂子被打蒙了,缓过神来就是一声惊天的哭嚎。

“王树,你这个不要脸的。你这点儿破事儿被人知道了,自己没脸,却朝我撒气。你打死我吧,打死我好跟那个狐狸精过去!”

嫂子终于开启了她一贯的处事方式。她相信在这家饭店里,一定有别的客人,即使王琳拦不住王树打她,还有别的客人。即使没有别的客人,这繁华的商业街上一定少不了其他的人。一定会有别人来拉架的。

嫂子的嚎哭引来一群人围在包间门口观看,当然也有人拉架。大家半拉半观赏,既不想看到事儿发展的太大,又不想一下子把这火浇灭。

王树也失去了理智,男人要的是面子,自己老婆在这商业街上一吼,以后还怎么出来混事儿。他抓起桌子上一个餐巾,掐住妻子的脖子,就要往她嘴里塞。愤怒的男人失去了语言能力,只有全身的力量,要去暴力发泄。

王琳一边护着嫂子,一边大声吼哥哥。即使大声,也压根儿在嫂子一堆含混不清的哭喊声里显得微不足道。

最后幸亏是平时和哥哥关系好的几个男人来了,拉走了哥哥。失去对手的嫂子战斗力锐减,只剩下祥林嫂一般的哭诉。她哭着向周围人一遍又一遍的倾诉着她的遭遇。周围人竖着耳朵认真的听,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以便做茶前饭后的谈资。他们不断地咋舌,点头,好像表现出了对嫂子无限的同情。

王琳看着,心想嫂子这招棋真是下的太烂,两败俱伤。

风波后哥哥辞去了单位开车的工作。他没法面对单位里别人异样的眼光。在家颓废了一段时光,每天呆在家里睡觉,喝闷酒,喝醉了就唱歌。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哥哥沙哑的歌声里,好像流淌出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和让人感知的情感。没有几日,哥哥家刚会说话的孩子都学会了一句歌词“我只在乎你”。嫂子愤怒地打了孩子的屁股,哥哥把孩子抱过来,搂着孩子竟然留下了眼泪。

这段日子,嫂子不再闹。每天踏踏实实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在家陪自己,陪孩子。虽然她不和哥哥说话,但是家里收拾的好好地。她变换着花样做饭,还整了新的发型,买了最时髦的衣服。只不过哥哥看起来依然闷闷不乐,也不看她。

04

那段日子,贾帅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人说,他买彩票中了奖,到底多少没有人知道。但是那场风波以后没几天,他就搬到了几百公里以外的城市。之后,再也没有人提起过这两口子。

哥哥在沉沦了半年之久以后,出了一趟门,几天没有回家。当家里人着急的要报警时,他却出现了。他回来时,开着一辆破卡车。

叮叮咣咣地,哥哥闷声自己在家捣鼓了几天车,又开着出门了。

又过了几日,他再次回家,车上多了粗粗的缆绳和篷布。家人终于弄明白了,他开始了跑运输的工作。出去跑了几日的哥哥,看起来不再那么沉闷了。他会和母亲谈起在外的见闻。只是对嫂子仍不太多的理睬。除了必要的话,几乎没有别的。不过,他每次回来都会给家里的父母和老婆、孩子买一些外面的稀罕东西。吃的,用的,还有孩子喜欢的小玩具儿。

一日,哥哥跑车回来在家休息。听到街上有收破烂的,就起身把那人叫到院子里。他指着角落里的破铜烂铁说这一堆都要卖,问收破烂的价格。收破烂的人看这户人家是跑车的,应该有点儿家底儿,就故意压价。不善言辞的哥哥着急的脸通红,却不会讲价,就不耐烦地要赶收破烂的人走。

嫂子腰里扎着围裙从东厢房里出来,哥哥见了她,目光里投射出“求救”的信号。他觉得讨价还价原本就是女人的特长。一是女人原本就计较小钱,二是女人,尤其是像自己老婆这类女人,简直就应该是讨价还价的天才。

嫂子一叉腰,喊了一嗓子“收破烂儿的,你别走!”

那人回头说:“大妹子,我说的就是实在价儿了,真的多不了了。你看,你家这大兄弟不信。”

“好啊,好啊,不管多少钱,都让他拉走把!这破烂儿摆在院子里看着怪堵得慌。哎!收破烂儿也真是不容易。” 嫂子这话是对着哥哥说的。哥哥原指望着一唱一和的抬抬价,没想到,听了这话,气的简直没吐血。收破烂儿的人却是像只小哈巴狗儿,乐呵呵的转身回来要去收拾那些东西。

“不卖!你走吧!”哥哥闷声来了一句,吓的收破烂儿的人一路小跑出了院门。

类似的事情很多,这困扰着哥哥。但是孩子一天天长大,他不愿意再有什么冲突。如果说妻子到底是什么原则性错误,他觉得也不至于,但是两人真的像来自不同星球的人,没有共同语言。

有一次,谈起家庭,哥哥曾经无限感伤的对王琳说,等孩子长大成人,他就一个人开车去西藏,不拉货,就是去散散心。或者到那时,就自己一个人过日子。他除了一辆赖以谋生的车,其余的什么的都不要。存款,房产都留给妻子,毕竟她就是一个农民,没有生存能力。那些都留给她,能确保她晚年可以过很不错的日子。

05

嫂子50岁这年,腰痛的厉害,医生说是腰椎间盘出现了问题,需要手术治疗。哥哥停了车,带嫂子做各种术前检查。报告单都出来以后,医生把哥哥叫到办公室。告诉他,目前除了腰部,还发现了肺部一个肿块。这个要做进一步的检查才可以确诊。哥哥顿时神情紧张起来。他侥幸的觉得自己的女人如此“魁梧”,应该不会得什么别的大病。

进一步的检查结果依然不理想。此刻的哥哥坐在走廊里,不知所措。他把电话打给了在A城的妹妹王琳。

“无论如何,我会给她看好病。不管花多少钱!”哥哥声音抖动着说。

“你嫂子身体这么壮,一定会没事儿的。”哥哥声音坚定的说。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各种诊疗方案的确定和一轮一轮的治疗。

哥哥不再出去跑车,而是全程陪着嫂子跑医院,陪她回家疗养,陪她早晨出去晨练。鼓励她培养自己的爱好,养养花鸟,种种菜,拍拍小视频。生病后的嫂子活成了幸福的小女人样子。

趁一个假期,王琳回了一趟老家。看看父母和哥嫂。

嫂子戴着短的假发,精神状态和生病前没有异样。嫂子一脸幸福地说,她的假发是哥哥给她挑选的,戴上很好看。她依然声音洪亮,步伐矫健,胃口极好的,什么都吃,吃下去也没有什么不适。

那天,哥哥带嫂子去县城医院检查血常规。他把钥匙留给了王琳,让她帮忙看着家里的炉子别灭了。

一串大大小小的钥匙哗啦啦的拎起来,好像精灵在手里跳动。王琳见到了一把熟悉的小钥匙,那是哥哥写字台抽屉上的!一股强大的力量推着王琳要去打开那个神秘的地方,窥探哥哥几十年的秘密。

虽然这是违背道德的,但是,王琳依然,以一个成年人的身份做了这件见不得光的事。

抽屉慢慢拉开,很普通的,里面有一个泛黄的日记本,一摞纸,角落里还有一个纸包。王琳先翻看了那个日记本。前面是她所熟悉的,小时候偷看的,哥哥年少时写的和吴芸的恋情日记。后面还有新加的,简单记录。

1994年5月2日      “注定此生无缘,来生再续。”

1996年5月2日      “从此你我,各自安好,幸福!”     

1997年6月8日      “相信你会安好!天佑!”    

1999年8月29日      “香消玉殒,芸飞湮灭!痛!”

2019年12月6日       “如果有那么一天,你说即将要离去,我会迷失我自己……”

此后再无日记。

一摞纸最上面是一些病例检查结果

2020年5月1日    姓名:余丽丽     性别:女    年龄:51        病情记录大意:未见结节

2020年4月11日  姓名:余丽丽  性别:女     年龄:51岁      病情记录大意:见小结节

……

2019年12月28日  ……

2019年12月6日姓名:余丽丽      性别:女      年龄:50岁       病情记录大意:左肺见**x**mm 结节


再往下是几张泛黄的纸张

树!

芸走了……感谢你对芸的照顾,我才可以出去为她治病筹钱……                       

                                                                              永远的兄弟:帅

                                                                              1999年8月26日  


最底下是一张病例复印件

1997年6月6日    姓名:吴芸   性别:女   年龄:23岁      病情记录大意:脑部主血管肿瘤

打开旁边的小纸包,里面两张一寸照片。一张是泛黄的黑白照片,上面是一个短发,浓眉大眼的女孩子,十五六岁的花样年纪,灿烂的笑着。另一张是崭新的彩色照片。好像是手机照出来,又裁剪过的,是嫂子的照片。近照,短发,掉光的眉毛和大大的眼睛,也灿烂的笑着。

王琳的眼睛模糊了……

窗外笼子的小鸟欢快的叫着。王琳望去,见一只小鸟正在为另一只小鸟梳理羽毛。窗台上摆满了花盆,花开的正艳。院子里是嫂子种的各种蔬菜,每一轮治疗回来,她都精心的打理她的菜园。此刻,豆角秧悄悄地爬上了架,茄子秧上挂着紫色的花蕾,两垄葱比着武长个儿,旁边还有黄瓜蔓抽了丝,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样子……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女儿说要吃香蕉,她很快地来到水果篮前掰了一个香蕉。 其实在她的意识里,香蕉还是很珍贵的水果,是不能经常吃到的罕见物...
    转角咖啡店阅读 180评论 3 6
  • 写作业套路深似海,一篇周记,让我发现了女儿抽屉里的“秘密”!周记用来记录一周的生活、学习感想、心得。从这学期开始,...
    凤姐姐啊阅读 170评论 0 0
  • 一天上午,在我将宝贝房里风扇的插头处理好后,一低头,无意中发现她的秘密抽屉上一串钥匙正插在锁眼上悠闲得晃荡着。 抽...
    蓝色牛仔阅读 664评论 0 2
  • 比伯是时装公司的新任经理,最近同公司女模特艾薇儿走得很近,艾薇儿疯狂的追求比伯,结婚近十年的比伯过着平淡无奇的生...
    平常心V阅读 110评论 1 2
  • 文:易一寒 珊珊的抽屉里有一张照片,是同学小莉和她一起照的,可她从来不敢拿出来看。 一年前,小莉转学到珊珊所在的中...
    易一寒阅读 476评论 0 4
  • 我是黑夜里大雨纷飞的人啊 1 “又到一年六月,有人笑有人哭,有人欢乐有人忧愁,有人惊喜有人失落,有的觉得收获满满有...
    陌忘宇阅读 6,647评论 28 52
  • 信任包括信任自己和信任他人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失败、遗憾、错过,源于不自信,不信任他人 觉得自己做不成,别人做不...
    吴氵晃阅读 5,385评论 4 8
  • 怎么对待生活,它也会怎么对你 人都是哭着来到这个美丽的人间。每个人从来到尘寰到升入天堂,整个生命的历程都是一本书,...
    静静在等你阅读 4,455评论 1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