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Day (Chap.2 Eton Mess)

96
帝釋
2018.02.03 17:03 字数 6013

Chap. 2 Eton mess

「你好,是的,星期一的記者會場地也安排好了,下午兩點開始。好的,有甚麼資訊要更新請電郵給我或者直接聯繫這個電話,好的,再見。」

昨天回到家後,Newt對著新聞稿桌上的新聞稿改個不停,又看著面前的電腦響個不停,不斷在回覆客人的電郵,等到快要凌晨一點才終於修訂好星期一要正式發表的新聞稿。

公關,是沒有人權的,就像是食物鏈的最底層,甚麼都要一手包辦不在話下,客戶們更以為他們本來就應隨傳隨到,不論是名人、客戶、後台還是記者發生了甚麼事,都要他們一力承擔。Newt看了一眼電腦右下角的時間,長嘆了一口氣。就算明天是星期天,他看來也是沒有時間好好地休息了,公關行業的悲歌,世界各地都一樣。

淋了一天雨,他把手提電腦合上,洗完澡便放鬆身體任由自己陷入那柔軟的床。

Newt有個習慣,他會在睡前回憶當天所做過的事和遇見的人,就算他再怎麼疲倦,他都會這樣做,這是從中學時便留下來的習慣。說實話,這個習慣對他的工作有不少幫助,至少能幫他理清思路。想起有甚麼未寫入手帳的事,他都會伸手去拿放在床邊的筆和手帳,寫下來以免忘記了和客戶的會面以及應酬。

今天的回憶時間裡,佔了最大的比例的,是那個工讀生。

Newt每天所見的人不少,但能在心底裡留下良好第一印象的卻少之又少,他工作上跟美國人的接觸也不少,不過這種性格的少年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在現今這個弱肉強食的社會之中,小孩為了迎合大人們都開始學會奉承,長大後變得虛偽並不是罪過,Thomas的表現與別人似乎有那麼些微的不同。他就像個典型的大學生一樣,會發呆,會聽流行曲,但特地去關心一個不是孕婦、又不是長者、又沒有生命危險的陌生人,Newt是真的沒遇過這種類型。

三年來,刻薄的客戶多不勝數,他們付的錢絕對稱不上多,然而他們諸多要求使Newt要做的事排山倒海地接踵而來。他不能擺出笑以外的表情,一刻也不能,因為這份工作,就算客人再狂妄,他都要以絕對的禮貌去應對。客戶不滿意的話不只他要遭殃,其他同事和公司都要蒙受損失,WCKD失去一個客戶的損失他可賠不起。臉上天天掛著笑容,是真是假?連他自己都分不清。

一直以來,他在大家的心目中都是最可靠的存在。

「Newt你就像個大哥哥一樣,大家會找你幫忙,你也會關心他們,但你那股工作狂的認真勁把人嚇壞了啦!上次Aris想把計劃書交給你,你還在跟記者們打著電話,他都沒敢叫你,我看他都快哭了。」Newt憶起他的同事Teresa這樣形容他。

他從來都沒發現自己那工作狂的性格有多嚴重,甚至有陣子因為同時要處理兩個客戶的事而工作到廢寢忘餐,被Teresa硬拖出去吃飯。何況他的同事們一個個都是女強人,就算Newt不去特別關心,她們都能完成各式工作,搬東西對她們說就像是家常便飯一樣,Harriet和Brenda在活動時佈置場地搬貨的瀟灑英姿就是令人佩服, 在這陰盛陽衰的行業,整個部門裡就只有Newt和Aris是男性。

也許是太久沒有跟一個人特別的親近,也沒受到過來自他人的關懷,他一路都是自己一個人走過來,Thomas的出現對他來說,異常眩目。

在他提出要載少年回家時,Newt明確地看到了Thomas眼中的光彩,人的口尚可以說謊,但Thomas眼底下的喜悅卻沒有逃過Newt的觀察。況且,這個少年有點結巴地遞著毛巾給他那個青澀的模樣,使Newt為之一笑,Thomas看起來是真的沒有甚麼機心,就只是個單純的大學生。

「下次見……嗎?」

誤打誤撞進了這家咖啡店,是一種偶然還是必然呢?

Newt咀嚼著Thomas口中所謂的下次到底是何時,不息片刻,倦意來襲便沉沉睡去。

星期天,大學沒課,Alby也將店裡的鑰匙給了Thomas。就算再怎麼不願意早起床,Thomas依然要騎著他的小單車從住所去店裡開店。

說來,Thomas來到Alby這裡打工也只是個巧合,他是被Alby「撿去」的。剛到倫敦時,為了租房子,打工是必要的,當時的他騎著單車呼啦呼啦地在街道上到處看著。英國大街小巷上全是酒吧,但課表中,有兩天是傍晚的課,還有一天是大清早的課,很難在酒吧這種晚上要長駐的地方工作。

就在他這麼隨便逛著時,他路過了一家名為「Glade」的咖啡店,這名字和店的裝潢完全格格不入。灰色的門面,從玻璃窗看到店內充滿著古典的氣息,不論是木地板還是雲石桌都乾淨得發亮,店裡頗為冷清,但配合著悠揚的古典樂使它正正成為了消遣的好地方。

Thomas對咖啡沒有甚麼特別的認知,在美國時喝最多的就是那隨處可見的星巴克,而且他喝的僅僅是Frap,連正統咖啡都稱不太上呢。完全是出自於好奇的心態,他走進了Glade,看著餐牌隨便點了一杯咖啡和一份甜品,當時的他連自己點的是甚麼都毫無概念。

你總不能要一個天天跟快餐為伴的人突然就通曉甜品和咖啡的種類吧?

「一杯Caramel Macchiato和一件Eton mess對吧?請稍等。」Thomas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他是真的隨便亂點,Eton mess光聽名字其實都聽不出來是個甚麼玩意。

Thomas坐在店裡開始左顧右盼,店裡似乎只有剛剛出現過的店主,沒有其他店員。店內的客人也是旁邊公司的白領居多,古典樂中夾雜著白領們聊天的輕笑聲,為店裡輕鬆的氛圍更添一筆,簡直與滿街都是的酒吧有著天淵之別。

Thomas拿出了手機拍下店內的環境,發上了Facebook打個卡,初來倫敦,來到了一間這麼美好的店實在是再幸運不過!

就在他寫著貼文的內容時,一杯熱騰騰的咖啡和一份甜點放在了他的桌上。他開了手機的拍照模式,正想為這個下午茶留個念時卻被身旁的那位黑人店長拍了拍肩膀。

「客人不能在食用前為餐點拍照,這是對咖啡的一份尊重,趁熱喝比較好。」Thomas尷尬地收回了手機,抬頭看了一眼Glade的店長。他長得很高,看起來是個很嚴厲的人,胸前的名牌清晰地寫著「Alby」,如同店名一樣,感覺上這店主和這家咖啡店也是微妙地不太合襯——Thomas之後想起這事才為自己當時隨意給一下第一印象的行為感到失禮。

咖啡上冒著白色的煙霧,奶泡上有著由焦糖糖漿所繪的交叉格形圖案,Thomas甚至不用湊近杯子也能聞到濃濃的咖啡香,空氣中飄散的咖啡香還帶有一絲甜膩的味道,從這咖啡的名字有「Caramel」來看,Thomas覺得這杯咖啡應該不是普通的濃縮咖啡那般苦澀。

Thomas喜歡甜食,他在美國時就算去吃麥當勞亦會叫上個新地雪糕,光是嗅著眼前這杯咖啡傳來的香氣他就已經心情大好。

倒是旁邊的這個甜點……用奇貌不揚來形容絕對適合。看起來就是亂七八糟的把所有東西混在一起而已,這也算是甜品嗎?蛋白霜、鮮奶油、各式莓果混在一起,和Thomas理解的甜品擺盤天差地別……看著這樣亂糟糟的擺盤,他開始懷疑起店主的專業,這份甜點完全沒有令他食指大動的感覺,拿著湯匙的手停在了半空,猶豫了片刻。

算了,不吃白不吃,既然都放在眼前了就不要浪費吧。他用勺子從甜品杯裡挖了一口,這卻是意想不到的和諧,甜度雖高但不會膩得吃不消,配上旁邊的咖啡正好。

就是這份Eton mess,使他留在了這家店裡。

「那個,請問你請店員嗎?」Thomas粗著膽子在結帳時向Alby問道。

「如果你想在這家店工作的話,無任歡迎。」Alby一邊把找零給他,一邊笑著爽快地雇用了Thomas。

就是這份Eton mess,他開始了為Alby打工的生活。

***

在Glade的工作很輕鬆,很多時Thomas都是在百無聊賴地坐在櫃檯為客人們結帳,早上沒有客人時,Alby任由他刷刷手機上的資訊。Thomas才剛開始工作不久,Alby還不需要他負責做甜品,Thomas只是負責點單、結帳、一日結束後結算的工作,間中沖泡一下咖啡或者做些前菜沙律之類,而且時間也彈性,他可以上完課再來為Alby工作。

在這裡打工之後他才知道Alby這個牛高馬大的漢子意外地非常和善。不僅給他的工作量不多,間中還會在打烊後親自做甜品給Thomas,跟了這麼一個好老闆真是三生修來的福氣,就算要他為Alby做牛做馬他都絕無怨言。

早上開店不久,只有兩三個上班族下單要早餐以及咖啡,工作依然輕鬆得很。

「早安,開店早起辛苦了。」Alby捧著一大袋的咖啡豆回來,向Thomas打了個招呼便回到他的位置開始磨起了咖啡豆,Alby一直以來都是用手動式磨豆機,不用咖啡機代替的執著Thomas自認一輩子都未必學得來,但正正因為是親自買回來,親自磨的豆,沖泡出來的咖啡才能如此完美。看著Alby以純熟的手法沖泡一杯又一杯的咖啡,對於客人和Thomas來說都是一種享受。

***

夜幕降臨,Newt踏著虛浮的步伐從公司走出來,提早把明天記者會要用的工作處理好,這一次的客戶也不是會刁難人的客戶,和記者和客戶都談好了明天的細節,他終於可以提早下一班一次。太陽不過是剛躲起來沒多久,估摸著是八點多左右。既然如此,不如就在今天完成那個「下次見」的約定吧?

他穿過馬路走到對面的街道去,Newt抬頭看了一眼之前沒有仔細留意的店面。

「這間店叫Glade嗎?感覺上裡頭的風格完全不合詞意呢。」他推開門,風鈴搖曳,一進到店內便聽到熟悉的聲音和另一位男子正在對話。

「既然差不多收店了,那今天就做Eton mess慰勞你特地早起過來開店吧,不過既然不是招待客人今天就不用甜品杯了,用最原始那種放在碟上的擺盤吧。」

「謝謝Alby!」

Newt看著廚房前的兩個人影聽到風鈴聲後同時看過來,Newt也不明白為何場面突然如此尷尬。

現在大概是八點五十分左右,的確是快要收店的時間,但事實上,時針對確還沒跑到終點,他依然要接待最後一位客人。Thomas自覺奇怪,本來他應要生氣還有客人阻礙他下班,但看著Newt的臉孔,卻全然生氣不起來,反有些高興?

「Thomas你先去招待客人吧,Eton mess會做的。」Alby說完後轉身便走進了廚房,留下Thomas和Newt相對兩無言。

「抱歉,我是不是妨礙你早點下班了?」Newt率先打破了沉默,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就只是站著。

Thomas搔了搔頭,總不能要客人這樣站著吧?

「不不不,店裡還沒打烊,先進來吧。」

Thomas沒想到他所說的這個「下次見」會是如此快發生的事,他站在一旁在等待Newt點餐這段期間,悄悄地觀察著這個男人,不同於昨天那狼狽的形象,今天的Newt髮尾再沒有水珠滴落,西裝整齊貼服。

雖然眼底上的黑眼圈與臉上的疲息展露得一覽無遺,Thomas卻不能否認Newt的側面真是好看極了。

店內暖黃色的燈光灑落在他的金髮上,就彷如被陽光照耀著一樣,左手戴著手錶,從手腕延伸下去,手指修長有力,Thomas猜測他應該是個文字工作者,看他昨天對著密麻麻的字又刪又改,肯定是編輯沒跑了。

Thomas看著Newt的模樣一時走了神,他從來都不覺得有個男人可以這麼好看,不是女性那種傾國傾城柔情的嫵媚,也不是肌肉壯漢那般粗獷威嚴的剛烈,Newt的五官就只是……那樣的配合得宜,給人帶來一種順眼清新的舒適感,他的眼神似是黏在了Newt的身上久久不能移開雙目,就只是想要多看兩眼。可惜某個人連自己心底裡的悸動都沒能察覺。

「Thomas?」他回過神來,看見Newt正以疑惑的眼神看著他,四目相投那剎那,Thomas嚇得趕快撇開眼睛。

「抱歉,請點單吧。」他窘迫地把餐牌從Newt手上接過,低著頭看著店內的職員用的點單紙,握著筆的手正微微發抖。

「那今天要一份咖啡戚風蛋糕好了。」

Thomas連覆單都沒有,在點單紙上打了一個大勾,一溜煙便跑進了廚房把紙給了Alby。

呆滯的他沒有再次走出店面,他在廚房角落裡那張椅子上坐著,眼睛注視著Alby做甜點的過程,他的腦海中已是混亂得一塌糊塗,還無條理可言。

他從來都沒覺得自己有同性戀的傾向,他在大學裡也會偷看女孩子,就像一個普通的男性大學生一樣。昨天的話完全是衝口而出的,他明明只是想對Newt表示感謝,一出口不知怎的就成了「下次見」這種帶點曖昧意味的話。

昨天回到家後坐在沙發上他都覺得尷尬死了,甚麼鬼個下次見啊!跟女孩子說也許還能硬掰成調情,可是跟一個第一次見的男人說這句話對方會怎麼想啊!最尷尬的是Newt還真回他下次見,這不都成一個約定了嗎?該死的!你說就說啊,為甚麼還要擺出那麼好看的笑容,天使嗎?不不不,這個男人簡直是引誘他下地獄的惡魔吧!

結果Newt是真的來了店裡,Thomas的胡思亂想更進了一步。我們可憐的小男孩,Thomas,21歲,性別男,人生中第一次有了懷疑自己對一個男人產生戀愛情愫的危機。

「Thomas?客人的甜點做好了,快拿出去別要客人等吧。」Alby看Thomas一臉呆若木雞的樣子,拿手在他面前揮了揮。

「哦哦,對。」Thomas目光失神地隨手抄起離他最近的碟子,便推開了廚房的門走了出去。

「這孩子真要人操心。」Alby看著他走出廚房的背影嘆道,當他回頭準備收拾廚房準備下班時,赫然發現在留在桌上的卻是那份咖啡戚風蛋糕,那Thomas拿出去的豈不是……?不過Alby已經喊不住Thomas了,那個少年早就跑了出去。

「你的甜點,請慢用。」

Newt盯著眼前的甜點,思考著他對咖啡戚風蛋糕的理解是不是異於常人。看這亂成一團的擺盤,怎麼看都是Eton mess吧?抬頭望見Thomas的表情,他想他大概有了頭緒,竟不禁打趣了起來。

「Tommy你的Eton mess要被我吃掉了哦,真的沒關係嗎?」

Thomas避開著和Newt的眼神接觸,出神地看著窗外,被Newt這一喚才把心神集中回來。

「沒關係……」看著Newt桌上的Eton mess他愣了三秒才反應過來。

「我的天啊……不好意思,我我我去為你換一份吧?」Thomas真是恨不得現在就鑽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他的耳朵都紅透了,連這麼低級的錯誤都犯上了……

等等!Newt剛才是叫他Tommy嗎?Thomas的大腦完全跟不上這種展開,除了父母之外都沒有人用這樣的別稱叫他,一時之間Thomas毫無頭緒應該給出怎麼樣的反應,卻聽見了Newt的輕笑聲。

「既然你都說了沒關係,那我就把你的甜點吃了哦?」這樣說著的時候Newt已經用勺子從面前的甜點上舀了一口放進口中。

Newt看著Thomas的反應覺得有趣,看著他不經意地說出那句沒關係,看著他手忙腳亂地向Newt道著歉,看著他的耳朵伴隨著他的話語漸漸泛紅,天曉得Thomas腦袋裡裝的是甚麼,但Newt卻忍不住想要捉弄眼前這個少年。

儘管他不是特別喜歡Eton mess這種甜到膩人的甜品,然而經過一整天做著費腦子的工作後,Eton mess的糖份的確能為他補充體力並使腦袋的運轉更加暢順,而且……能看到Thomas這種反應也是值了。

「呃……那你的戚風蛋糕……」

「你就當我買下來送你的吧,這兩份甜品的錢我都會付的,還是說……你真的很想吃Eton mess?」

Thomas心裡對於Eton mess的欲望像是被抽走一樣,他倒是不太在意甜點的事,取而代之的,惡魔在他的腦海中用「Newt」這個詞塞滿了他的腦袋,他都於甜點的關注被吸走,眼睛落在Newt身上不肯放開,連時鐘都沒看一眼。

「你要是真想吃的話,給你一口吧?」Newt把舀上了鮮奶油還有草莓的勺子舉在Thomas面前。

吃還是不吃,真的是個天大的難題。對於甜食控的Thomas來說,甜點是最好不過的餌,可是這隻勺子剛剛Newt用過,而且他還在上班時間,就算Alby不會罵他,他還是感覺有違職業操守,這一口Eton mess,使他陷入兩難的局面。

「我……!」

Thomas默默地思考了好一陣子,正要開口說話時,Newt就趁著這個間隙把勺子硬是往Thomas的口裡塞。

有個人靈魂都出竅了,另一個還若無其事地繼續用著那個勺子吃著他的甜品。

一個男人用同一個勺子「餵」另一個男人本來該是件奇怪,甚至噁心的事,可Thomas的感覺是恐怖。實在是太恐怖了,Newt這一舉動沒有令他有任何噁心或者反感的情緒,他比較像是心跳突然漏了一拍,明明他活到現在這麼多年都不覺得自己有同性戀的傾向,他自己的這種反應實在是太恐怖太奇怪了。

惡魔肯定要把他抓走了,莫名的悸動昭示著,Newt這個人正在吸引著他,就如甜膩的毒藥一般。

不知不覺間,Newt已經付了帳,準備離開了。

「我還會再來的,Little Tommy。」

風鈴搖動後,Thomas呆滯地看著店門,開始像個機械人般收拾剛才那個人坐過的桌子,再走回廚房,坐在那個角落的椅子上思考人生。

看著桌上那份被遺忘的戚風蛋糕,Thomas發現他的腦海亂得跟那Eton mess的擺盤一樣,難以好好地思考。「還會再來」和「Little Tommy」兩組詞主宰了他的思緒,那聲音像是在Thomas的耳邊迴繞似的。為甚麼一個陌生人能使他動容至此啊?他思考不出答案,乾脆放棄思考,自暴自棄地吃起眼前的蛋糕。

Heyyou've messed up my mind.

TMR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