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8、坦然

风轻云淡,柳絮摇曳,草长莺飞;花园里绿意浓浓,水波粼粼。

闲来无事,安沫筱开始钻研花花草草的培育。没事就往花园跑,跟老园丁熟得跟亲人一样。

“小主。”凝云见到迎面走来的水月行礼。水月点点头,见她走里端着铜盆,盆里满满一盆的清水,疑惑地问道:“姑娘在哪儿?”

“回小主,姑娘在花园修草。”

“修草?!草有什么好修的?”水月不明白了。安沫筱的奇思妙想太多,多到她自己说不清却明白怎么做。修剪花草,种菜养小动物。真不知道她哪学来的这么多。

“呵呵,这奴婢就不知道了。姑娘早上起来在屋里坐了会儿,就问我找来了铲子去了花园子蹲园子里修了好些时候了。”凝云笑了,姑娘应该是她见过的最好伺候的人。

“嗯,你去忙吧。”水月挥挥手,凝云行一礼,走开了。

园子里时不时能听见两人的争吵声。

安沫筱的怒吼:“不是叫你别动了吗?你看,又踩着了。”

水月的无奈:“它长得太小了,哪看得见。”

安沫筱生气的推他:“看不见就别站这里啊,都踩坏了!”

水月的辩解:“只是一些花花草草而已,干嘛这么在意。”

安沫筱真怒了:“花花草草也是条命!”

水月不解了:“花花草草哪来的性命?”

安沫筱不怒反笑:“这花枯了,你要叫人来收拾,该怎么说?”

水月如实回答:“这花死了,该扔就扔了。”

安沫筱冷笑:“死了?你也知道说死了?没命怎么能称为死?书都念到哪儿去了?”

“我说不过你,行了吧?”水月告饶。说完又不甘心,“平日里见了大人跟耗子见了猫一样胆小,在我跟前怎么没了那些害怕?”

安沫筱这回没有说话。手里的小铲子狠狠铲起一方泥土,撒下种子,再填平。书看多了,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脑子里闪现的道理她到底是在哪本书上看的?水月有告诉过她吗?还是说她什么时候听别人说教过?那些想法,会不会跟她那段失去的记忆有关?她有时会很期盼自己能想起什么,有时却怕自己想起来什么。

埋完种子,安沫筱还是不跟水月说话。站在一旁的水月抬头一看,自己也愣了。七零八碎,东倒西歪的花花草草真的很难看。这些都是他刚才弄的?

看见这些水月反倒不好意思了。抢了安沫筱的铲子低头掩饰自己的尴尬:“我一定把这里都给你还原。”安沫筱抿了嘴,轻叹一声,教他从什么角度下手,该如何用力,如何栽培。

结果,一塌糊涂。

墨轩回到墨宛到书房处理公务,怎么都不顺手。不是墨磨得不够稠密就是茶水不够香味。安沫筱离开不过几日,他已经不能适应别人的侍奉。搁下笔,问道:“息呢?”

“回大人,水月小主在园子里。”采惜放下刚泡好的香茶恭敬的回话。

“什么时辰了还在园子里做什么?”墨轩不禁多问了一句。

“姑娘在园子里待了一天,小主在园子里陪了姑娘半晌。”采惜说着抿嘴偷乐。

“什么这么好笑?说来听听。”墨轩端起茶碗,滤去水面漂浮的茶末,微啜一口便放下了。

“小主先的踩坏了姑娘好不容易弄得漂漂亮亮的花草,被姑娘训斥了一番。后来姑娘又教小主修剪花草,结果小主把园子剪得一塌糊涂。姑娘就把小主撵出了园子,可小主又回了园子,说什么也要把自己剪坏的地方修回去。小主养尊处优,哪会那些活。最后姑娘气得把小主好个数落。我们还没见过那么狼狈的小主呢。”采惜说着,乐得捂住了嘴。

墨轩听完嘴角微扬。挥退了采惜,拿起笔,沾上墨汁。墨汁滴落在纸上,他还是没能下笔。

随性放下笔,起身出了书房。候在门口的小厮作揖询问:“大人这是要出去?”

“姑娘在哪儿?”墨轩定了定,本想收回脚回房,但还是问出了口。

“姑娘这会儿已经回房了。”小厮低着头,恭敬的回话。

墨轩径直去了安沫筱住的院子,在门口就听见水月告饶的声音:

“小沫沫,我知道错了还不成吗?我下次再也不捣乱了。”

“出去!”安沫筱的声音里含着微怒。

“筱筱,我保证!我保证好不好?”

“出去!!”

“我不走。”

“我走!”

跟着房门被打开,墨轩看见的是只着中衣的安沫筱,披散着长发一脸的愠怒。见到站在门外的墨轩,安沫筱飞奔而至,站在他面前站定。想起自己的衣着,颇为踌躇。想转身回房穿外衣,又不想跟水月再斗嘴。

正左右为难。墨轩脱下的了外衣罩在她身上,牵着她走进房内。

追随安沫筱而来的水月见到墨轩,先行了一礼,才求墨轩:“快帮我劝劝筱筱,都不打算理我了。”

“又干什么好事了?”墨轩轻笑。

“没,没做什么。”水月掩饰着自己的失态,这要说出去,他这张脸还要么?所以,坚决不能说!

“没什么?那你要我劝什么?先出去叫采惜准备晚膳,再叫凝云进来给沫筱换衣服。”墨轩说完水月撅起嘴不乐意了。话锋一转,“息,不回明净崖闭关,总在宛内耗着作甚?”

不得不说,墨轩其实是个脾气很不错的主子。从来不假以颜色训斥下人,也从来不会以身份打压其他人。南墨轩,就是整个大陆文雅公子的典范,就是高贵的代言词。

“我不放心小沫沫!”水月息答得挺快,答得也斩钉截铁!

“偌大的墨宛还需你担心?”墨轩淡漠一瞥,水月息心虚的缩缩脖子,撅嘴抗议:“好嘛好嘛,我过两天就回明净崖,不突破,不下山!”水眸顽皮提溜转,不知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凝云给安沫筱换好衣服,墨宛瞟过一眼,“换一件。”

凝云讶然,没有异议,寻出一套,刚拿出来,墨轩再次开口:“换。”

如此三番,采惜忍不住了:“大人,姑娘就这几套衣服,不能再换了。”

“叫人送几套过来。”墨轩说着,起身走到床边指着一套粉蓝的说:“这件。”

“是。”凝云麻利的替安沫筱换好衣服,墨轩牵了安沫筱的手就往外走。“叫他们在用完膳之前送来。”

“是!”采惜抿着嘴轻笑,跟在两人身后关上房门,出了院子,向外院走去。

这是什么情况?大人何时开始在意女人穿什么衣服了?采惜雀跃着,是个好兆头。先前还以为大人就这么忽视了安沫筱,原来心里还是念着姑娘的。

“可在怨我?”墨轩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安沫筱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慢慢吃着,听他这么一说,险些噎着。

“没,没有。”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米饭,结结巴巴回道。

“那日襄王给我下的是媚毒,不想你把整整一壶酒都喝了个精光。”墨轩忽然有些难以开口。现在宛内风言风语传得有模有样。这么解释,就好比在说,不是我想睡了你,是你中了毒,我不能不睡了你。睡了你,不是喜欢你,也不是因为别的,是形势所迫,我逼不得已。

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他看着她,她却盯着桌子。他很肯定她没有注意到自己夹了什么菜。因为她夹了一块生姜,就这么送进了嘴里。他以为她会跳起来喊辣,可她偏偏什么反应都没有。和菜肴一样,嚼着嚼着就咽下了。

“小安?”墨轩轻唤,她的反应让他有些无所适从。女孩子被人误会成失身之后难道该这样安静?还是说她觉得自己可以嫁给他?不管是待妾也好还是别的也好,只要是能嫁给他……

墨轩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毕竟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这种女孩子少的就是用头脑去思考问题。他认为她为他所做的一切不会是单纯的想做那些事情。任何一个上位者在面对他人为自己做事的时候,怕是都不会觉得单纯。

“小安?”墨轩又唤了一声,安沫筱这才呐呐地抬起眼对他对视。“大人说什么?”

她一问,墨轩反倒说不出来了。只得岔开话题说道:“好好吃饭,哪有把整块姜都当菜吃的。”

“嗯。”安沫筱捧着碗努力扒着碗里的饭。要怎么面对墨轩?不见他的时候期盼他能来,他来了她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笑?好像花痴……

哭?哭不出来……

恨?真的恨不起来。

他毕竟是对她最亲的人。那他对她有男女之爱吗?想她这种没有地位,没有过去的人,怕是连待妾都做不了吧。

可心里怎么却不太情愿成为他的女人?亦或者说,她心里其实并不在乎他夺走了她的处子之身。凝云和采惜说得女子的处子之身那么可贵,为什么到了她这里觉得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呢?

“本来就没发生什么,何需在意。”安沫筱突然说。

墨轩看她,她看着他的黑似深潭的眸子一字一顿:“无需在意!”

她说得平静,他听得更平静。平静之下是心底的波澜汹涌。

她也会欲擒故纵?

墨轩看着她的眼瞳,他看不到其他的杂质。真切,诚恳。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看不透她。她一切的所作所为真的如她所说的,只是想做,所以做。不带着任何的目的。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不带任何目的的去对另一个人好吗?

还是说她真的是爱上了他?所以心甘情愿的做任何事情?

墨轩心中百味,他需要梳理自己的思绪,更需要好好想想从她醒来以后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安沫筱同样的无奈。她不否认自己对俊美高贵的墨轩大人动了小女儿心,可那不代表她就有了登堂入室的念头吧?别说那天晚上虽然被传得有鼻子有眼,可他们明明就没发生什么。他那句解释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要不是水月息说了实情,她八成小心肝都会乱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苍宇弈见状关切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姑娘昨儿晚上高烧。”良衣气得眼中带泪。 “怎么不叫大夫?”苍宇弈脱下皮氅...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183评论 0 1
  • 安沫筱这次算是有惊无险。多亏了苍绝尘出手及时,也多亏了陈祥对外伤的处理。令他最为担忧的是她体内的力量。不是真气,不...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155评论 0 2
  • 安沫筱整日与水月和暗月插科打诨。咒文依旧不熟,招式依旧不稳,唯一能出得了手的只有轻功了。这还是为了作弄了水月和暗月...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122评论 0 1
  • 影片以驴棚着火为开端,周铁男、张一曼、裴魁山、校长、佳佳先后跑去救火。有人说这一场景是整部电影的缩影。周铁男第一个...
    小碗的小简单阅读 349评论 0 4
  • 盈利能力分析: 毛利润率 gross margin = 毛利润 ÷ 收入净利润率 net profit margi...
    Allyriane阅读 1,169评论 0 1
  • 亲爱的爸爸: 明天是你五十岁生日,我们家一直没有过寿的传统,你一直以来也是对自己的生辰避而不谈,但是作为你的贴心小...
    狮子心雨阅读 104评论 4 7
  • AgularAngularJS AngularJS 是一个JavaScript 框架。它可通过 标签添加到 HTM...
    Rx_d775阅读 226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