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什么活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说起来,很多人会不相信,人,为什么活着?这个问题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琢磨。或许,是源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

就像英国作家毛姆说得一样:一个人不可能真正了解任何人。因为男人或者女人不只是它们自身而已;他们还是他们的出生地、城市公寓、他们的学步的农场、儿时玩的游戏、他们偶尔听到的荒诞故事、他们吃的事物、他们就读的学校、他们热衷的体育运动、他们读的某位诗人的诗歌以及他们的信仰。是这所有的一切让他们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也就是说,想了解一个人的思维得从他经历过的人和事来判断。

我也是时常问自己为什么总是想这个问题,难道我天生悲观失望?难道我生活不幸?难道我贪心不足?

好笑一个桥段是,与书虫爸爸相识后,我也时常问他这个问题,他从哄小女生的方式开始,各种安慰。问得久了,终于有一次对着我喊:滚!

呵呵,或许,这是最猛的解药!

当然,他喊过之后我泪流满面,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但是,我边流泪边想通了一个问题,就是,书虫爸爸也是回答不了我的问题,虽然,他貌似看起来比我强大。

最终给我答案的,还是我自己。

大概是从36岁以后(或许这个点对别人是晚大家都知道,二级心理咨询考试的时候,其中,有一份要写的作业是个人成长报告。拿到这个作业,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人静静地想了很久,回忆自己的成长经历,回忆自己曾经碰到的对自己有影响力的人和事。特别是小时候能记得的人和事。

我们能记得的记忆差不多是从3岁开始的,3岁以前的记忆全部进入我们的潜意识。

因为父亲长期在外工作,母亲去世以后,能记得我3岁以前事情的只有比我大一点的哥哥。

一天晚上,我给父亲和哥哥分别去了电话,询问小时候的事情。或许,父亲,真的是对我3岁以前没有多少相处的记忆。他明显的很不耐烦,我怕惊扰了他老人家,一阵东拉西扯以后挂了电话。

给哥哥电话,他在开车,问到小时候的事情,他的记忆也是片段式样的。

或许,唯一愿意又知道详情的人,只能是我的母亲。然而,她如今却已安眠于地下。

我告诉自己:好吧,就从能记得的人和事回忆起。

小时候,我们村里的房屋都是靠山而建,那时候每家每户都不宽裕,能想到致富的办法,就是开发山林。山上的树和竹子卖得也厉害,还有的人家,干脆把竹子和树都砍了,把山改种上了桑树和茶叶,但是,桑树和茶叶着于地下的根,哪里可以和原生的竹子和树木相比。或许,这也是造成山体松动的重要原因。

我有个邻家姐姐,比我大一岁,长得眉清目秀,圆圆的脸蛋,明眸皓齿,笑起来的时候,两旁的虎牙,随着她的笑声仿佛要跳出来的模样。

一年级的时候,我们在一个班,虽然同为女生,她比我要开窍得多,她是我们的班长,经常带着我们朗读课文,帮助老师管理班级,忙这忙那。

那时候或许是我压根没开窍,或许是我贪玩。老师布置的作业,经常晚上回去我就忘记了。临到写作业了,我又急得哇哇乱哭。母亲只好带着我去小姐姐家问作业。

时至今日,我脑袋中还保有她在昏黄的煤油灯下写作业的情景。

一天夜里,瓢泼大雨。后来长大看琼瑶阿姨的小说,经常看见夸张的一个词:山崩地裂!那天夜里的雨,真的下到山崩地裂。

夜里,母亲起夜,一下床,原本应该落在地上的脚,哗啦一声掉在水里。估计,母亲是有丰富生活经验,立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赶紧摇醒了我和哥哥,我迷迷瞪瞪地睁开眼,让我意识回归的不是母亲,而是住在隔壁,我奶奶凄厉的哭喊声:谁来救救我们家?

原来,雨下得太大太急,环绕村庄的山头,基本上都是塌掉了一半。塌掉的泥土打在靠山而建的房子上,墙壁被打倒,山上奔流而下的雨水,把家里冲成了河道。

幸运的是,我和隔壁的奶奶家,是堂厅被冲成了河道,卧室里,只是水太急,没来得及疏散走,积攒成了快与床沿齐深的河塘。

被母亲慌慌张张地拽出房子以后,无处可藏的我,只得孤零零地站在道场中间。(咿呀,那时候母亲和我哥搞哪去了?脑袋中已经没有记忆了,估计母亲是不是去抢救家里的破玩意了,哥哥估计也被吓得躲在哪个角落)。

原本应该黑夜的村庄,被电扇雷鸣照成了白昼。像蛟龙一样的闪电,在空中盘旋挥舞,像爆炸一样的雷鸣,咔咔咔……地在耳边乱轰。

奶奶的哭喊声也引来了住在离我们500米远的二叔,那时候,二叔大概二十多岁,刚成家没多久,是个有主见、有体力的小伙子。他来了以后,拿起锄头,咔咔咔地,干脆把砸倒的残垣断壁挖了更大的豁口,把堂厅中间挖成了河渠。瞬间,山水,哗啦啦地从山上畅快地通过堂厅流向了下游,其他房间里的水逐渐退去。

而河对岸的小姐姐家,却没有那么幸运。她、她奶奶和来做客的表姐同床而眠,她睡在床的最外侧,她们的房间靠着山头,山,塌下来的时候,她们的房间成了河道。

奇怪的是,三个同床而眠的人,只有她被砸死了,其他两个安然无恙。

天亮的时候,老天终于停止了发威,只剩下滴滴拉拉地下着小雨喘着气。

没过多久,就听到河对岸传来了哭天喊地的声音。听说是小姐姐中了招,原本被电闪雷鸣吓傻的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口气跑到她家。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是怎样的一种场景。原本甜美可爱,活泼生动的小姐姐,就那样静静地躺在湿漉漉的地上再也没有了生气,旁边坐着哭到快断气的小姐姐的母亲。

那是我人生经历过的第一次面对死亡的情景。一度很久,村子里都在流传着,小姐姐是因为太聪明太美丽太能干才被老天收了去,如果不是,一床三个人,为嘛只有她中招了?

好在,我后来学了物理,脑中还原山倒下的情景,大概知道了其中的缘由。否则,我还真是一辈子脱离不了这样说辞的阴影。

从那以后,我反复想着,为什么好好的人,突然就没有?如果是我在那张床上,是不是也会不见了?

那老天留下我,让我活着的目的又是什么?

图片发自简书App

——02——

我还有个本家姐姐,大概比我大两岁。她身体一直不好,没怎么读过书,很小的时候就吃着她母亲搞得各种偏方。

平时,我们交往也不多,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会经常碰见。最后一次见她还在正月里,那时候我已经高中。我们都在我二叔家吃晚饭,吃完饭,我们围着火盆聊天聊了很久,聊着聊着,她说她头疼先回去了。

第二天清晨,我还在被窝里,母亲跟我说本家姐姐昨晚突然发了病,在家里像疯了一样拿头撞墙。吓得我一屁股坐了起来,茫然失措地看着母亲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几分钟,我穿上鞋子又想去看。只是这一次,母亲脑袋归位着在,无论我怎么求,母亲都不让我去。

后来听说,她是因为急性脑膜炎发作,我那愚昧的婶子在家里又是请大仙又是做法,任谁的话也听不进去。本家姐姐折腾没几天就去了。

前后没几天的事情,一个大活人就没了。那个春节,是我最惆怅又抑郁的春节。搞不懂,人的命怎么那么不经折腾?更何况,还都那么年轻!

在日渐繁重的学习中,反而能让我暂时忘记去深究生命这个玩意。

毕业、工作、成家、生子……我的人生就像普普通通芸芸众生一样按部就班地进行着。那些对生命的质疑貌似不知道掩埋在哪个尘封的小疙瘩里。让我重新对生命的思考是母亲的离去,那一年,我刚好36岁,母亲才66岁。或许,母亲是小时候和年轻时吃得苦太多,身体亏空的厉害,即使后来生活条件好点以后也没能补足健康,她40多岁的时候,身体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疼。

母亲离去是因为阿尔茨海默病,又叫老年痴呆症。最后几年基本上已经返回到婴儿的状态,生理不能自理以外,也完全不认识任何人。

母亲走后,我的生命也仿佛空了一半。我又在想,人,为什么活着?

与那些连郁郁葱葱的青春都没熬过的伙伴们相比,母亲虽然短寿,却也是尝遍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咸,也算是完整的生命轨迹。

可是,即使熬过了酸甜苦辣咸,最终的目的地又都是一样的!

然而,目的地一样,轨迹却不同,长短也迥异,我们不是仙人,谁也不能预料我们的轨迹有多长?

或许,我们能做得就是在命运的滚动中珍惜每一寸时光,把每一寸时光赋予我们想要的意义,有了意义的时光才是厚重和丰满的。

岁月这把杀猪刀,一顿狂魔乱舞中,抛去了我们郁郁葱葱的岁月,光彩照人的脸庞,亭亭玉立的身材,让曾经最美好皮囊留在了记忆的长河中。

然而,人生没有白走得路,每一步都算数。岁月,这个老顽童,除了剥夺,也给我们赠送了睿智和豁达,让我们曾经锐利的锋芒,懂得了收敛和珍藏。

对那些逝去的人,每一寸光阴都是奢望,我们拥有的年华,不管是短是长,在内心里,我们都要赋予它非凡的意义和内涵。

图片发自简书App

——03——

庄子丧妻击缶而歌的故事,说得是庄子有一个贤惠能干的妻子,两人一生都恩恩爱爱,他的妻子因病去世。庄子的朋友惠子前来吊唁,见庄子左手拿着瓦盆,右手拿着木棍敲着,边敲边唱,惠子不解。庄子说人都有生死的,如同四季交替一样。

当然,中国几千年只产生了一个庄子,我们普通的未开化的人,是很难理解庄子的击缶而歌,至乐无乐,至誉无誉。在如今这个社会里,没有一定的物质保证,物业费不交,或许连家门都进不了。

然而,就像爱克哈特.托利在《当下力量》中说得,我们必须要知道,所有外在的环境和物质只是我们的生活情景,我们有义务、有责任要不断努力,不断奋斗,为自己和所爱的人创造一个更好的生活情景。

但是,在创造的过程中,不要迷失了本性,不管是穷是富,只有内心的圆满和丰盛,只有知道自己真正要什么,过什么的生活,爱什么样的人,我们才是真正的活着,才对得起物竞天择的游戏中,在世间留下的我们。

庄子:其嗜欲深者,其天机浅。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唯有德者能之。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的欲望过多,他就缺少智慧与灵性。知道自己的困难处境无法改变,而安于这种处境,只有道德高尚的人才能做到。

人类是不断进化的过程,庄子的生辰大概是公元前369年至公元前286年,距今两千多年。他眼中的智慧灵性的人,道德高尚的人,经过两千多年的教化和进步,按说,如今我们普通的人就已经能够进化到达。但事实又是如何呢?

根据马斯洛的理论,从生理、安全、归属、尊重到自我实现,人一共有五个层次的需求。

随着年龄的增长,貌似我们已经长大。可是,这个社会里,心智不随年龄正比例增长的人随处可见。有的人一辈子都在寻找安全感,有的人一辈子都在寻找归属感,也有的人一辈子都在寻找尊重。

成人巨婴化,游戏空虚化,物质掠夺化等等各种现象,都是我们内心里某个角落的坍塌和凹陷的反照。每一个层次需求的实现,很多时候我们是建立在他人评价和认同的标准中,建立在甚至路人甲路人乙的目光中。

可是,我们似乎忘记了一点, 生理、安全、归属、尊重到自我实现只有建立在自己的内心之中,我们脚才能真正地踩在地上,我们的心才能真正地放在身体里。

作家杨绛在《100岁感言》中写到: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我们想要的安全,我们想要的归属,我们想要的尊重等等,最终只能自己给予自己。我们活着,最终是为了自己在红尘中修炼一趟,获得自己的记忆和命运轨迹。爱我们能爱的人,尝自己想尝的味道。

红尘中,职场、婚姻、人际关系就是最好的修炼场,内心坚定,散发温暖,才能照耀自己和同行人的崎岖之路,蹭光、蹭热,只会令自己迷失了方向。

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脚稳稳地踩在地上,不做空心之人,二千年之前古人的智慧,我们今人又有多少?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770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116评论 1 28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656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72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70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66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35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59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82评论 1 236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18评论 2 239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60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26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67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3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44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71评论 2 265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19评论 2 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