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望的繁荣

每一颗草都在长高,

一米八是它们共同的梦想;

然后被齐刷刷地割掉。


每一朵花都朝向太阳,

太阳绕地球一圈,

花就把自己的脖子绕一圈,

最后整颗头拧下来,

看着一只蜜蜂离开。


这个世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只剩下一个轨道,

行星绕着行星的轨道,恒星绕着恒星的轨道。

蚂蚁望着前一只蚂蚁的屁股,

夜晚对白天死死纠缠。


唯有人类是四分五裂的,

城市吞掉村子然后寻找村子,

手机慢慢替换出浆白的脑子。

忙碌到窒息的孤独,

男人转向男人的胯部。


他们被禁锢然后挣脱,

被杀死然后大雨滂沱;

雨夜中一声清脆的啼哭,

又降下一个八斤多重的庸俗。


只有它最初的一无所知的眼睛看清了这世界的本质。

千奇百怪的挣扎,千篇一律的成功;

一百万个死去的冲动,和最后留下的俗气的梦。

最后还是一样的无望;

无望,并且繁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