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椤湮神咒(10)

字数 6756阅读 58

五百大洋狼变成羊

《椤湮神咒》前言&目录

文|梁野

前情提要:我叫陆福生,是个富家少爷,民国十五年十月初一我在家中发现了一张古怪的皮,不明不白就中了一个咒,这是来自远古神灵最阴邪蚀骨的椤湮神咒,可当时我还蒙在鼓里,危难之际一块名为“璇玑”的墨玉助我驱邪,却也带来了无尽苦恼……

现在:在石径岭误入溪道落入山潭,我救了一个女赤匪,张家兄弟财迷心窍押着她下山领赏,我设计救这女子脱身,没成想她不甘受辱竟然跳入山涧……

五百大洋狼变成羊

一炷香的功夫后。

阿兰一边拿着柴刀砍着藤蔓,一边没好气的问我:“少爷啊!你这是唱的哪出啊?一会儿要把苏姐姐扔在这里自生自灭,一会儿又要下去替她收尸!少爷你也太胡闹了!”

“这可是千古奇冤呐!”我一张脸苦巴巴的,叹了口气说:“阿兰啊!你少爷我是真的有心想要救她的!我原想先把张家兄弟支开,再想法子绕回来把苏姐姐给放了!哪想得到这人算不如天算呢!遇上一个苏姐姐这般硬脾气的!自个寻了死路了!这可实在是太出乎我的预料了!”

“那少爷你直接拿八十块大洋把苏姐姐赎过来,不就成了吗?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阿兰语气中似有埋怨之意。

我翻了个白眼,继续叹气道:“说你是个丫头片子你还真是!”

“我来问你,方才张家兄弟手里有苏姐姐!但你少爷我身上有八十块大洋吗?”我反问她。

阿兰摇头道:“没有……”

“现在呢?”我又问。

阿兰掰着手指嘀咕道:“现在苏姐姐没了,少爷你还是没有八十块大洋!”

“这就对了呀!张家兄弟手里有把柄的时候,我身上一个子也没有!这空口无凭啊!我就是说用一千块大洋来赎……”我摇了摇头说:“他们也绝不会信的!”

接着我话音一转:“可要是张家兄弟手里没了把柄,我就是身上一个子也没有……他们也铁定会乖乖听话!”

“为啥呀?”阿兰愣愣的问道。

“因为他们至少还有希望!”我叹了口气,埋头下去继续捋藤条,再不说话了。

阿兰两眼一弯,小嘴一嘟,纳闷道:“这人心……可真是麻烦呢!”

半个时辰之后,张家兄弟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将一大捆藤蔓放在我跟前,一个个笑的哈巴狗似的。

“福生少爷!你看这些藤,还行吧?”张甲余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

张三急也帮衬了一句:“陆少爷,这可费工夫了!咱可没少忙活!”

我拎起来扯了一扯,觉得这些藤蔓捆扎的还算结实,粗粗看起来有十几丈长了,估摸着也够用了,于是点头吩咐道:“好!准备下去吧!”

几个人找了棵大树将藤蔓固定好后抛了下去,阿兰递过来两个扎好的火把,我跟张甲余借了洋火,将火把点燃,阴郁的周围顿时明亮不少,我自己拿了一个,咬在嘴上,拽紧藤蔓,一个翻身作势就要下去!

阿兰一见我要先下去,急了,紧忙上前拉住我问:“少爷你也要下去吗?”

我取下嘴里的火把,点头苦笑道:“苏姐姐遇难,我脱不了干系!我不下去帮她收尸,于心难安!”

阿兰还想再劝,我却反过来安慰她:“阿兰你莫要忧心!我手脚伶俐,一会儿就上来!你留在这里等我!”

接着我冲张家兄弟冷声招呼道:“张家兄弟!你们二人随我下去!”

我们三人陆续拽着藤蔓爬进了这深涧。

我嘴里咬着火把,双手紧拽着藤蔓,缓缓攀附而下,周围原本漆黑一片的深涧渐渐明亮了起来。

我四下一看,只见这深涧上宽下窄,涧口有五丈宽,但到了此时已然收紧到只有三丈余宽了,周围石壁上远处雾气弥漫,近处怪石嶙峋,灰黑色的岩石上布满了墨绿色的苔藓,湿腐之气极重,我越攀越下,暗暗觉得周围越来越不对劲。

待我心中细细一琢磨,便明白了为何自己会感觉不太对劲了。

周围太静了!

方才在深涧口边上还有不少蟋蟀的鸣叫声!

如今下来了大约十丈深,竟然再也听不到虫鸣之声。我曾看过西洋的《格物志》,知道没有昆虫生长之地,若不是有毒瘴之气令其灭绝,便是有虫的天敌令其逃逸!

这到底是怎么一番情况呢,我正在深思,突然听到一个声响,这令我大吃了一惊!

这是一声呻吟声!

苏姐姐,居然没有死!

我心中狂喜,单手紧拽藤蔓,紧忙取下火把大声呼喊道:“苏姐姐!苏姐姐——”

我的声音在石壁间传来阵阵回响!这层层叠叠的轰鸣之声振得我的耳膜嗡嗡作响!

在回响中,刚才的呻吟之声渐渐消失了。

我再也不作他想,迅速下滑,只是再下滑了大约四五丈,就感到两脚踏到了实地,我用力垫了两脚,只感觉有些绵软中有一股子韧劲,待低头看清,才发现足下是一层厚厚的松针,心中顿时有些欣喜!

因为这种绵软而厚重的松针,是天然的保护垫,苏姐姐幸存的机会大增了!

我将火把往四周一照,就觉得周围开阔了不少,眼前墨绿夹杂着蜡黄的松针草甸起伏不断,一眼望不到底,而左侧不远处似乎有一个灰色的影子,正躺在那里!

不是苏姐姐还能是谁?

真是天助我也!

我也没有想到能这么快找到苏慧方,于是紧忙转头朝着后面的张家兄弟喊道:“甲余!三急!你们跟紧点,苏姐姐就在前面!她还活着呢!”

张甲余刚刚下到洞里,捂着耳朵听完我的话,低声埋怨道:“福生少爷!这洞也忒深了些!你小点声说话行不?”

后面的张三急听到我说苏慧方还活着,傻愣愣道:“福生少爷,你可说好了!咱哥俩帮你把这姑奶奶背出去,不管死的活的!那五百块大洋都得给咱们的!”

张甲余似乎也有些犹豫了起来:“福生少爷,这婆娘还活着……”

我紧忙抢先说道:“二位兄弟帮此大忙,福生必不会食言,那五百大洋,今晚就到我府上去取吧!我会交代全叔准备好的!”我嘴上说得轻快,心中却暗暗叫苦。

我当然明白这兄弟二人都是贪财好利、薄情寡义之人。

苏慧方人死了还好办,就怕还活着!活着就容易被这俩憨货拽在手心里 !我必须得赶紧、立刻、马上给他们下个定心丸!

我方才之所以要说出这番话来,就是想明明白白的告诉这俩混蛋:一个是五百大洋,这钱我有!二是今晚就可以拿钱!所以你们最好不要有别的心思!

这一招定心丸还真是管用!

只听张甲余立马回头冲着张三急呵斥道:“二弟!莫要胡说八道!福生少爷一言九鼎,岂会诓骗咱们!咱们好好干!今晚回去拿钱买肉吃!”

我见大势已定,点了点头,扬起火把,大步往前迈了出去!

就这一步!

我呆了!

过山疯

“啪嚓!”

我听到脚下传来一声清脆的破裂之声!

如同蛋壳破裂之声!

我急忙低头一看,只见右脚脚底黏糊糊的一片,脚跟上正往下滴着些黄的白的粘液!

我蹲下来将周围的松针一扫开,心下大惊失色!之间从足下往前延伸的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卵状的东西!

这些卵个个比鸡蛋略小,但此时眼前便有数十几个之多,要是后面看不到的松针草甸之下,怕是成千上千万都不止了!

后面的张家兄弟赶过来,糊里糊涂踩了好几脚才发现脚下的异状,纷纷停下了脚步!

此时我才回过神来,急忙喝止道:“甲余兄弟!三急兄弟!不要再走了!这是蛇卵!”

蛇卵!

张家兄弟也是惊呆了!

张甲余呐呐道:“蛇卵!竟有这么多!”

张三急更是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哥啊!这么多……这是蛇窝啊!”

我这时才算明白过来,难怪这深洞石壁上没有任何昆虫的痕迹,原来此地竟然是蛇窟!

我深吸了几口气,强自稳住心神,冲着张家兄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声吩咐道:“你们小声点说话,别一惊一乍的!小心脚下!紧跟着我!钱一个子也不会少你们的!”

我话说得利落,心里却是上下打鼓,忐忑不安,但一想到苏慧方身处险境,自己又有莫大的干系,那心里的恐惧便压了下去。

我抬起火把来将周围照了照,仔细找了一些蛇卵空隙处的石块,轻轻踩了踩,觉得还算是结实,于是就这样小心翼翼垫着往前缓缓移动了过去。

事情居然出于意料的顺利,这十几步过去,我们没有再踩到什么蛇卵了,而我也终于走到了苏慧方的跟前,心中不由的松了口气。

我缓缓蹲下来仔细一看,只见这苏慧方刚才一头摔下来,正好摔在这蛇窝旁的一处较为密集的草甸子上,全身上下除了轻微的擦伤,似乎并无大碍。

我又探了探她的鼻息,感觉呼吸尚算匀称,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我明白苏慧方是掉落时惊吓过度一时间晕阙过去了,因此在割断她身上的藤条之后,用力按了按她的人中,直到她嘤然一声醒转过来。

“福生少爷,你快点!”后面的张甲余催促了起来。

苏慧方微微睁开双眼,茫然的看着我。

我柔声说:“苏姐姐,你莫要惊慌!我是来救你的!你只需记得不要大声说话便是!”

苏慧方神智还有些迷糊,只是无力的点了点头。

我报以微笑,然后将她缓缓抱了起来。

张家兄弟将见我准备返回,于是各自转身,缓缓抬高火把。

我一抬头,这不看还好,一看吓得头皮都炸了!

只见在火把燃起的浅白色烟雾中,突然透出了两只海碗大的眼睛来,巨大的青黑色的眼珠正滴溜溜的打着转,瞳孔中竖起来一条忽大忽小的缝隙,透着浓浓的血色!

长长的舌头划空而过,带着猛烈的“嘶嘶”声!

一股子强烈的腥味扑鼻而来!

张家兄弟吓得肝胆都快爆裂了,顿时尖叫起来!

“过山疯啊!”

我只见眼前的两只巨眼猛地一眨,前方平地之上“哗啦”一声巨响,无数的松针飞散起来!而从松针草甸子里里面,猛地扬起来一个巨大的蛇首来!

这蛇首足足有箩筐一般大!蛇首腹下有黑白相间的眼睛状斑纹,桀桀的扇着气浪!

这眼斑太过巨大了!远远看去如同巨神的独眼一般透着凌厉的气势!

张家兄弟喊的“过山疯”是客家俗称,这种蛇长得巨大!而且剧毒!学名就是眼镜王蛇!

蛇如其名!

就是蛇中之王!

只见这条巨大的过山疯将头一转,攀上石壁绕着我们游走了起来,它长长的身躯从草甸子里面缓缓的游了出来,似乎无穷无尽,我们三人只觉得惊骇不已!

过山疯眼皮周围俱是龟裂一般的皱纹,层层叠叠,不知活了多少年月才有这般巨大!此时正直愣愣盯着我们看,瞳孔忽大忽小,似乎正在寻觅发起攻击的时机!

我急的大喊:“大家快跑!”

话音未落,我抱起苏慧方就往下来的地方狂奔而去!

张家兄弟更是吓得屁滚尿流,跌跌撞撞的跟着逃!

我们三人都是慌不择路,脚下顿时听到一阵“啪嚓”、“啪嚓”的破裂之声!

无数的蛇卵被踩烂!

一见自家蛇卵被踩,这条过山疯的巨目中顿时透出了浓浓的杀气,我眼角余光一扫,就瞥见这过山疯贴着石壁猛地往前急窜而来!速度飞快!迅猛无比!巨大的蛇身鳞甲坚固无比,滑过石壁上嶙峋的石块,顿时飞下来一阵的碎石雨来!纷纷砸在我们身上!

我急忙躲开飞落的碎石,朝着石涧上面声嘶怒喊:“阿兰!快快拉我们上去!下面有蛇!有蛇——”

阿兰在石涧口听到了我慌乱的叫唤,伸出头来往我这边看,但此时光线实在太暗,她一时间看不分明,在火把微弱的余光中,估摸着只能隐约看到我这边的些许反光!

我就听了她一声尖叫!

估摸着她辨认出了我们这盘踞着一条巨大的过山疯时,也是当场吓傻了!

直到我在下面连连叫喊,她似乎才清醒过来!我就见到不远处的藤蔓抖了一抖,然后传来了阿兰的喊声:“少爷,你们快点!我拉你们上来!”

这过山疯不断的吐着鲜红的信子,试图接近我们三人,但我们拿着火把四下挥舞,那些火把上的火星撒的四处飞溅!这条过山疯似乎对此也颇为忌惮,因此只是绕着我们四下游动,一时间僵持不下。

我命张氏兄弟先将苏慧方捆在藤蔓上,由阿兰先拉了上去,这姑娘见到我们深陷险境,一时间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力量来!

她先拉了苏慧方上去,又将藤蔓抛下来,再将张三急给拉了上去,这张三急也是忧心自己兄弟,愣是没有吓得逃走,而是跟阿兰一起把张甲余给拉了上去!

我压在最后,站稳阵脚,将手中火把舞的密不透风,掩护着众人纷纷逃离。但见其余众人都已安全抵达山涧口,我一口气冲着蛇首连续挥击火把,直把这条过山疯逼退了两丈余远,这时才转身回来一把拽紧藤蔓,一手仍是以火把掩护自己,大声喊道:“好啦!拉我上去——”

阿兰和张氏兄弟听到了号令,俱是一同用劲,使得我上行的速度更快,几息之间,眼看我就要抵达洞口了!

就在此时,黑暗中突然飞来一个影子来,甩出一股子凶猛的气劲,一下鞭打在我的背脊上!

我毫无防备,背脊受此重击,只觉得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然后又是一击,我只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要被抽干了,单手一松,整个人坠落下去了!

估摸着阿兰在石涧口看的是一清二楚,这是那条过山疯的尾巴,潜伏在山壁上,蓄势已久,一击而中!这丫头见到我受伤跌落,真是揪心不已,我只听她失声痛哭道:“少爷——”

杀手锏

我坠落于蛇窟的松针草甸之上,神智仍算清醒,正要奋力爬起来,但只感觉腰腹一紧,紧忙低头一看,只见这条过山疯的蛇尾早已经缠绕了过来,由腰腹至胸口缠了我好几圈,水桶一般粗大的蛇身正缓缓压紧,我只感觉那蛇身上的角质鳞片硌得生疼,随即是胸口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然后我感觉两脚一松,这条蛇尾似乎正将我拉离地面,直到我看到了那个蛇首,这条巨大的蛇首正直愣愣的盯着我看,瞳孔中的血色愈发的浓郁,似乎蕴含着难以想象的暴怒了!

我嘴角淌血,无力的念叨着:“爹,娘,俺再不胡闹了……”

蛇首缓缓靠近我,我似乎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命运,缓缓闭上了双眼!

阿兰的哭声都已渐渐模糊了!

一切就此结束,还是一切就此开始?

就在此时,我猛地睁开双眼,冲着不远处的蛇首,双臂抡圆了狠狠一甩!手中飞出两个黑影来!

这两个黑影从我手中飞出去,又快又疾!一下便打在两个大如海碗的蛇眼上面!

“呯碰”、“呯碰”两声,只见这过山疯的蛇头的一下子疯了一般,发出了“嘶嘶——”长声的哀鸣!似乎蛇眼受到了重创!

而我只感觉腰腹一松,这过山疯居然松了开来!“啪”的一声,我又再度摔倒在松针草甸子上。

吐了口嘴里的残血,我缓缓站了起来,冲着正在哀鸣的过山疯冷笑道:“怎么样?这花露水的滋味不好受吧!”

原来我刚才掷出的,竟然是背囊包袱里的那两瓶“明星牌花露水”!

这花露水闻着清香,却是辛辣无比的液体,眼睛上是万万不能涂抹的!

方才我慌乱之际摸到了包袱里面的花露水,心中早就准备了最后一击,没有想到这条巨蛇毫无防备,居然一击而中!

这蛇眼被花露水瓶子集中,瓶中液体飞溅而出,布满了整个蛇首!那些辛辣之气叫这条蛇可是吃了一个好大的苦头了!

我将不远处的火把重新拾捡了起来,照亮周围,重新找到了那根藤蔓,深吸了几口气,冲着上面大喊:“阿兰!张家兄弟!拉我上去!”

阿兰原本以为我早已陷身于蛇腹,早已是哭得稀里哗啦。

可她一听我的呼喊声,欣喜若狂,不由的大声回应道:“少爷……少爷!你还活着!”

我正等着阿兰拉他上去,突然一阵罡风迎面而来!只见那条巨大的蛇首冲着我猛扑过来!

这条过山疯方才被我用花露水偷袭,吃了好大一个亏,怎会甘心,挣扎了片刻后忍住剧痛,待听到我呼喊之声,积聚力量,循声而出!

这蛇首蛇眼暂时无法视物,于是以蛇首为器,意图行冲撞攻击之法!

我哪里能预料到这番情形,顿时惊得双目圆睁,下意识的拿起火把一档!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这蛇首率先击打在火把上,然后又击中我,一股子劲极为凶猛,令我倒飞狠狠撞在石壁上!

我受此重击,又是一口血喷出,一时间痛得是呲牙咧嘴!

可这巨蛇也没讨得半分好处。

只见蛇首突然燃起了几缕幽蓝色的火苗来,这蛇不明所以猛地一吐气,火势一下便蔓延至整个蛇头!

“嘶嘶——”顿时传来了痛苦而猛烈的哀鸣之声!

这条黑色巨蛇痛的扭成一团,再也稳不住身形,又四处乱窜,那被着了火的蛇首触及地表干燥松软的松针草甸之上,纷纷引燃!

一晃眼,整个蛇窟四处起了火来,再不到一刻钟,已然烧成了一片火海!那些蛇卵被烈火一烤,发出了“砰砰”的爆裂之声,此时洞窟深处似乎还游出不少小蛇来,可无论游出多少,都如飞蛾扑火一般,被浓烈的火浪一卷,片刻化为乌烟……

但见这条巨蛇仍在火中挣扎不断,却已经走向了生命的终点,我叹了口气,喃喃道:“原来花露水还可以燃烧……”

趁着蛇窟陷入火海的空隙,我紧忙招呼阿兰和张家兄弟将我拉了上去。

这一攀上石涧口,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深深的吁了口气!

阿兰紧忙跑过来,扶着我哭道:“少爷!你可让我担心死了!”

我此时全身乏力,抬眼看了看阿兰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笑了笑,抬手刮了刮这小丫头眼角的泪水,说道:“傻丫头!我说过我会回来的!你家少爷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啦!”

阿兰一见我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显然是没事,这才化哭为笑,说道:“苏姐姐也没什么事!我方才已将实情如实告知了!”

“嗯!”我这才看到躺在后面树干边的苏慧方。苏慧方此时已经恢复了神智了,只是因右小腿受伤未愈,仍是半躺着,她早已知晓我为救她冒了极大危险,眼神中尽是感激之情,只是此时人多耳杂,不好太过直白,于是便冲着我微笑的点了点头。

我报以微笑,转身四下查看了片刻,包括张家兄弟二人在内,我们四人竟然都能全身而退,一根指头都没缺!这可真是侥幸之至!

我又想到此处仍属于人迹罕至的险地,应尽早离开,于是开口吩咐道:“大家赶紧收拾一下,张家兄弟你们二人帮扶着苏大姐!我在前面开路!阿兰你跟着我身后!咱们尽快离开此地!”

张家兄弟正要去帮扶苏慧方,就在此时,身后不远处的松林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伴随着“嘶嘶”的响声!

我双目瞪圆,只见眼前不远的松林有一大片一人高的篙草丛,这草丛此时如同被一阵罡风刮过!东倒西歪此起彼伏!似乎有无数的东西在其中游走!

大伙见到危险来临顿时乱成一团!脸上俱是骇然的神情!

而我更是心有余悸!

我真没想到……居然还有其他蛇类!

莫非今日真的要命丧此地!

<<<上一章:09八十大洋猪变成狼

>>>下一章:11到底是谁中了邪?

「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