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浊水缸中的我|咨询手记

在今年的新X访谈中,我遇见一个有点儿“奇怪”的孩子。团体辅导时,他特别活跃,一对一和他聊天时,他安安静静坐在那儿沉默。

“你为什么来这里?”我抛出一个司空见惯的问题。

“我不想当兵,我想回家,是我爸非要我来的。”他面色平静地说出这句话。

“你在这里有关系好的朋友吗?”

“没有,从来都没有什么朋友。”

“可我看你和大家相处的都很好啊。”我有点诧异,团体辅导的时候,他活跃的像个小陀螺,简直是一个很容易就让人喜欢起来的孩子。

“我每天都睡不好,虽然在大家面前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但其实我只是在掩饰内心的不快乐。我感觉每天都很压抑。”

“内心的不快乐?哪些事儿让你觉着不开心呢?”

他开始向我倾诉连队发生的事情:班长的批评,同年兵的不理解,管理的严格……总是想要离开部队。

“其实还有其他原因。”他看了我一眼,没有继续往下说。我鼓励他大胆的说出来。“我有一个新妈妈,但我们关系不好,我就喜欢跟爷爷生活,我真的非常想回去。”

“那你现在能退伍吗?”

“不行,只能在这里撑两年了。”

“那这两年也不能啥也不干呀,你有没有自己的小目标呢?”

他低下头想了一会儿说 “我想去参加明年的演习任务。”

“那要做些什么准备呢?”

“首先要学好业务。”

“嗯,那咱们就从学好业务开始指定每周小目标,好吗?”

随着咨询的深入,我们关系越来越好,除了日常的训练学习,他更多地谈到自己的家庭,谈到自己已过世的母亲。

在一次咨询中,他神情凝重地向我描述了一个梦境:我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水缸当中,水缸里的水非常浑浊。我沉在下面,看不清东西。

“请你轻轻地闭上眼睛,调整好呼吸,再次回到梦境当中。”我播放了一段舒缓的音乐,开始催眠治疗,带他重新探索梦境。

“这次你看到了什么?”

“我发现水面上透过一束光照到水底。”我听到他的话非常激动,他正在靠着自己的力量重新打开心门。

“你想看看那束光吗?”

“想,可我上不去啊,太沉了。”

我不断鼓励他去寻找解决办法,突然他告诉我有个台阶,最终他借助台阶的高度跃出水面,看到了炫目的光芒。可是没一会儿,他告诉我周围太刺眼了,他还是想回到水里。

“回到水底感觉如何?”

“很舒服”

我知道他还没有准备好去开拓新的世界,于是我让他继续待在舒适的角落安静一会儿。

过了好久,他突然说:“我想上去了。”

“好的,加油。”我不断鼓励他。

于是他冲出水面,来到外面的世界——

“嗯,我出来了,我看到了我的要好的小哥们。”

“他们什么表情?”

“他们笑着走过来。”

“你什么感受?”

“没什么感觉。不太高兴。”

“为什么呢?”

“我感觉总有一天他们会离开”

“他们有没有说话?”

“没有。”

“你想说什么吗?”

“不知道。”

“你可以表达你的感受或者用身体语言去表达。”

一声长长的叹息……“我试着跟他们一起玩起来,闹起来,感觉很开心。”

“和他们在一起是不是你这19年来最开心的事情?”

“是的。”

“珍惜你们之前难得的兄弟情谊,然后向他们告别吧。”

“我们互相拥抱了,我告诉他们我要走了。”

“继续往前走,我遇到了我爸爸。”

“爸爸什么表情?”

“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

“我两插肩而过。”

“你是什么感受?”

“很难受。 ”(开始哭……)

“想对爸爸说些什么吗?”

“不想说……”

“那你继续往前走,看看身边还有谁……”

“我看到了很多很多人,有以前的同事,朋友,一个个擦肩而过”

“你打算就这样孤独地走下去吗?你还希望遇见谁?”

“妈妈!”他大喊出来。

“如果你遇到她,你想对她说什么?”

“妈妈,把我带走吧,去哪都行。”他轻轻地啜泣着。

“小豪,我是妈妈,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但是要加油啊,我的小豪一定可以有幸福的家庭,有自己的事业,答应妈妈好吗?”我在一旁模拟他的妈妈。

他哽咽地应声道:“好的妈妈,我会努力的。”那一刻,他泪流满面。

这次咨询是个全新的突破,终于真正触碰到他紧闭已久的心结。之后我们又做了几次咨询,我一次一次教他去学着原谅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不断提升他面对生活挫折的勇气,他也越来越清晰地向我描绘他的进步和前进的目标。

真真感受到催眠和意向对话的神奇,我们可以用来意象传达爱、关心和支持,改变来访者的内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