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言说

听人说“女七男八”,意思是女人七七四十九岁,男人八八六十四岁时性欲就消失了。

我也四十多岁了,感觉自己好像突然对男女之事没了念头,甚至于觉得放眼望去每个男人都恶心,包括身边的这个。

我回忆我曾经暗恋过得濮存昕,他七十多岁,秃了;我欣赏的歌唱家廖昌永,他总是板着脸,无趣;我十多岁时中学的马校长,彼时何等精神?此时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爷爷了,满脸褶皱,目光暗淡……甚至我狂爱的苏轼苏东坡,已经作古千年,即使他再世,他也是喜欢年轻的美女,估计我做他丫鬟的资格都难有……

想到办公室四十七八岁教英语的李老师说:“看到男人就恶心,那些傻女人才给男人当情人,啥意思?”

我当时还说了一句:“情人可能有别人给不了的温暖。”

现在我收回我的话,男人的确都恶心,他们每个人都有恶习,他们抽烟、喝酒、嫖娼、见异思迁,他们邋遢、小气、自私、思想龌龊……我承认女人给男人当小三做情人都是傻瓜。

我甚至想:为啥非要男女一起生活?谁过谁的,多好!

他不同意。

昨晚八点多钟,他给我打电话,说可能会回家,得一个半小时后忙完才能回,到时再打电话。

九点多钟,我急忙给他发信息:别回来了,明天一大早还得上班,几十公里跑回来没意思。

信息刚发几分钟,他打来电话“我到楼下了”。

他进家后,半夜十一点钟了还在客厅抽烟、看电视,电视声音大,烟味儿浓。我烦不胜烦,渴望能一个人单独睡,别看见他就行。

睡意朦胧中,他来了。

他问“嫁给我后悔吗?”、“下辈子还嫁给我吗?”、“你老公棒吧?”、“想我没?”这几个问题他经常问、反复问,只要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他就坚持不懈一直问,直到我手紧紧抓着他,晕晕乎乎语无伦次撒娇:“哥,好哥,我爱你,永远爱”、“下辈子嫁给你”他才算满意。

感觉像失去知觉被冷冻很久的身体突然融化了,被他拉回到了妙不可言的青草地,头上飘着白色的云朵,满地五彩斑斓的小花,四周飞着蝴蝶……

当整个身子全部酸软下来,只剩下意识清醒时,他才满意,恭维一句:“老婆,像你一样幸福的人都没有。”再补充一句:“看看~~(我俩的共同女同学),家里再有钱,几十年两地分居,啥意思?像个活寡!”

早上送他走,刚进电梯,他就垂涎着脸要去抱。“小心有监控!”我笑着提醒。“别人看到也是官的。”他虽不情愿,终收敛了手脚。

出小区口时,他摇下车窗,嬉皮笑脸飞吻给我。

“滚!”我瞪他一眼,快五十岁的臭男人了脸皮真厚!

我怀疑等到七七四十九岁时自己的身体感觉会不会永远冷冻。

夫妻之事不可言说,就像精神和物质,哪个富足更幸福?男女之事不可言说,她(他)的需求别人不知。

答案因人而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