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东华凤九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六章

凤九听了折颜的话,也没办法,现在他们有的是时间,她就好好的陪着他,等着他,东华帝君整整睡了两个月才醒来,看着身边的凤九的睡颜,突然觉得上天待他不薄,不仅让他成为至高无上的尊神,更给他这样一个至情至性,懂他爱他的女子,从此他们之间就是天作之合,天赐良缘,他不由的嘴角上翘伸手触向凤九额间的凤羽花,凤九醒来,二人紧紧拥抱。他们虽然历尽磨难,此时再无顾忌,再无阻隔,他们终究争取到了该属于他们的幸福。

******此处正文就结束了******

第二天一早,东华帝君已经起身坐在床头看佛经,凤九醒来,也不起床,嘟着嘴躲在被窝里发呆,想心事。东华看着一脸呆萌、娇俏可爱的凤九笑着问:“你不是说还要去看你姑姑吗?怎么赖床不肯起来?”

“东华,你说我能做好青丘的五荒之帝吗?我有些害怕,毕竟我还不到十万岁。”

东华看着凤九一脸当心笑道:“一早是在为此事担心?九儿,你记得你以前在外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会说什么?”

凤九天真的说:“说我是青丘的白凤九,来吓唬坏人啊。”

东华笑着说:“等你当了青丘女帝, 就可以说‘我是青丘女帝白凤九’来吓唬坏人了不好吗?”

凤九生气的低下头埋怨到:“我真的有些担心,你还取笑我。我不想理你了。再说我打着你太晨宫的旗号,你的名字去吓唬别人不是更好。”

东华拉她进了自己的怀抱说:“不错,你可以说‘我是太晨宫的帝后白凤九。’不过你担心什么?以后不是有我一直在你身边吗?你是打算起来吃饭,还是要我陪着你继续躺着。”东华帝君看着撒娇的凤九有些情难自禁,忍不住要吻了下来,凤九轻吻了一下东华的唇便逃出了他的怀抱,笑着跳下了床。

三日后,东华帝君和凤九在太晨宫大宴宾客,宴请白家众神和墨渊折颜,天君等人,席间帝君与白家众人商讨二人婚事,凤九先是低头不语,后又看向帝君,似有话要说,东华帝君问到:“九儿,看样子你不开心,到了此时,你是不是后悔了,不愿嫁给我这个老人家?”凤九摇了摇头,拉着东华的袖子认真的说:“帝君,今天当着凤九众长辈的面,凤九想要帝君一个承诺,不知道可不可以?”众人都将目光看向凤九,不知道这丫头要干什么?

东华帝君问到:“你想说什么?有什么不可以的?”凤九慢慢的站了起来说:“帝君,既然你我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帝君是否能答应凤九在今后漫长的一生中,无论遇到怎样的劫难,你都不要再像以前一样推开我,不要我?”东华帝君见凤九眼中已有泪光,也站了起来拉着她的手说:“东华今日当着诸位长辈的面承诺以后无论面对怎样的困难,我绝不放开你的手,以前我以为你还太小,需要将你护在身后,不想让你承受苦难,可是用错了方法,反而我伤你最深,如今,我明白你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是可以与我并肩站在一起承担任何劫难的女子,以后我们一起守护四海八荒。‘三千弱水,只取一瓢’东华紫府少阳君生生世世有你一人足矣。”凤九听了东华承诺流下了眼泪。

东华帝君替她擦去眼泪说:“哭什么?以后我不舍得让你再哭了,你为我流的眼泪够多了。”众人听着东华帝君的表白也很感动,白奕上神更是为自己的女儿感到高兴。东华帝君让天君昭告四海八荒:东华帝君将于三个月后迎娶青丘女君入太晨宫为帝后。同时青丘昭告天下,两个月后青丘东荒女君白凤九将登基为青丘女帝,到时候会举行隆重的登基仪式,邀请四海八荒的贵宾入青丘观礼。很快四海八荒有头有脸的仙魔接到了这两张重量级的请柬,四海沸腾,八荒同贺,更令众仙魔震惊的是在女帝登基之日,东华帝君和自己未来的帝后苍何灵凤两把神剑合璧,演绎了一段出神入化的承天双影,东华帝君将此剑法作为送给帝后登基女帝的礼物。众仙魔看到二人深厚的修为,如此精湛的剑法,剑气气贯长虹,世间再无人能敌,二人高贵出尘,睥睨天下的王者气场让在场的仙魔自愧不如。

登基大典后青丘大宴四海八荒的宾朋,凤九因小小年纪登基为女帝备受推崇,席间无数仙魔仰慕女帝美艳不可方物的仪表,更叹服她深厚的修为和即将成为太晨宫帝后的尊崇地位,只是东华帝君就在上座,男仙们也不敢造次接近凤九,凤九周旋于她当年四海八荒游历是结交的朋友中,昆仑墟她的那些仪表出众的师兄们,各处水君和水君之子,幽冥司主,魔族的燕池悟,还有最疼爱凤九的表哥文远上神……上座的东华帝君正跟折颜和墨渊上神喝酒,可是看到凤九与她的一众好友觥筹交错,笑颜如花,虽然他知道凤九喜欢结交朋友,性情洒脱,但脸色还是有些不太好看,折颜和墨渊上神嘴角上翘,顺着东华帝君的目光看去,折颜又看向帝君说:“帝君,请!”帝君回神与折颜继续喝酒。

折颜又说:“小九从小就喜欢四海八荒的胡闹,长大了便结交了一些好友,她这性子也是难改,虽然是跟着小五长大的,性格却和她姑姑差太多了。”

东华帝君放下手中的酒杯:“她什么样子本君都觉得很好,她本来年纪就小,就是只活泼好动的小狐狸。”

墨渊上神宝相庄严的说:“十八的性子十分讨人喜欢,在昆仑墟的时候,她的那些师兄们就把她宠的不像话,每次受罚都有人替她。”

一场庄严隆重的登基大典结束,凤九为了应酬前来祝贺观礼的宾客,有些疲惫不堪,她匆匆换下奢华繁琐的礼服,来到寝殿找帝君,东华帝君正靠在床头看佛经,有些心不在焉,脸上表情凝重。凤九慢慢走近,叫来一声:“东华,你是不是累了?”

东华答道:“不累,九儿,最近你一直忙于这场仪典,累了吧!过来,让我看看你。”

东华帝君起身站了起来,凤九看到帝君不太高兴的脸色,上前抱住了他的腰问到:“怎么了?身体不好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东华帝君将凤九抱进怀抱,叹了口气,声音低沉的说:“九儿,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或者觉得跟我在一起很无趣,如果你遇到了一个更加喜欢你的,与你一样活泼善言的人,你会不会离开我?”

凤九有些懵的抬头看着帝君:“东华,这是什么问题?你不无趣啊,我喜欢跟你在一起,即使只是一起看书、下棋,或者我无所事事的赖在你身边,我都觉得开心的不得了。你是不是误会我了,那有什么更喜欢我的人,最喜欢我的人不就是你吗?”

“九儿,我从小就是孑然一身,从来不懂情亲是什么?后来成了天地共主,更是高处不胜寒,所以我都觉得自己很无趣,我怕你以后时间长了会不喜欢这样的我。你还这么小,生性活泼,今天我看到你有许多朋友,他们一定很喜欢你。”

凤九突然明白东华为何如此多愁善感便说:“东华,我是喜欢结交朋友,但我对你是满满的爱,这点你不用怀疑,我一定不会离开你的,除非你有一天你看着我的眼睛亲口告诉我,你不再爱我了,你爱上了别人。如果那样,我会离开你,成全你,因为我不想成为姬衡、洛宁之流,害人害己,我会放手那怕再不情愿,再不舍得,也会彻彻底底的离开你。”

东华帝君脸色极其不好,有些发怒的说:“九儿,你……你当我是什么人,怎么会随随便便爱上别人?”

凤九听到东华的话,倒是开心的笑了说:“东华,那你觉得我是怎样的人?在你的心中我就是随随便便就会爱上别人的人,然后抛弃自己曾经愿意生死相随的人?”

东华敲了敲凤九的额头说:“九儿,原来你在此处等着我呢?果然是越来越坏了。”

凤九调皮的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学坏了都是你教的。”

东华自嘲的笑了,心想:自己竟然变的如此不自信,连面前这个几万岁的小姑娘都不如。

凤九拉着帝君坐下,自己舒服的躺在帝君的怀里说:“东华,你知道吗?我爹是青丘最反对你我在一起的人,恨不得早早帮我找个王夫,将我绑在青丘,可是自从我们在一起,我爹看到我就警告我说让我不要像以前一样胡闹闯祸,他说帝君你为我做的太多,牺牲很大,让我一定对你要好。有时候我觉得他总向着你?”凤九嘟起嘴撒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