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缘的童话《七》

96
沈天缘
2017.02.17 16:00* 字数 2168

这本书的目录,戳它。

第六章
第七章 猜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是他们刚才的眼神,我很怕,我竟然不想,也不敢在拥有现在的温暖,我想要,躲开他们,毁掉他们,我要杀了他们。

突然而来的这么温暖的怀抱,这么温暖的目光,我竟然可以接受刚才那样的眼神了,准确的说,现在的这种眼神,足以让我忘记所有的悲痛。

我没有说话,我还在害怕。

我安静的看着父亲背起奶奶,然后爷爷也背起了我。

皎洁的月光下,一前一后两个身影默默地走在田间回家的小草路上,父亲背着奶奶走在前面,爷爷背着我跟在后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奶奶很瘦,我很小,远处看来应该就只能看到父亲和爷爷两个身影吧,会不会显得很萧条。

:“其实,我也不相信是小天干的,我也偶尔清醒过来,这些年辛苦你了,,父亲!可是,母亲脖子上的那道抓痕...”父亲没有说下去。

爷爷没有搭腔,父亲也不再说话,只有蟋蟀还在那里拼命的叫着,似乎永远不知道疲惫。

我突然有点累了,趴在爷爷的背上,我就哪里也不疼了,我觉得很安心,也很累。

父亲我总是很少见到,父亲和母亲总是很少同时出现。在我的印象里,父亲总是反应很迟钝。

我慢慢地闭上眼睛,一股困意席卷而来,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母亲都死了,只有爷爷抱着我在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睁开眼睛,眼前的景物发生了变化,看东西怪怪的。怎么回事,躺在床上,我吃力的眨眨眼睛,想着适应一下对了,感觉来自眼睛,而不是环境!

我的左眼好像不能睁开,我抬起手想摸摸眼睛。

习惯性的一抬左手,整个胳膊传来一股透心的疼,低头一看,我的左手臂缠满了纱布。还用一根木板固定了,但是右手是完好的。

怎么回事,头好疼,什么都记不起来,我用右手摸了摸左眼,果然,左眼受伤了已经包扎了所以看不到东西,也睁不开。

我努力的晃晃脑袋,昨晚...哦....对了!是昨晚。

我无力的叹了口气,我的经历让我过早的成熟,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却已经会无奈的叹气了,我还是不敢相信,但是我的胳膊上的绷带,应该是父亲昨晚踢过来的一脚造成的。

我已经相信并接受了,看来昨晚发生的都是事实,我还有什么事情不能接受呢?

我闭上眼睛,脑中浮现出父亲昨晚的话,奶奶脖子的抓痕?

可我记得清清楚楚,奶奶的脖子并没有什么抓痕啊,我突然觉得我所在的家充满了诡异。我心里透过来一股寒意。

我非常的惶恐,昨晚爷爷也说了一句话“小天乖,是我们错怪你了,爷爷以为他又出来了”

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又出来了!

我很无奈的笑笑,可是脸上的疼痛却让我收住了要笑的动作,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还有,昨晚爷爷对着父亲念了一段咒语,还说他是残什么,我也没听懂。

以及,后来父亲说他有时又会清醒,想起父亲一直反应迟钝。基本留在我脑海的印象最多的是爷爷,其次是奶奶,然后才是父母。

看来我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敏锐的直觉告诉我,我可能是个怪物,我也不禁自己问自己。我他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想起了爷爷给我的项坠,我从脖子上卸下它,放在手里仔细端详。

图片发自简书App

 碧绿的周身,剔透的颜色,一丝不苟精挑细刻的鱼鳞,尤其是那项坠的颜色,像是活的,流动着的,从鱼头流动向鱼尾。最特别的是项坠的眼睛部位,我清楚的感觉到。

它看了我一眼!

我赶忙扔掉了那个项坠,同时的,我感觉头皮发麻,没有力气,不是别的什么原因,主要是我被吓得不清,一个十三岁的孩子,经历这么诡异的一下,自然受不了。

我迅速的用全身的力量,蜷缩在床的一角,我觉得这样可以安全一点。

:“汝,欲失责乎?”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毫无征兆的传到我的脑袋里。

这个声音,很慈祥,很温暖。

:“初生开智,一轮启慧。后世得此物,定当恪尽职守,恢复我族昌盛霸业。”声音又无形的传来。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是不是你害死了我奶奶?”我带着愤怒,大声的喊着,对着空气,喊的同时我转动方向,我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可我要让她听到我的质问,所以我尽量转动脑袋。

四周一片安静,没有人回答我,也没有任何声音。

我安静的绻缩在床角,慢慢的大脑恢复了冷静。

图片发自简书App

  首先,奶奶的死,一定不是那么简单的,父亲说,奶奶脖子有抓痕,但我没有看到,但是父亲打我的时候说,我以前变化的时候好歹有人性。

再加上爷爷说今天不是二十二号,看来我是每年的二十二号都会有变化,可能是怪物,也可能是我不知道的东西,但有人性,而且有爪子。没错的话,应该就是我的生日,因为昨天是二月二十一号。

想到这里,我有点恐惧,今天。

是二十二号!也是我的生日。

奶奶也在临走时候说,今晚有什么改变,也许我的一生也要从今晚改变。

爷爷在父亲打骂我之后,也安慰我,以为是他又出来了。那么也就是说,即使我能变成怪物,但昨天也没有变,更没有伤害奶奶,至于抓痕,我一直靠在奶奶肩膀,哪有时间看奶奶的脖子。

所以,一定是什么东西昨晚伤害了奶奶!

眼前浮现起最近几天的事情,我无法平静,所有的一切,都与我有关,鲤鱼项坠是我出生带来的,它引来了蛇群,后来是一直家里瞒着我,我才过的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全部都揭开了。

根据我所有的信息,我心里有了一个看似不可能,但却最能解释这一切的想法。

“其实爷爷觉得,你可能是神仙!”我回想起那天下午,黄灿灿的夕阳落在爷爷身后,橘色透过爷爷的发丝照到了我的脸上。我很无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我是妖怪!

一个每年生日的这天,变成一个有理智,有爪子,能伤人,但很乖巧,同时生活习性基本一致,只是我没有看到自己的外形罢了,这天爷爷总是会陪着我玩一整天,我根本没有时间注意自己的外形。我这样猜想着。

阳光,我感觉有点照的眼睛疼。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的亲人,竟然瞒了我十二年。

这本书的可爱目录,戳它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