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

        漫天的墨色笼罩了视线所及,如同厚重的幕布,未见点点微光。屋子里闷热得透不过气来,院子里偶有虫鸣,庄稼在雨后的夏夜里悄悄地拔节。一切都沉寂在这茫茫夜色里。

        我讨厌这份闷热与枯寂!百无聊赖得令人感到窒息。我倚在墙角,不想开灯,总有蚊虫嗡嗡地乱扑,我胡乱地拍打着,心里厌恶极了。角落总是在我失落、无助时,默默的给我支撑。我喜欢这样,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守着岁月的流逝,眼中和心底都是坦然,拥抱着这份宁静,仿佛我没有被抛弃。屋内,屋外,两面墙,一面是过往,一面是未来;或者一面是现实,一面是梦想;又或者一面是铭记,一面是遗忘吧?

        我总是觉得时间是世上最狡诈的商人,它用未知的将来交换着我认为一文不值的过去,我一直觉得这是一场公平交易,直到我的岁月里没有了过去,时间便扭头离开,我的岁月里也再没有了将来,包括我狠狠地笑,放声地哭,肆意地闹,纵情地任性,深深地爱恨,也包括窗外漆黑无边的夏夜。

      夜没有等待,可还是会来,依然静得可怕,热得烦躁。儿子的闹钟滴滴答答,时针、分钟有规律的向前奔着,可时间错得那么的离谱,却谁都不去理会。我起身胡乱地翻着衣物,打开,叠整,放里,拿出,哪里都觉得不是想要放的适合位置,我矫情地丢了满屋。

      按亮手机屏幕,那组输入八百遍的数字,清晰而准确地一遍又一遍在我默默祈祷中出现在固定的条框里。心被一次又一次地揪得生疼。想过千万个理由劝慰自己,可还是做不到淡定。也许明天就不是这样了,我不想懒惰,不想邋遢,不想胡思乱想;不想任性,不像倔强,不想卑微的装做坚强。都说顺其自然吧,那自然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呢?我更多的不安让自己特别的害怕。

        因为夜的漫长,所以才有了无数的热爱和期待的理由;因为夜的漫长,所以等待和坚持也更有了意义。我坚持,等待着。有人问我,你咋把自己活得越来越累?我笑了,忽然红了眼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