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窗冬日看祁连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以裁一段雪山了。裁成长方形,上边镶上天蓝,下边排上一行散淡的树,中间就是凸凹阴阳分明的雪山。

坐高铁过祁连山,是举着画框去圈占好风光。是让自己逛奢侈华美的长长画廊。是买张票出逃,跟着十万张边塞画儿去流浪。

这样的画,永远看不厌。没有什么含义,什么含义都有。只要抬眼一望,立刻明丽鲜妍。

不止如此。还有山丹草原,门源黑土地,冬天不长青草,油菜花,青稞,只有犁沟飘成平行的长长线条,稍稍拐个弯,再让行进的列车把你的车窗画框带着跑,那些线条就转动起来,仿佛大地就是一大张唱盘,纹路飞旋,正播放小约翰施特劳斯早作好曲的《祁连山圆舞曲》。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还有,犁过的,一条泥黑,没犁的,一条草黄,衬着远远一带雪白的峰峦波浪,上面天蓝蓝,明媚。偶尔,撒七八只牦牛,撂一滩绵羊,放一地啃草的青黑骡马,错彩纷呈,斑驳洁净,一块一块呈献,端出来,逗出你我他心底都有的牧人狂想。哈,一个念头一个念头就在我脑仁里边跳,然后从窗边闪过,甩给了辽缈的祁连山川。我就很悠扬,心里边一只鸟儿,缓缓拍着软软的扇膀,飞远了,飞得好看。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还有,车入山洞,闷行黑暗中,轰隆,轰隆,忍耐,忍耐,等待……,然后呼拉一下,光明闪耀,驰过一个大峡谷,车架高桥,速度似乎凝滞,陡坡峭岩挂雪,翠林森森,一弯溪流拐入幽深。方才唤来一声惊叹,要举手机拍一下,呼地一下,又给一管幽黑山洞一口吞没,继续默默忍耐轰隆轰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还有,一车人在睡觉,多么安祥。一个男孩爱说话,一直给他不耐烦的妈妈制造十万个为什么。然后,车出隧道,他清亮亮喝一声釆:哎呀,真漂亮,这么大的山沟!还有雪!

我跟一个大惊小怪的梵高同车,我跟头一回看见祁连山无不欢喜的达芬奇前后邻坐,我跟全世界头号的纯粹审美专家在一起,多荣幸,多欢悦。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还有呢。缓缓起伏的黄草坂上,边麻簇黑,里示一种冬日的茂盛。突然晃出一条小道,摆荡着曲线,七飘八绕,钻进更深茂的边麻丛中,不知去了哪里。另一种小路拐过来撩过去,爬上山坡,像没入蓝天,一刹那不见了。若有所失。怅然片刻。

我想跟那些悠长的小路去奔跑。

我想寻找牵着我鼻子的一个个无言谜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放下手中一卷八五年在阿克塞买的《外国美学》,暂离一会儿席勒的《美学书简》,休谟的《论悲剧》,我打开了自己的美感,去跟祁连山讨教。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它说:光有山不行,还得有你的眼晴。光有观看不行,还得有车窗当画框。光有变幻的雪山草地和晴蓝白云不行,还得有你的好兴致。光有兴致不行,还得让你看过的米勒、米开朗基罗的画册以及王羲之、王铎的字帖帮忙才行。光有精致的书卷不行,还得有贝多芬和肖邦的钢琴给你跳动的心伴奏才行……

哎呀,有音乐也还不行,还得会骗自己才行——

你真的在一个令人低徊的画卷里驰马。

你是祁连山的哥们。

你是青海迷。

你是个用眼晴跳窗的不规矩乘客。

你是个脑子里花花啦啦流一条河的酸酸文人。

你是个想拿一切玩形式游戏的幻想大王。

你是个苏东坡读多了的书生吧,你?

……

可是,不骗自己我也知道,全世界此时正如祁连山下黄草牧场,风日晴和,不少于一万列长车正在驰行,多少车窗在检阅,多少画卷在展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愿你们的祁连山都在画画儿。愿你们的颈椎病,胃病,神经官能症,失眠症,在移动画儿的一瞥中烟消云散。

愿你如我,有福乘车,与一带雪山相看两不厌。

为什么?因为你独倚一窗,已经裁下一段佳山川。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有青睐了

祝贺你


祁连山举着蓝色窗子

陪我赶路


雪山,黄草和牦牛

一直在等我这个美丽的错误


我装备了匈奴人的望远镜

搜寻一匹雪白的好奇


我的牧场里养着一百个张大千

等我打马经过

挂出色彩绝艳的手笔


锻一柄剪刀即可

一路行

一路剪裁神跡


我其实听得仔细

一只蓝白色的山雀

一直清脆鸣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423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339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241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503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82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262评论 1 20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15评论 2 309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37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989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00评论 2 24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29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93评论 2 25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753评论 3 23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70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08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295评论 2 26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07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到了颓然又没有退路的年纪才能清楚的看清自己作为平庸之人的人生轨迹。 人们常说,差不多就行了,其实这样我们也很...
    悯默向隅心阅读 122评论 1 1
  • 宫外断崖。冷玲珑由两个侍女搀扶着长身而立,一身厚重华贵的衣裙,足月大的肚子被掩的严严实实。琉璃走近她,看着她的肚...
    无忧_4603阅读 213评论 0 0
  • 很多人说,区块链是一种资产,真正赚大钱的人,都是握住不放的,买入以后,往那一放,锁仓。一年,甚至多年后再回头看,肯...
    CrownPrinc_ba44阅读 613评论 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