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11前的焦虑

夜不能寐,感觉自己要下架了。我已经快30岁了。

做好给公司的分享《与诚功人士有约》后,一直想写下这几行字。

AFS发送Participants Analysis  Report后我才知道台下有19位RD,7位SRD。

组织的发展,如果把一个组织比喻成人体,或者一株植物,仔细想想,任何生物每天瞎操心的,无非是相同的三件事:

1.怎么关照身体里,单个细胞的成长和新陈代谢;

2.怎么处理细胞与细胞之间的关系,让他们好好合作;

3.怎么组成一个更好的整体,与外部环境互动。

如果学过管理学,就拿管理学对比,参照三个问题:

1. 你站谁的立场?

2.你怎么研究这些问题?

3.你的基本主张,概括成一句话,是什么话?

在这个非常时刻,也是我抓耳挠腮夜不能寐地时刻之一。

只有当潮水 退却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

时间不够久,效果出不来,好事坏事,都是如此。

把所有聚焦在点上的注意力,都发散进面,发散进体,是我们过去两年一直在做的事情。接下来呢,若区块链技术彻底解决了底层的人和人的不信任感,我们将去向哪里?我好像知道,又并不确定。

从体量的角度盘点人才,彻底彻底忘记资源的概念,彻底地忘记自我,将所有的自尊撕碎后再重塑。

是我现在唯一最害怕的事情,那就是我最该做的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