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导第五周千字文——穿越愤怒

忙碌的一周

这一周的关键词是:忙+压力。

忙来自工作和六天高级班课程,将时间已然占满,而压力来自工作。项目报告完成并不理想,上周项目评审会开过后,这周可以想见来自各方的压力。出来混,该下的功夫没下够,早晚都是要还的!

当我现在开始梳理这份压力时,发现这其实是专业能力和业务要求不匹配的产物。我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团队,给我做技术支持的是公司员工兼职。在自己本职工作任务重,而兼职的工作和收入看似又不那么诱人,军心难免不稳涣散。从去年开始,我将心理学里学到的运用到工作中,感觉有了突破。然而,今年又故态复萌。我一直在探询这中间是哪部分出问题。曾经在一篇文章里读到:一项专业技能从初学到精通,大概需要9年的积累和雕琢。这就是问题所在,我在我的工作和业务上缺乏精耕细作。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严重不匹配该有的专业需求。

看到问题所在,剩下的便是调整。首先从时间上。一直以来,我无法让自己闲着,给自己折腾了无数的事,工作、生活、学习,甚至还不够,给自己拉了个群,当群主。工作不仅要搞经营拉业务,还时不时要充当技术员,补技术员的坑。我真的把自己当十项全能,用自己用得太狠了!我自己的优势在于人脉圈,我不兴趣的在于做技术。如今,我荒了优势这块沃土,在一块荒地上劳作,还带着一颗时刻想逃离的心。你说,这样能不心累+身累吗?!

在细究这背后的心理动力,省不得花更多的钱来做人才储备和建设。工程咨询行业属于小众行业,市场业务的量少,从事人员少,经济收益少,而目前大环境对这部分工作要求却越来越细致和全面。真是有点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小小的市场蛋糕还僧多粥少,竞争激烈。对于我,我却没有拿得出手的核心竞争力!我离开区政府已近6年,一个时代都快过去了,原有认识的人脉和资源已快翻篇消耗殆尽了。我却忙着七整八整,没有认真持续地去开拓和维护源源不断的新人脉圈。追根究底,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爱过这个给我提供吃穿住行用的衣食父母,我依靠它的供养,却从来都没有用心去体会它和感受它,就像一颗果树,只管摘取果实,却很少浇水施肥,用心栽培。

我可曾用心去拜访过顾客,定期维护回访。顾客的粘合度有多强大,工作就有多得心应手。其实也曾想过这些事,但还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未真正付诸行动!


还有,我需要调整对客户定义的认知。不只是业主是我的客户,我的客户还包括:评审单位、相关主管部门。这些都是保证项目推进的各方因素。少了哪一个,都无法完美地闭合这个工作环,都让我肾上腺素瞬间飙升,压力陡增。此刻脑海里飘过几个字:出来混,早晚都要还的!

其次,是金钱上的局限性信念。我的原始心理模型是: 需要钱,没钱不行——赶紧去挣钱——必须去挣钱——急慌慌找业务——舍不得“孩子”,总想省钱,也不知道省多少算省——导致无法像企业家思维去花钱——花的钱不够,不管是团队还是业务都建设、维护得不好,总是有要断档的感觉。如果要在这方面有所提升的话,我需要更多地突破金钱的限制性信念:1.比如钱是省出来的。2.比如钱花了就没有了。3.比如挣钱很难。4.我不是有钱人,挣不了大钱。5.给别人多了,我就少了,舍不得给,总想自己这么辛苦,我应该挣大头。6.我不会轻松地挣钱,挣的都是辛苦钱。7.我是劳碌命。8.我害怕困难,经常遇见困难就想找人帮忙、托付,想赶紧甩手摆脱。内心的声音是抱怨、埋怨,不接受,逃避。感觉压力好大,陷入焦虑、无助、无望。就像掩耳盗铃,不想听不想看不想管,害怕面对。写到这,忽然醒觉,我为何会如此逃避,害怕,抵触,不敢面对,压力巨大,焦虑窒息。原来,我是在害怕这个过程中面对的多方指责,让我觉得自己不够好,没有能力,和别人比差太远,水平太烂……我无法接受这样的指责和贬损,正像我面对妈妈的指责和挑剔,我只想证明我不是你们说的那样没用,我做的没有错,我是对的,我是有用的,有能力的!虽然还有不少可以改进的地方,但已经做得很棒了!我是个让你们骄傲自豪的女儿!我是个让你们放心安心的女儿!我是个可以很好和他人交流进步的人!我是个愿意接受别人意见的人!我是个能够笑对自身不足,接受我本是个不完美的普通人的事实!我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我水平真地有限。我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同时,我又忙得没有时间去提升,那个专业的空洞一直在那,一些表层综合的工作还能应付,一旦要深入细致,我的短板马上跳出来兴风作浪,意图掌握政权。

现在我就能理解,为何我在面对评审中心会有如此大的压力、愤怒、委屈,因为他们咄咄逼人的责难,摁动了我过往经历中按钮,勾起我面对妈妈指责挑剔不认可时的那份愤怒、委屈、压力、不屑,想逃避的感觉。我看见你了,亲爱滴的,我看见了你的委屈,你的难过和你的愤怒!是的,你已在你的能力和认知范围内做了你目前能做的所有努力,你一直很努力,也很尽力,因为你看中也很需要这份事业。你已用尽了你所有力气,你太辛苦了!你这么努力,这么辛苦,却无法得到别人的体谅和认可,你心里有很多很多的委屈。

当我无法看到愤怒背后内心未被满足的需求(被认可、被尊重、被理解、被体谅)时,我就很难有机会从“一旦感觉被指责就愤怒难当”这种模式跳脱出来,陷于愤怒的情绪中,我能做出的反应只能是对抗,若对抗不成功便转为压抑、委屈、不甘。而这些情绪互动回来的也是对方也感受到我的不服气,一来二去,就像激烈交锋的乒乓球选手,球来球往,硬碰硬,针尖对麦芒。

如何转化呢?所有的指责背后都是隐藏的爱。妈妈的指责,是希望我更优秀。先生的指责,也是基于我的成长和提升。工作中遇见的指责,确实也都是提升工作、补缺补漏、群策群力的方法。

借鉴师母转化她儿子面对爷爷的唠叨,让她儿子在遇见爷爷又开始唠叨时,看着不断开合的嘴唇 ,想象着爷爷说的每个字都是“爱~,爱~,爱~”。这些伪装的爱,就是我们生命中一个一个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