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那一段苦涩的在职经历

回想十多年前,干的是水产行业,那时候在车间带过几百名打工仔打工妹,他们分别来自河南、安徽、陕西以及东北三省。

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年龄都是十七八岁左右的年纪,对这些刚刚初中毕业就离开父母怀抱的孩子们来说,出门在外的确非常不容易。

那个时候,有太多太多的私营企业为了自身利益,置劳动法于不顾,二十四小时连轴转是常有的,赶上加工赤贝的阶段,连续十天半个月每天只休息五六个小时也绝对不是新鲜事,可说起加班费呢,满脸挂满了泪啊……

就算工作如此辛苦,但工厂里的人情味却及其淡薄,个别小组长小班长素质低下且脾气特大,小弟弟小妹妹们困得起不了床还要忍受责骂,更有甚者,罚款单随时都会像雪片一样随风刮。

作为车间主任,小班长们的做法我也理解,毕竟厂里明文制定出厚厚的一沓不合理的厂规制度,他们也要按照规定去执行,压力巨大之下的爆粗口我想也不是他们的初衷,其实当时我也觉得很无奈,对于双方的安抚工作,真的比身体的劳累还要多出无数倍。

经理们开会时常说,没有杀驴的心就别当官了,要当就要心硬如铁。对于这种观点,尽管不认同,也只能忍了,我能做的,只是尽我最大的心力,对属下去开导,去安慰。

说真的,每当看到这些小弟弟小妹妹们露出纯真的笑脸时,我的内心是欣慰的。而每当看到他们偷偷地擦拭思乡的泪水时,我的心又会感觉很痛很痛。

谁不是父母养的?谁又没有爹娘?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背起行囊来到这么远的地方又为了什么?若不是生活所迫,这么小的年纪谁不愿守在父母身旁?父母谁又愿意让孩子代替他们背井离乡?

很多老板口口声声地说是企业养活了工人,若是没有企业收留他们,有多少家庭要去喝西北风?话是不错,反过来想想,又何尝不是工人养活了企业?这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

铁腕治军确实没错,为什么不能在严厉之中加上一些人情味儿呢?

我只是一个公司底层的管理者,无法做出决策,而提出的意见只要是为职工着想的就很难被高层接受,所以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帮助他们,尽可能地让这些小弟弟小妹妹们感受到他乡的温暖他乡的爱……

我的努力没有白费,他们的心里话会对我倾诉,生活上遇到了困难,也肯来找我帮忙解决。

说来好笑,虽然我是一个男人,但厂里那么多小妹妹每个月的那几天,都会主动来告诉我,因为她们知道,只要她们说了,我一定会安排下去,让她们避免进入冷库、避免接触冰水。

对于这件事,老板曾经不止一次地揶揄我,说我连每个女孩的经期都记得那么清楚,每当这个时候,我只能笑笑,又能说什么呢?

将心比心,以心换心,唯有诚意善意最能打动人心。人与人之间,职位有高低之分,人格与自尊却都是平等的,我们在爱自己的同时,为什么就不能同样地去爱他人?